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岩上,太阳火辣辣地晒着下方的土地,晒得土地一片焦干,在小湖上空,还可隐约见到空气一阵扭曲,可见夏日太阳配合着此地火灵之气的毒辣。

黑大站在一块巨石之上,身上黑气四溢,脸色阴沉地盯着四周,完全没有感觉到脚下的热量。

在他身周五尺的地方,照天宝镜发着淡淡的光辉,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着,就像探照灯一样照着一切有可能隐身的物体。

他的身边,是黑九断成两截的尸体。另外,在旁边还有坐在一块岩石上,半闭着眼睛,有如木偶一样的林振邦和谈应龙。这却是被黑大封了神智的缘故。

因为在照天宝镜的所见,黑大知道林振邦和谈应龙是与杀自己师弟的人最为相熟的人,虽然那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百寻不着,然而在强横神念的扫视下,谈应龙和林振邦却被他轻易找到了。

至于另外两人,谈老爷子和林辰,一个太老,一个太小,他却不屑于抓他们。

一道搜神**下去,黑大顿时明白了那个杀自己师弟的人叫做林进,也就是林振邦的侄儿。

在邪修眼里,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用区区两个凡人威胁杀害自己师弟的凶手现身,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而且因为黑九是死在黑虎岩,所以黑大选择了这里作为逼迫林进现身的地方,也好将他杀死,祭奠死去的师弟,以泄自己心头之恨。

用强横的神念再次对整个宁华市扫了一遍,仍然没有见到林进的气息波动,这不禁让他更加愤恨了。

正想着是不是先拿其中一个人开刀,以此祭奠师弟时。突然小湖上空传来了一个声音:“我来了,杀黑九的是我,要报仇就冲我来,不要波及别人。”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黑大不禁脸色一沉。

在这黑虎岩附近方圆五里地地方,早已被他的神念充斥得严严实实,然而对方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他却一无所知。看来。对方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啊。

感应到主人的意念,照天宝镜连忙将镜面转了过来,照向声音传过来的地方。

刚一照到,黑大顿时在镜中见到小湖上空出现一个淡淡的身影,只是,自己依然还是感应不到他的气息,肉眼也看不到他地存在,更不知道他修为的高低。

但通过镜中看到的他与黑九的打斗。他却知道,对方只是潜匿气息的本领了得,修为并不高。

“嘿嘿……”

看到林进出现,黑大蓦地笑了起来:“小子,你杀我师弟。还敢要我放人,既然来了这里,就由不得你做决定了,快来领死吧。”

也不见他做势。嘴里喃喃念了几个词,眼中精光一闪,顿时只见整个小湖上空出现一团团浓密如墨的黑气,将林进所处的位置裹得上不见天,下不见地,一片严实。

这些黑气,正是黑巫门的绝学万毒噬心咒。只要沾染上一点,就会从皮肤直透心脉。

然后从心脉开始腐烂,一直蔓延到全身,死状凄惨无比,其中地痛楚,就算是意志力最为坚强的人,也要忍受不住。

一旦中了此咒,唯一能解救也只有施展此咒的人,端的是无比歹毒。

然而黑大施展出此术之后。却没有听到哪怕一点声响。顿觉有些奇怪。运转照天宝镜往里一照,才发现里面居然只有一张被黑气腐蚀得破破烂烂的符纸。

让他不禁一愣,既而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所对付地,只不过是对方的一张傀儡替身符。

大怒之下,却听林进幽幽的声音又从另一个方向传了过来。

“绑架普通人做人质,也就是最蠢的劫匪才做地事。你身为修道高人,居然还做如此没品之事,难道就不知羞耻吗?”

黑大眼中发寒,却不为言所动。

“哼哼,徒逞口舌之利,任你说破天去,今天你也难逃一死,再不出来,我就把他们两人打成肉末,看是你耐心好,还是我耐心强。”

气息周转之间,黑大身上散发出的黑色气焰更加浓密了,一**地往外散射着,照天宝镜发出的白光也陡然大了数十倍,显然是想将林进从这里找出来。

可肉眼可见的整个空间都被他找遍了,却还是没有见到林进的身影,好像是完全不在这了一样,让他颇感奇怪。

自己的照天宝镜,号称可以照见一切有形之物,自己虽然不能感应到林进的气息,但是通过照天宝镜却能看到他的形体。

可现在就连照天宝镜也没找到他,那么,林进究竟是躲到哪去了呢?

