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被抛弃以来最安稳的一觉,又吃过两餐美美的野兔肉,阿黄的精神状态已经与昨天截然不同,一大早就到处跑个不停,一会这边的草丛中寻寻觅觅,一会那边树下撒泡尿,显得无比振奋。

林进趁着清晨这段清爽的时间打了一套无名拳,此时他对无名拳的了解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深度,虽说还比不上那在石柱上留下拳印的老道,但对于拳劲的掌控,却是无比的得心应手,一招一式地使出,居然不见半点灵气波动,然而实际上,四周的灵气却已神不知鬼不觉地从他的四肢百骸里进入了经脉之中,最终归入气海。

到这时候,他才更加感到那个无名老道的深不可测。

这天道,乃是修道人一生的追求,却又是最捉摸不到,最难以名状的东西,可那个无名老道却能化无形之天道为有型之拳法,虽然其中所蕴含的道理或许只是天道的一丝一毫,但从这份转化天道的本领来看,就足以令人心生敬仰。

不过,这也激发了林进更上一层楼的心思,另他无端地生出一丝再往上看看的想法,但这想法却又不是攀比或是其他什么情绪,纯粹的就是想要了解天道。

然而,恰恰就是这种无为无畏的心态,让他不知不觉达到了无欲则刚,无为而至大巧的高明境界,也为他的更进一步奠定了基础。

收拳之后,林进为免引起山林火灾,小心地把那堆火焰熄灭了,随后便对正在划去自己领地范围的阿黄招呼了一声,再次上路了……

日升日落,月升月落,三年的时间就在他们一人一狗不经意的脚步下悄悄地走了过去。

这两年里,他们从鄱阳湖起步,一直往北走,路经安徽、山东、河北、黑龙江,随后在林进的神通下,完全无视国境边防线,一直抵达西伯利亚冰原区,在那里修炼了数月之后又重新南下回到华夏。

随后,漫无目的的林进又带着阿黄找到黄河,一路顺着这条人类发源地母亲河逆流而上,直达青海星宿海,看过了犹如星斗密布的湖泊之后,转而又向云南边境而去,一直深入到蛮荒丛林之中……可以说,整个华夏的天南地北。

除了台湾海南等岛屿因为隔着海峡而没有去外,其他各地都被他们走了个遍。

俗话说读万里书不如走万里路,在这天南地北处处不同的风土人情之中,林进的眼界和心境也随之变得无比开阔起来。而且,在这旅途之中。

可以说他的每一步路都是在修行,整整三年的时光,论起修炼的时间,比之前从他修道起地总和还要多。但质量上却远远超过了之前那几年的修炼。

在这之前,他能从一个完全不懂修道的无知少年到真正踏上修道之路,可以说绝大部分靠是无名拳的帮助和星辰镜那无形的影响力,并没有把修为真正巩固下来。

可修道者最重要的,却是心境与修为的配合,他并没有意思到这一点,这样的后果便是他心性极度地不稳定,有时如超脱世外的高人一样。

对外物毫不留意;有时却又为利益和感情所羁绊,难以脱身。

直到他被打落地下,在那不见天日的地下反省数月之后,这才初步稳固了他的心境,开始有了一个寻觅天道者的心境。

而他也冥冥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坚定不移地踏上了走遍天下地道路。

修道修道,道是什么?道就是路!虽然这只不过是凡人的一些猜想,但作为一个修道人。实际上。闭关苦修和大隐小隐都不是正理,无论如何。

一个人神通再广大,在一个地方也只能感应和接触到一个地方的灵气,不可能接触和吸收到其他地方的灵气,除了对心性地修炼外,也只有亲自动身往各处一走,才会接触得更多,知道得更多,直到今天,当他感应到精神境界与本身修为完全融合为一体,再无分别的时候,他终于知道,自己的旅途,可以暂时停止了。

这个时候,他正位于一个广西不出名的小镇子里,在他身边,是一条足有一米多高的大黄狗,却正是从三年前便跟随他在一起的那条不起眼的流浪狗阿黄。

只是到今天,它却成了一条足以威慑任何人的威猛大犬。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