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间,又是一月过去,虽然由于地底灵气太过稀薄的原因,他的修为还只恢复了一大半,然而以前许多不明白,或是没有想通的事情却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

可是,就像爱因斯坦说的,一个人对世界的认识就像一个圆,圆内是已知圆外是未知,知道了解的东西越多这个圆越大,可是与未知的边界也就越长,现在的林进,也正面临着这么一种困扰。

善与恶、是与非、过去与未来、得到与失去、生与死、有情与无情……等等一切这些往常不需要,也根本不会去想的东西,在这一个人的世界里,都闯进了他的脑海。

在不修炼的时候,他便一个人坐在湖边,看着那蓝莹莹的湖水,静静地思索,有的时候,一坐就是一天,修为恢复到这程度的时候,他悄悄地进入了辟谷的状态,也不需要吃,但是这些问题,却与人道、天道息息相关,他隐隐的感觉到,在修道的路途上,最终决定自己能否有所成就,有什么成就的,不是高绝修为,而是自己对这些“道理”理解的深浅程度。

然而,以他区区十七年的人生经历,对这些自古便没几个人能说得清的道理又如何能轻易想通?一陷入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当中,他却发现,自己更加迷茫了。

而在这种绝地之中,又无人跟他交流这些问题,更是让他心里加深了困惑。越想越是深入之下,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他已经陷入到了一种修道者领悟道理的痴迷当中。

在这种状态中,其实只要他对这些问题想通,无论他所想到的结果在世人观念里是对还是错,只要形成了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他的心中将再也不会存在迷障。

从此再也不惧心魔的骚扰,在修炼的进境中,也会一往无前。

到现在,他除了每天已经养成习惯地修炼和在那块木板上划上一条线外,便是坐在湖边。

有时一言不发,呆呆地看着湖水;有时却又喃喃自语,一个问题刚一提出来,自己又马上回答。或是否决。时间,便在这种痴迷当中悄悄过去……

但世事决非尽如人意,这天他修炼完之后,正像往常一样坐在湖边思考这些问题,忽然心中警兆突现,觉得似乎有点不对,正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只见湖中心的水面下突然浮现出一个庞大的阴影。

在水面下旋转一周后,直朝他飘了过来。

林进下意识地把意念发射到湖下,却无比惊讶地发现,在意念里传回来的图像里,那湖面下的阴影。竟是一头足有三四十米长的巨大怪兽。

正愣神间,那头怪兽已经无比迅速地游到了岸边。

“哗!”

还没想明白这到底是头什么怪兽的时候,伴随着一股冲天地巨浪,一股腥风传来。只见一个足有一头牛大的脑袋从水中冒了出来,张着一张血盆大口朝他咬了过去。

林进这时心神正是一片空明之中,一见怪兽大嘴就要咬到自己,心中刚想躲开,一股暖洋洋的真气便突然从内丹中升起,往脚下经脉里窜了过去。

紧接着,他的灵魂仿佛脱离躯体一样,冥冥中。居然看到自己双脚猛地在地上一踩,随后便退到了十米开外。与此同时,只听怪兽上下鄂相碰,顿时发出一声恐怖的声响。

可想而知,若是被它这一口咬到,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那怪兽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遗留下来的物种,看上去脑袋像是个巨大的牛头,却没有角。只是从嘴开始分出两道坚硬地棱直到后脑。看起来极其威猛凶恶。

等它小半身浮出水面时,才看见它原来像哺乳动物一样长着四条腿。每一条腿都足有两人合抱那么粗,身子更是圆圆滚滚,一眼看去,整个体型比一栋三层高的小楼还要大上两分。

见一口没咬到猎物,那怪兽却也机敏,几乎在同一时间,立马就又朝林进出现的地方又咬了过去。

如此巨大的身形,也不知它是有何等的力量来保持这样敏捷地移动,林进刚一落地,便见它又咬了过来,十余米的长度,在他庞大的身躯下,完全只相当于普通人跨一步的距离,眨眼便又到了林进身前。

这时他正思索这怪兽是从什么地方出来地,也不及反击,心念一动之间,又朝后退了二十余米。

看那怪兽鼻息进出间,就像两条粗壮的白色烟雾般,伸缩不停,显然并不是一般的“动物”。而自己在这已经待了将近三个月了,却从来也没见过它。

在初来的时候,这湖中他也用神念扫过几次,除了最中心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潭因为修为不够没有扫描到外,其余的地方,几乎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了,本来他还想待修为恢复得高些的时候再看看,只是后来因为思考这些问题,这个念头便被他抛到脑后了。

莫非这怪物竟是从那深潭里跑出来的?一时间,林进有些困惑。

一连两次都没咬到这个小东西,怪兽心中已是大怒,眼中居浮现出一抹妖异地红光。

林进愣神间,但见怪兽胸腹部突然一阵膨胀,正觉不妙的时候,它的身躯突然爆射而起,整个上半身都脱离了地面,带着无比惊人的威势,在半空中腹部蓦地一沉,对着林进便是一喷,漫天火光突现,在它嘴里竟然吐出了一道如血一样红的巨大火柱。

林进哪料到这怪兽居然还有这种生物近乎不可能拥有的本事,大惊之下,连忙往旁边一闪,护体真气已经不由自主地激发了出来,在他体外形成一个罡猛无比的真气罩。

那火焰喷到林进身边的时候,与他体外地真气罩相交,竟然发出一阵金铁交鸣般地啸啸光锐声。

护罩之内,林进只感到一股庞大的压力汹涌而来,身形连动,赶忙脱离了火焰地范围。到这时他才知道。

为什么那写死去地树木在表面上都形成了一层炭,在这怪兽的喷射下,还能遗留下来,便算那些树木命硬了,何况只是形成一层炭?想到自己被这火焰喷射到的后果,林进已经完全从那种空明的状态中回醒过来,不由地出了身冷汗。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