他万万没有想到,此刻,林进却在他脚下十多米处,望着头顶上地大伯和谈应龙,不知该如何,才能将他们解救出来。

刚才发出的那张傀儡替身符,是他炼制的为数不多的几种特殊符咒之一,可以让别人以为那就是他的本体。

本来,他是想通过傀儡替身符先引开黑大,然后用穿墙,隐身两大神通,迅速地带着大伯和谈应龙先离开此地,然后再想办法对付黑大。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胖子居然一动不动就破去了自己的傀儡替身符。而自己又完全没有把握能在这个胖子眼皮底下带着大伯和谈应龙消失,并遁入地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看起来,那个胖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或许,还真会拿大伯和谈应龙开刀,那时候,自己该怎么办呢?苦思着,林进陷入了困境当中。

黑大却没有这么好的耐心,见林进久久不出来。一只手已经掐在了林振邦地脖子上。

“我数十声,如果再不出现,你就没必要再出现了。”

林振邦虽被他掐着脖子,却一点痛苦地神情也没有,只是因为血液不通畅而被逼得脸色通红。

“十,九,八,七……四……”

看到大伯的样子。林进心如刀搅,见黑大报数地速度越来越快,他只好先远遁开来,在另一座山头上现出了身形。

“终于肯出现了吗!”

见他出现,黑大连忙运起神念将他全身上下锁得死死的,不让他再有机会隐身。

随手放开林振邦脖子,黑大带着一种戏虐地表情看着他道:“你本来可以不出现的,不过是两个凡人。迟早也是要死。

只要你跑了,以你潜藏气息的本事,我还真拿你没办法。”

“可他们是我的亲人!”林进一脸平静的道,一点也不因对方的话而产生动摇。

“黑九也是我的亲人,你却杀了他!”黑大闻言。脸色更加阴沉了。

“敢惹黑巫门的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从没有人能在杀了我黑巫门弟子之后能继续逍遥。本来,我还想将你碎尸万段。

以泄我心头只恨,但看在你不像其他修道者,还讲感情,我给你个机会自我了断。”

林进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将他引离开来,默不做声。

此刻他地手上还有两张傀儡替身符,如果能把黑大引开的话,从他看不破自己藏在地下的情况来看,未免没有成功的机会。因为此刻他虽然锁住了周围空间。

但在地下,他却感应到仍是一片精神力的空白。

过了一会,林进突然道:“如果我自我了断的话,你是不是会放了他们?”

“嘿嘿!”黑大露出个残忍的笑容,道:“既然你都死了,他们的死活又有什么重要,放心吧,我在你死后。会让他们来给你做陪地!”

“那么这样的话。还得你亲自动手了!”猛喝一声,林进身形暴闪。再次出现之时,已经来到了半空之中。

刚一离开,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只见一片黑雾渐渐浮现,翻滚不停,却正是先前黑大使出的万毒噬心咒。

“小子还算机警!”见他躲过自己这一下偷袭,黑九眼中不禁流露出一股战意,也不管林振邦,往空中一跃,便朝林进飞了过去。

在他拜黑巫王为师以来,因为各种原因,也曾与许多修道人起过争执,其中有不少都在他的这招偷袭下死了,像林进这般机警地,在他杀掉的修道人里面,还真找不到几个。

不说修为,单凭林进的这份机敏,就足以挑起他战斗的兴趣了。

见他朝自己飞来,林进神念一动,手中顿时出现了他新近炼化地金陵剑。本来,他还有钓蛟竿可用。但一根钓鱼竿,丝丝线线的,毕竟没有剑使来顺手。

见到金陵剑,黑大顿时想起了死去的黑九,心中一怒,大喝一声“小子找死!”更是加快了速度。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