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做个乞丐,林进自是不会再去买套合身衣服什么的,而且乞丐就得有乞丐的样子,那些神通,他暂时是不准备用了,沿着这个城市的街道一走,遇到人多的交通要道,他便找个空地一坐,把那碗往地上一摆,凭着他这身破烂的衣服,过不了多久,便有人泛着同情的目光来送钱来了。

而他也正好一边感触着从他身边经过的人们的内心,一边慢慢地把走岔道路的真气送归它们原来的道路。过得一段时间以后,再换一个地方,时间,便在这种情况下慢慢流逝了。

很快就到了夜晚,五彩的霓虹灯终于取代了白天的阳光。

然而夜间出游的行人却也更多了,坐在一家大型超市的门口,看到那些或喜气洋洋,或面无表情的男男女女从自己身边走过,林进的收获更是丰盛,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他那碗里,便又重新堆满了一堆小票。

然而让他觉得收获最大的,却是他感触到的那些人们的情绪。

不到半天的时间,无数形形色色的人从他面前走过,同时也在无意间将他们真实的一面通过目光展现了出来,让他懂得了不少。

随着时间的过去,人流越来越少了,各家的商铺也开始关门,到深夜的时候,整条大街上唯一剩下的,便只有时刻不停的汽车喇叭声。

在这没有嘈杂的人声和商店里音响声的深夜里,虽然车流量比起白天已经减少了不少,但声音却显得更加响亮了。

他也不去找什么住宿的地方,只找到一个不容易受到干扰的黑暗角落,在身旁五米的范围内用几块小石头布置了一个小小的警戒阵法后,便双腿盘膝一坐,入定消化今天的所得去了。

汽车地喇叭声依旧如故地响着。

半夜里,在林进沉迷于内心世界的修炼,对外界毫无毫无察觉的时候,一个矮小的身影忽然从街道的一角窜了出来,朝林进所处的角落移了过来,接着便融于这片黑暗之中,再无动静了。

到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他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只觉整个世界清爽无比。

然而往前看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在他打坐位置地前面,就在阵法的旁边,居然卧着一条毛色金黄的流浪狗。

或许是感受到林进的动静,在他伸懒腰的时候,那条流浪狗耳朵机警地一动,马上便站了起来。警戒地看着林进,随时准备逃跑。

看到它那可怜的目光,林进似乎在这一瞬间看到它被主人抛弃后在这城市里挣扎的苦难模样。

林进本来就没打算把它怎么样,也不是一个以欺负弱小取乐的人,见它这副模样。对它射去了同情地一眼,也无心在此久留,起身便朝外面走去了。

像中国绝大多数城市的早晨一样,这时候虽然才不过六七点的样子。但勤劳的人们却以将他们赖以为生的早点摊摆了出来,用他们别具特色地吆喝声招徕着顾客的到来。

林进走到一家卖包子的小摊面前,正准备买两个包子满足一下空虚了几个月的口腹之欲,可那摆摊地男子一看是一个全身破烂的乞丐,怕他影响自己的生意,利马眉头一皱,张嘴就对他骂了起来:“走开走开,臭叫发子。

要吃去垃圾堆里捡东西吃,别在这挡我做生意……”

经过昨天的乞丐生涯,林进什么样的喝斥没听到过,自然不把一个小贩的话放在心里,微微一笑,从脏兮兮的口袋里拿出几块钱,不慌不忙地对他道:“包子多少钱一个?”

那小贩没想到这穿得破破烂烂的乞丐身上居然也有钱,见状不由一愣。不过人有好坏。钱可没有,心思一转。

利马住了口,神情有些尴尬地道:“大包5毛一个,小包一块钱四个,有菜地和肉的,你要哪种?”

林进对他表情的转变看在眼里,也不跟他计较,递过两块钱道:“给我来两个大的,四个小的好了。”

“好嘞!”小贩也不想跟这乞丐多打交道,连忙接过钱,双手飞快用一个塑料袋将六个包子装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生怕接触到他那脏兮兮的手。

接过塑料袋,林进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那小贩,直将他看得心里发麻,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对的时候,这才走了开去。

这时候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先前看到地那条流浪狗居然也走到了这里,林进一见它,不禁一笑,从袋子里取出个肉包,将它掰成两瓣,正好露出里面热乎乎、香喷喷地肉馅来,远远地朝那流浪狗丢了过去。

那流浪狗哪想得到居然能碰倒这种天降肉包子的美事,欢喜得连忙把嘴凑了过去,迅速地啃了起来,直吃得滋滋有声。

这时在早点摊附近逛地还有不少其他赶着上班或是做事的人,见到这稀奇的一幕,纷纷对着小贩和林进指指点点,显然不是说的什么好话,而正准备买他包子的其他人们看到一条流浪狗居然也在享受和他们一样的食物,顿时感到心里一阵不舒服,连忙打消了原来的主意,到其他摊点去买早餐去了。

见此一幕,那小贩还以为林进是故意给他找茬的,心头一怒,大骂一声,随手拿起把扫帚,一个飞步就朝他头上打了过去。

林进哪能不知道他的举动,随便往旁边一移,那把扫帚便擦着他的边落到地面上去了,那小贩见没有打到他,还想举起扫帚再打,哪知手臂往上一抬,却感觉是在抬一根被固定了的钢筋一样,怎么也抬不起来。

“你想干嘛?”林进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没,没什么……”感受到扫帚上传来的巨大力道,这时小贩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无法跟眼前这个力大无比的乞丐较量,感受到这种差距。

他心头的怒火就像被泼了一桶冰水一样,急剧的降了下来,既而,他马上想到了此事地后果。

其他不说,要是这乞丐发起疯来,把自己的包子摊都砸掉,那可就亏大了,他只不过是无牵无挂的一个乞丐。

可自己却要养家糊口,一时间,小贩心里后悔不迭,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举动。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