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身焦黑地躺在地上的黑九,林进脸上却是一脸淡漠,看不出半点喜怒来。

事实也确实如此,无论是谁,亲手毁掉自己的居住场所,恐怕心里也会有上那么一点不舒服,更何况里面还有不少自己精心收购来的修道书籍。

那些书籍,虽然最好的那几本已经被他收进了乾坤袋里,可其余的那些,依旧是伴随他修道历程的经典呀,作用是不大了,但纪念意义却是无与伦比的。

不过为了引起黑九分神,除了这个让他意想不到的办法,他还真想不到什么其他更好的主意了。

略微感叹了一口气,林进仍是隐藏着身形,朝黑九倒地的地方飞了过去。经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他不认为黑九还有能力反抗。

地面上,黑九只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就像被人用石头狠砸了一样,止不住的疼痛,俯倒在地上,就连一直与他有精神联系的金陵剑,此刻也掉到不知何处去了,一时间无法感应得到。

现在黑九心里这个恨啊,若不是对方那不知道怎么隐藏气息的方法,自己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偷袭,一向可是黑巫门的看家本事啊,现在居然被别人给偷袭了,这个脸,丢得也确实有点大了。

偷偷从怀里摸出一枚丹药小心地塞进口中,黑九干脆全力调息,恢复起伤势来。到这时候,他已经是大失先手,明白对方若要对他处置,自己是完全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只不过,若对方无意杀他的话,服下的这枚丹药,则有可能让他反败为胜。

林进毕竟从未杀过人。也才满十七岁不到几个月,虽然如今的道心修为让他对生命既又一种尊重,又有一种漠视,但要对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下毒手,却还不是他能够做到的。

所以,现在对黑九如何处置,又成了他心中的一个难题。

飞到黑九身边,林进淡淡地道:“你已经败了。还要再继续吗?”

黑九一脸恨意地道:“身为修道人,偷袭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便与道爷光明正大的打一场。”

林进这时虽然有些心疼此次的损失,听到他的话也忍不住蓦然笑了起来:“你难道不知,偷袭也是一种本事吗?我的神通,就是用来偷袭你的,你若会这种神通。

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躺在这里任我鱼肉了。”

被他这么一说,黑九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眼神中的恨意越来越浓了。

过了片刻,他才道:“现在既然我已落到你的手中,要杀要剐。请君自便,只不过,阁下自那天到光明监狱偷袭我起,便一直不敢露出真面目。

莫非阁下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林进当然不可能让他知道自己是谁,苍老而又淡然地声音传来:“我的事你不必过问,既然你已经败在我手,我也不想杀你,不过,有件事还要问你,回答过后,只要你发个誓。

不再找我麻烦,我便放过你,你看如何?”

对于修道有成的人来说,若说有什么最不能违背的事,那便是发誓了。因为修道者的修为虽然重要,但最重的,却是修心,一旦心里有了羁绊。便难以更进一步。

而誓言。对于修道人的约束力,则无疑是最大的。一旦违背自己所发誓言,那么修为越高,所受到地反噬也会越大。

与一般的心魔可以抵抗不同,这种对自己誓言的颠覆,才是他们最难以抵抗的。

黑九这时在那颗神秘丹药的作用下,体内伤势不知不觉已经恢复了一小半,见他如此问,黑九不由道:“什么事要问?”只是,因为心中存了爆起反抗地心思,却没有问他要发什么誓。

而林进此刻也不疑心,继续道:“却不知,你是如何知道我在此地修炼的?”

黑九知道照天宝镜已被大师兄炼到身宝如一的地步,也不怕他抢去。

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便道:“我自有自己的方法找到你,乾坤袋毕竟是我地东西,在什么地方我能不知吗?”

“哼哼!”林进见他目光闪烁不定,却不知黑九此刻也在打着偷袭他的主意,还以为他是不想告诉自己什么用什么方法找到自己的,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不知吗?若是能找到,早在一月之前就找到我了,又何必等到现在,不要试图欺骗我,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