听到大师兄的话,黑九稍做犹豫,微微一笑道:“我来找大师兄确实有事相求,却不是什么大事,过下再说。

只没想到大师兄这么悠闲,不知道大师兄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啊,居然女儿都这么大了,让我不敢置信。”

听他提起女儿,黑大肥大的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摸了摸鼻子道:“哪有什么过的,还不胡乱过呗,当年师父把我赶下山,说是要我们体会人情冷暖,自悟道法。

你知道的,我虽然是你们大师兄,悟性却是最差的一个,在这世间行走了二十年,没什么领悟,也无颜回山,后来在澜沧江遇到一条化形的蛟龙,我见它内丹已成,便想取下献给师父。

可与它大战一场后,虽然杀死了它,却也身受重伤,后来走到此地伤势复发,就在这住了下来,一边养伤,一边也好炼化蛟龙内丹。

结果养了几年,伤没养好,倒收养了一个小女孩,我一想反正师父也是叫我领悟凡俗间的感情,干脆就在这住了下来,一直就住到现在了。

小师弟你呢?摸不是也被师父赶下了山?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听他说一直住在这,黑九眼中不为人察地露出了一抹喜色,连忙叹道:“是啊,自从大师兄被师父赶下山后,我们八个师兄弟也逐一被师父赶下山来,随后,师父就宣布闭关了,怎么,大师兄一直没回黑巫山看过吗?”

黑大没有察觉到黑九眼中的喜色,感叹地道:“师父他老人家脾气一向暴躁,当年把我赶下山就是想让我修为更进一步,达到师父他老人家的地步,可他老人家修行数百年,又是逢了大机缘才修到那种程度的,想我从拜师到现在。

最多也不过修了七八十年,又怎么可能比得上他,现如今只好在这凡尘炼心,期盼早点堪破那个境界了,又怎敢回山打扰他老人家。”

“原来如此……”

见黑大这些年从没回过山,定然也不知道他盗宝之事,黑九顿时心中暗喜,脸上却越发感叹了。

闲谈几句。与他吃了些酒菜,黑九话头一转,放下筷子道:“师兄,我此次来,是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师兄能答应。”

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黑大口齿不清地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好了,咱们师兄弟。虽然四十年没见,也没必要这样别别扭扭的。”

“几月前,我在路过湖山某地的时候,与当地一位修士起了争执,与他大打出手。我用金陵剑刺中那人,结果不小心被他逃走,把出山时师父增我的金陵剑遗失了……”

“什么?”听到这里,黑大忍不住打断他地话。大吃一惊道:“你竟然把金陵剑遗失了?”

黑九脸色潮红的点了点头,心道还好你不知道我遗失的是乾坤袋还有师父的灭劫丹,否则的话还不跳起来。

黑大不疑有他,埋怨道:“小师弟你也太不小心了,那金陵剑乃是我黑巫门中威力前十的宝物,威力无穷,师弟你不好好保管也就罢了,居然还遗失掉。

要是师父知道了,定然暴怒,真是不知道如何说你。你这次来,一定是想借我的照天宝镜了?”

黑九连连点头:“师兄教训得是,是我太不小心,可恨那道人太会潜藏,希望师兄能借我宝镜一用,探出金陵剑方位!”

沉吟片刻。黑大连嚼几口。咽下口中食物道:“小师弟,那道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在中了你一剑后还能抵住你的收宝法诀挟剑而逃?”

黑九面不改色道:“那人叫做莫名。

论道法,他也不是什么厉害人物,只是不知他有个什么法宝,居然能抗住我一剑,被他重伤逃走,怪只怪我修炼不精啊,要是换了大师兄你,恐怕一剑便了结他了。”

小小一记马匹拍去,黑大胖胖地脸上也不禁微微一笑,大大咧咧地道:“这样吧,既然小师弟到了我这,难得几十年没有见面,不如就在这住上一段时间,待为兄帮你把金陵剑取来,你看怎么样?”

“这怎么使得!”黑九闻言大惊,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的慌话还不一下就被他识破了吗,于是连连道:“使不得,使不得。

那人只不过是一个散罢了修,而且还被重创,只是他有一门隐匿行踪的本事非常厉害,小弟难以找到而已,若是让大师兄出手对付这样一个人,那不是坠了我黑巫门数百年的威风了吗?于小弟脸上也不光彩啊。

还望师兄收回此念,让师弟我去就是了,不劳您动手!”

黑大摇了摇头道:“可是我这照天宝镜如今已被我炼到身宝如一的地步,我怕师弟使起来有些不方便……”

“这……”黑九犹疑地道:“只单单发挥照天宝镜的寻宝功能,莫非也不行?”

“这当然没问题!只是一些奥妙之处发挥不出来,我怕师弟对上强敌的话会有些吃亏啊!”

黑九喜道:“只要能发挥出寻宝地功能便可,那人一介散修,估计也找不到什么强助,只要找到他的踪迹,师弟足以对付他,还望大师兄成全!”

黑大见他坚持,一想师兄弟就这几人,而这小师弟又是师父和自己最喜欢的,不借的话平白坏了交情,略一迟疑,便道:“好吧,既然小师弟坚持要借,我便借你一用!”这时先前在店里吃饭的那伙客人也已离去,见四下无人,黑大将手一展,一面发着暖和光芒地银白色古朴小镜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