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飞行,黑九这时离林进所在的宁华市只有三四百里的距离,若是一般情况下,黑九也会感受到林进打通大周天那一刹那身与天合,不受意识控制地引起天地间元气波动的情形,可如今他一是脑海里充满了找到夺他法宝的仇人的兴奋,二是在高速御剑飞行中,是以并没有察觉到丝毫异常,只知道,照天宝镜上的光点越来越显眼了。

待飞到离林进所处位置只有五十余里的时候,照天宝镜突然发出一阵嗡嗡的震鸣,黑九知道目标就在眼前,连忙放缓了速度。

这一由极快到慢,黑九眼中一清,下面山川大地顿时清楚地映入黑九的眼中。

往下一看,只见一条碧绿的河流有如缎带一样蜿蜒前行,在前方数十里处,密密麻麻的房屋就像积木一样立在群山包围中,果然就是宁华市境内。

“盗宝贼果然还在宁华,且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阴森一笑,按照小光点所指示的方位,黑九掐起剑诀,往前方一指,金陵剑顿时在天际划出一道金光,带着黑九冲向了那个城市。

这时候正是早晨**点的时候,在这个时候,若是以往,橘园村的那些农民们,早已趁着天还不太热,上山来地里干活了。

可是林进怕黑九到来,若是与他一言不合打起来了,引发的奇异现象和波动给那些凡俗之人看到麻烦,于是给谈老大打了一个电话,因此到现在,这周围五六里内,已经完全没有人烟,也不怕有人误闯进来。

待黑九飞到小湖上空时。感应到那股冲天而起的火灵之力,不用照天宝镜中的光点指示,他就明白夺他乾坤袋的人应该就在这里了。

这么充沛的灵气,除了是修道人的修炼之地,他想不到其他可能。而事实也是如此。

这时他心系盗宝贼,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一个俯冲,便从五千多米地高空降下飞剑。来到了小湖上空。

看到那间全由绿竹制成的屋子,不问而知,屋主人应该就是打晕他的那人了。

这时因为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有什么来头,也不知修为怎么样,比自己高还是低,黑九心里到底还有几分顾忌。

稳稳地停在小湖上空,黑九的脸色阴沉得吓人。一分多钟过去了,他的神念也不知在这附近和竹屋里扫了几回了,但依旧感应不到一点修道人的气息。

可是,照天宝镜上的指示,却明明白白就是指的这个地方。

他知道。对方一定还没有离去,只是以某种自己察觉不到地方式隐藏起来了,让自己感应不到。

定了定神,黑九沉声喝道:“黑巫王门下弟子黑九来访。不知此地为何处高人,还望现身一见……”

音若洪钟,故意而为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顿时震得山林间的飞鸟纷纷惊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整个地方除了这点动静外,依然没有其他人存在的迹象。

可惜的是,照天宝镜在黑九手上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功能。所指示的只能精确到两三里范围内。

见还没人答话,黑九有点怒了。

如他所料,林进这时确实躲在一边的一块岩石下。自从黑九御剑飞进此地十里范围之内地时候,他就从天地元气的波动中感应到了他的到来。

只不过,这时他大周天已通,对于自罗明道那里得到的那几本道书上的内容顿时理解明了了。

于是心念一动之下,便在黑九降下来之前使出了《潜神经》上隐匿身上气息波动地法门,然后再隐身潜伏在一边。现在看来。效果果然不错。

只是他现在对黑九如何找到自己的,心里还有点疑问。而且,看起来他还并不知道这里住的就是自己。那么,他这次来找自己的原因就值得商榷了。

见无人应声,黑九压住心中烦躁,再次喝道:“不知哪位高人隐居于此,还望现身一见,黑巫王门下黑九前来拜访。”

听到他地喝声,林进心里忍不住又升起一个疑惑,从第一次见到他起,这已是他第二次跟人说自己是黑巫王门下了,却不知道,这黑巫王是何方人士,被他接二连三地拿出名头来吓人。

这也是他并非土生土长的修道界人士,见识浅薄的原因。

若是换了其他的修道人,一听到黑巫王这个名头,只要跟他有点关系的,恐怕都要吓得绕路前行,更不用说与他的弟子作对了。

除了林进这个修道界菜鸟外,修道界又有谁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个法力通天,不讲道理,又及其护短的黑巫王呢?

