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是自然而然的,不需要别人告诉他,他就明白了这无数种光彩是什么。

这些光彩,有许多,都是他从未见过的,但绝不是这个世界上能有的光彩,就像从未见过绿色,也未听说过绿色的人第一次看到绿色无法叫出绿色来一样,因此他也无法说出那是什么颜色,因为那不是肉眼能看到的。

可是,他却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些光彩代表着什么。因为这些光彩从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散发出来,纵贯整个天地,形成一条条有规则的线条。

可是,这些光彩又不是天地间的灵气。因为灵气所在的地方,有浓有疏,各种性质也不相同,但大多都是一片片的,而不像这些光彩,是一条条的线。

然而他看到的这些线条却又不同,这无数的线条,看起来虽然缤纷繁杂,可实际上却显得极有条理,一点也不杂乱,一条条,一丝丝,都按照一种特有的规律排列着,说不清,道不明。

可让林进明白这些线条是什么的,却是他体内那三百六十多个穴位内的漩涡。

不知什么时候,这些漩涡内竟也发出一丝丝更加细小,细小到就连意念感受都有些模糊不清的细线,按照某种神秘规则,呈周天三百六十度向四面八方散射,与天地间这些缤纷繁杂的线连到一起,达到真正的天人合一的境界。

蓦然间,林进明白了一丝道的含义。

不需要多做解释,就好像老子在道德经中说的: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一样。

根本不需要解释,也解释不清,到这一步,林进心中已然通彻。

同时,林进只觉眉心中一阵酸麻酥痒,而又特别疼痛的感觉传来,让他微闭的双眼都不由得流下了两行泪水。随后,额头一阵剧痛。

那些缤纷无尽的细线在他脑海里消失,一片光明蓦然从脑海中升了起来。

人体最为神秘的一种功能——天眼,终于完完全全地打开了。

没有了距离和空间地限制,也不像上次练成内丹时的一现即逝,在这一刹那间,周围十里之内,一切的影像,都传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无论是花草树木,还是游鱼鸟兽,还是湿润的泥土或冰冷的岩石,都在他脑海之中,纤毫毕现。

而且不光是外表。就连植物内部汁液的输送,动物体内血液的流动,也都呈现在他地脑海之中。不知不觉间,林进脸上已经沾满了泪水。这是生命的气息。

无论以后怎么样,但在这一刻,他确确实实地知道,自己看到了生命的脉搏,大自然的脉搏。

他不知疲倦地看着自己感应范围内能感受着所能感受到的一切,毫不在意时间的过去,而他的道心修为,也就在这种异常美妙的感受中。渐渐地充实起来了。

隐藏在他内心最深处地孤独,寂寞,也随着这种充实感的强大,逐步逐步地消融一空了。

因为这时候,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孤独的,在这大自然里,还有万万千千的生命,它们的生死枯荣。虽然对于整个天地来说微不足道。

但它们也一样努力地生活着,绽放着生命地魅力。

比起这万万千千看似渺小的生命来说。这点修道途中的孤独寂寞又算得了什么呢?

岳麓山巅,周羁这时正和父亲周文在一起谈论最近这段时间内修道界中发生的变化,同时,周文也就打通大周天前地一些事项教导周羁。

正当讲到如何运用天地元气修炼和克敌时,蓦地,周文神情一愣,停了下来。

周羁这时刚好听到巧妙处,见他突然停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忙问道:“爸爸,怎么了?”

周文沉默良久,好半天才叹了口气,道:“林进打通大周天了!”

周羁亦是一愣,既而不在意地道:“不就是打通大周天吗?我们湖山省这十余年来估计也有四五个打通大周天的,而且我还跟您说过,林进已经达到打通大周天的最后一步,似乎不值得您这样惊讶吧?”

周文摇了摇头:“不同,不同。林进的大周天与他们的不同……”

周羁心里一阵疑惑,忙问:“有什么不同?”

周文又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只在心里叹了口气,暗道:看来修道界又要涌起风云了。

周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从天地元气的变化中却分辨了出来,林进这一通周天,直接就达到了大周天中后期,而且对于大周天的感悟,也远非一般修道人所极。

若没有什么奇遇或者是独有的功法和强**宝,他绝不相信林进能达到这样地程度。

而且对于修道者来说,这还只是一个正真的起点,以后的潜力和发展,真可谓不可估量。

本来,若是不知道林进或许有背景,他也可能去夺上一夺,看看他能达到这种程度到底有什么奥妙。

但现在可就不同了,在这非常时刻,就算他起了心思,为了不莫名其妙地惹上一个强敌,也只好看着,静观其变。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