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流往前没过多远便往上升去了,随着距离的拉远,渐渐地,湖底的景象渐渐变成了一片蒙胧,再也看不清其中的景象。林进收回心来,往上看去,只见到一片荡漾的波浪。

没过多久,这股暖流终于托着他到了湖面,旋即一沉,又往湖底去了,独把他留在了湖面。

林进知道这时虽然已经不会触发阵法了,但总体上还未脱离阵法范围,丝毫不敢大意,判断了一下方向,按照虚无子神念中记载的方向,连忙朝南方岸边游了过去。

这个洞穴比起他先前待的那个洞穴虽然要大上许多,然而陆地空间却不大,在湖面上望过去,一眼都是粼粼的湖水,望不到头,也不知是阵法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抬头往洞穴顶部看去,只见到处都闪烁着点点清冷的光芒,就像是天空的星光一样,将整个洞穴照得熠熠生辉,迷人之极。

待登到岸上的,林进视线往岸上随便一扫,便发现在他登陆点的左边不远处立着八根一丈多高的洁白石柱,按照八卦的方位排列着,显然是一处什么阵法。

对于这处地方,虚无子的神念中并没有详说,只是说随暖流到湖面,再一直向南而去,在那边的岸上自然有让他离开此地的东西,林进心中猜测,这个古怪的阵法,莫非就是让他离开的东西?

好奇地走到石柱前一看,只见这八根石柱上从左至右依次刻着兑、艮、离、坎、巽、震、坤、乾八卦的符号,每根石柱之间大约相距一丈,按照反八卦的阵形排列。

在这八根石柱围绕的那地面上,是一块干干净净的岩石,林进低头看去,发现在那上面刻画着一些他完全看不懂。却又隐隐呈现出某种规律的线条,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他想进到里面仔细看看清楚,谁知,刚要踏进这八根石柱之间,一股乳白色地光芒突然自那八根石柱上浮现,还未待他反应过来,便觉一股莫大的力量凭空出现,把他弹出了四五米远。

让他险些又落进了湖中。不觉出了身冷汗。

这时再往那石柱间看去,却只看到一层淡淡的白光将那石柱围绕的范围笼罩着,显现出一股强大的气息来。

莫非进这里面还要考教一番修为?定了定神,他想那虚无子既然能把云台仙阁都送出,应该不会害他,暗自猜测了个理由,便又往那石柱所围的地方走了过去,身上更是加大了一层真气。

然而无论他运了多少真气护体。都无一例外地被这层白光给弹了出来,而且真气运用得越雄厚,反弹的力道也越大,数次之后,当他终于被那白光给反弹到湖中。

撞出好大一片浪花的时候,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莫非只有不运真气护体才可进入其中?

根据运用真气越多,反弹之力就越大这一点看来。这也不是不可能地事,而且看来这石柱显然是形成了某种阵法与此处的天地元气相连,凭蛮力破除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一念至此,林进连忙收敛真气,把在前一个洞穴就一直用来护身的真元气罩给收回了体内。

陡然间,他只觉身上一阵凉飕飕的,低头一看,才知身上的衣物早已在躲避怪兽火焰的时候融进了岩石里。

唯一剩下的,便只有一直悬挂在他胸前地古镜和缠在腰间的乾坤袋了。他不禁发出一声苦笑,随即从乾坤袋里取出唯一剩下的那件衣服穿在了身上。

对于那面依然悬挂在胸前的古镜,他早就见怪不怪了,早在那几个月的潜修中,他便在无意中发现,串着古镜地那根金属线不知在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和古镜一样色泽的金属物质,虽然柔软依旧。

其坚韧度比起之前来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同日而语。

重新走到石柱之前。因为没有了真气护体,他一时间不由小心了许多,轻轻地把手指往那笼罩着石柱的光圈上一伸,果然毫无阻拦地透了过去,再无之前的反弹力量。

知道这次猜对了,林进心中一喜,连忙踏进了里面。

谁知就在此刻,石柱上笼罩地光芒突然爆亮,一团剧烈的元气从那八根石柱透了出来直朝他身上压去,同时在他脚底只感突然传来一股惊人的灼热感,直欲将他脚心烧熔。

林进大吃一惊,连忙就想脱离石柱范围,然而他还尚未来得及行动,在他头顶突然浮现出一个幽暗不定的太极图样,似缓实快地微微一旋,他的整个人就像是化做了气流一样,被吸了进去,消失不见了……

………

鄱阳湖,乃是华夏最大的淡水湖,烟波浩淼,四周碧水,白帆片片,无限蓝天,自古便是华夏的鱼米之乡,充满了诗情画意。

唐代诗人王勃在千古名篇“滕王阁序”中描叙的“渔舟唱晚,响彭蠡之滨”,便是鄱阳湖上优美地景观。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此一个大湖,靠其生存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在靠鄱阳湖吃饭的万千人中,船老大罗东便是其中的一个。

因为背有点驼的缘故,熟悉他的人一般都叫他罗驼子而不称其名,不过他天生一个好性格,即便别人这样称呼他,他也乐呵呵地答应,而从来不会显现出什么不悦之色。

自从出世起,罗东便一直在这鄱阳湖上生活。

活到现在已将近五十个年头,虽然还比不得有些年近六十还出湖打鱼的老大哥们,不过将近五十年的打鱼生涯,他对于鄱阳湖上地任何一片水域却都已了然于心,甚至可以说,就连老婆身上地部位都没有这个湖来得熟悉。

然而正因为如此,他对于今天要经过的地方,却有一种忍不住地寒意。因为他今天要经过地地方。正是号称鄱阳湖“魔鬼三角”的老爷庙水域。

这片水域,自打他孩提时期起,便是村里的老人们闲谈时说得最多的话题之一,原因无他,实在是这片水域太过神秘和恐怖了。

这片水域,一般水深在三十多米,最深的地方不过四十多米,每年到枯水期的时候。水深甚至不超过八米,比起那些动辄上百米的地方来说,可以说是非常浅的水域了。

平常地时候,这片水域晴空丽日,蓝天白云,水波不兴,景色宜人,看上去绝对是一处绝佳的游湖胜地。

然而就是这片看似觉无危险的地方,却是过往游船船老大和船客们最为心惊胆颤的地方。

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片平静的湖水会化做滔天的波浪将你吞噬。

据当地人统计,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在这片水域遇难的船只便有三百多条。往往,这片水域在上一刻还风和日丽,可在下一刻却是黑雾滚滚,风浪滔天。

一旦陷入其中,便连人带船都不见了踪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更具有传奇性的,是1945年4月16日地事件,一艘2000多吨级的日本运输船“神户丸”行驶到江西鄱阳湖西北老爷庙水域的时候,突然无声无息地失踪,船上200余人无一逃生。

其后。日本海军曾派人潜入湖中侦察,下水的人中除山下堤昭外,其他人员全部神秘失踪。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