在一百多年前,因为一个徒弟因死在一个一流的修道门派手中,黑巫王一怒之下单人独剑屠尽那个门派所有弟子地时候,整个修道界便知道,在修道界还有一个修为如此恐怖的修道人了,而之后他在修道界六大门派的联合围剿下,轻松灭杀数十已修成元婴的修道高手,并轻松突围,更是以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其实,在这世界上无论是凡俗界还是修道界,在某些时候,还是只有拳头才是真理。

见无法伤到对方,后来又有昆仑高人证明黑巫王那名弟子是因撞破那个门派掌门的一件丑事,这才遭到毒手。奈何不了对方之下,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还好黑巫王是个修炼狂,只出现过这么一次便又不知道躲到哪里修炼去了,但这名头却已闯了下来。自此以后,敢惹黑巫王弟子的人,修道界寥寥无几。

只可惜,林进对于这个修道界几乎完全不了解,所以黑九想要仗势的策略注定要失败了。

叫了数声,黑九见还是没有人答话。心念一转,即而阴阴的道:“若是再不说话,休怪贫道无礼了。”

话毕,黑九阴阴一笑,朝上翻出手掌。一团漆黑地火焰顿时悬浮在了他手心上方。

林进正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却见黑九手掌一翻,那团漆黑火焰顿时摇摇欲坠地晃悠着,朝林进地竹屋飘了过去。

林进顿时明白他要做什么了。那间竹屋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是他的那些宝贝秘籍可都放在竹屋里啊,这团火焰看上去虽然不起眼,但蕴含地能量波动却是不小。

何况,但修道界的玩意,有简单的吗?大惊之下,他连忙发出一道意念力,在那团黑焰即将接触到竹屋时把它牵引着。砸到了竹屋旁边十余米处的一颗老树上。

刚一沾染上黑焰,那棵老树顿时无声无息地燃烧了起来,只片刻功夫,便化成了一堆黑灰。

联想到若是没有自己,竹屋也逃不过这样的下场。林进顿时脸色一黑。

“嘿嘿,终于肯出现了吗?还请阁下现身吧!”看来黑九来意不善,正想着怎么对付他,却听黑九阴恻恻的声音在他身边响了起来。

原来他已顺着这道意念力找到了林进的方位。只是由于《潜神经》的神妙作用。黑九只能感受得到那里有个人,却看不透他修为而已。

林进却依然不现出身形,故意改变成一个略显苍老地声音,淡淡地道:“不知道友找我何事,又有何深仇大恨?我不出现,居然要毁我住宅?”

黑九狠狠地盯着声音出现的方位,恨声道:“无仇?哼,你可记得一月之前安陵县光明监狱所发生之事?难道说。你身上现在没有从贫道这夺去的乾坤袋?”

明白了对方来这的缘由,林进虽然并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却也知道这事不能善了了。

既而淡定地道:“那天我见阁下所施展的法术有违天合,是以出手将你击晕,并取你法宝以示惩戒。

我没有取你姓名,你就应该感激不尽了,怎么好意思再问我讨要法宝?若识趣的话,就快快离去吧。莫要惹我生气。”

一副天经地义的语气。顿时气得黑九三尸神暴跳。但看不透对方底细,对方又不惧师父威名。让他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马上发难。

只得强压下心头之火,试探地道:“那乾坤袋乃我师门重宝,上次你偷袭贫道,坏我大事,看在同道地份上,既然事情已经发生,贫道也不再追究,只要你把乾坤袋还我,此事贫道就当没发生过。

否则的话,任阁下三头六臂,即使你躲到天涯海角,贫道也要讨教一番……”

一开始,黑九还能把持得住,但说到后头,想起无端损失的十多年成果,心头就忍不住无名火起,打定主意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一个不同意,马上就出手招呼。

林进仗着有潜神经和新通的大周天护体,又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想到对方险些让自己大伯没命,心中对黑九也有股潜藏地恨意。

依然是淡淡的语气:“既然拿了你东西,我也就没想过还,何况你造孽太多,我只是代天行事而已……”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林进话语中使用得最多的,又是那些偶尔在电视剧里看到的欺负人不打草稿地言辞,话还没说完,黑九终于忍不住暴怒,头顶长发都气得抖了起来。

“匹夫,竟敢如此欺我!先接我一剑!”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