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们救治病人的?难道这人神经有问题?听到这名年轻男子的话,急症室内的人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既而,王医生反应过来,对着一名医护人员指挥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快把他赶出去。”

那名医护人员一愣,也反应了过来,连连喝斥着,就要把他赶走,可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却见那年轻男子对着他微微一笑,随即伸出手指在他身上一点,正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呢,就感被点中的地方一阵怪异的酥麻传来,随即自己的手脚就不听控制地停了下来。可是,他的感觉却在这一瞬间变得更加清晰了,从未遇到过这种事,一种莫名的恐惧顿时从他心底升了起来。可那年轻人却依旧含笑,似乎只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未给房间里的人半点反应时间,就这样走了过去。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滞了下来,房间里的众人虽然能知道这年轻人将要对他们做些什么,甚至能看清楚他一步一步地朝自己走来的情形,却没有一个人能躲避年轻人对自己所做的动作,甚至就连开口喊叫都不行。

转眼间,房间里的医生全都化做了泥塑雕像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那年轻男子却熟视无睹,将最后一人制住之后,径直朝病床走了过去。见到林辰身上周游不停的那些小凸起,那年轻男子和煦的笑容蓦地消失不见,轻轻地叹了口气,似是自言自语道:“林家一门两兄弟,都能在短短数年内达到打通大周天的境地,究竟有什么奥秘在里面呢?唉……只可惜,当年我与林兄弟一见如故,如今却要借你成事……”也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见他伸手往林辰身上轻轻一挥,盖在他身上的被子已轻轻的翻了过去,而他的整个人,却随着这年轻男子地挥手从病床上飘浮了起来,直至站到地上。

随后,一套衣服凭空幻化出来,自动穿在了林辰身上。

“我们走吧!”打了个响指,年轻男子脸上又恢复了一脸微笑。率先往门口走了过去,而林辰在听到他的话之后,也僵硬着身子,一步一步地往外走了出去。待两人都出到门外,那急诊室的门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推动一样,“吱呀”一声,自动关上了……

大街上,带着一股劲风。一辆宾利超风驰电掣地超过无数汽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就是这家医院!”到达目的地,周海连忙下车,给坐在车后的两人打开了车门。

“嗯!快带我们去辰辰的病房!”顾不得多说,林振邦与谈老爷子一下车来。便在周海的带领下径直往医院内走了过去。

可当他们在一名值班护士地带领下来到急诊室外的时候,却见里面闹哄哄的一片,一副不可开交的样子,却正是那些医生从被禁中苏醒了过来。只是。他们所有的人却好像都有一段记忆在同一时间段凭空消失了一样,只记得自己正做着治疗,而病人却突然消失了。

见到这情形,周海连忙上去问怎么回事,闻说情况后给两人一说,两人脸色顿变,林振邦更是脸色发白,身体一颤。只感一阵昏天黑地的感觉传来,当场就昏迷了过去……

岳麓山下某间别墅里,一名中年男子于一草蒲团上闭目而坐,在他头顶上,一抹草绿色的清光不住变幻着形态,显得神妙莫名。

而随着他的呼吸,只见一道道青绿色地光芒从门窗之外轻轻地飘了过来,与他头顶上的清光融于一体。不存于物。不存于识。这正是周文此刻的写照,在这世俗之间。红尘之气虽然浓烈,但也是某些修道人修持道法的场所,因为身处红尘之中,对自然天道的距离虽远,可这种距离,对于达到某一程度地修道者来说,非但不会影响他们的修为,反而会让他们的神识境界更加灵敏,在这种状态中参悟天道,修养自身,可以说比在某些灵地还要强上几分,这也正是大隐隐于市的真实写照。

蓦地,从别墅外远远传来一阵车鸣声。

听到车鸣声,周文心神微微一动,当即收了功法。在他头顶上,那一抹草绿色地清光一阵闪烁,顿时往他头顶百会穴钻了进去,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过得一阵,只听一个缥缈无踪的脚步声和一个沉重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尤其是那个沉重的脚步声,将楼梯踏得“咚咚”直响,就像一个重达千斤的物体在不住地往地上落一样。

“父亲,人我带来了。”随着房门的打开,只见周羁正站在门口,而林辰则依旧一脸铁青的站在他身后。

“带他进来!”淡淡地表扬了下儿子,转身便往屋里走了进去。

周羁习惯了父亲的淡然,也不多说什么,带领着林辰跟了上去。

来到练功房,也就是刚才周文打坐修炼地那间房里,周文手指一弹,一道青绿色的光芒从他指尖射出,无比迅疾地缠绕在了林辰身上。林辰身上一震,从眼神中传来一缕挣扎之色,随即消失不见,马上又变得一脸木然,呆呆地走到周文跟前的蒲团上面,盘坐了下来。

待他坐下,周文定神往他眉目之间看了好一阵,才轻轻地叹了口气,“果然是将要打通大周天的迹象。”转而又对周羁道:“小羁,你在打通大周天的门槛上也已三年了吧?”

也不知在这三年里发生了什么事,周羁再无三年之前的散漫之色,恭敬地道:“是的,父亲!”

周文眼神望向窗外,叹道:“自从三年前你通大周天没有成功,这三年里,我一直在修道界东奔西走。想为你找个再次打通大周天的方法,可这世上,有地事,一旦错过了,便再难挽回,对于我们修道者来说,通大周天乃是修行路上必经地一关,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可是一旦没有通过,那强大的灵气便会在经脉内沉积下来,使得经脉固化,以后再无寸进,即便是道法修为再高强地人,也无可奈何。还好,我在二十年前曾无意中帮过大雪山的大至道人一个忙。从他那里得到一个脱换真元的方法,可转换一个处于通大周天边缘之人的真气给你,帮你再通周天,只是这功法乃损人利己的逆天功法,虽然出于名门正宗。可数百年来未曾听闻有人用过,对你来说,也不知道是祸还是福,你可准备好了?”

“是的。父亲。都怪我心性修为不过关,以致父亲四处奔忙,只是如果我不能更进一步的话,也与凡人无异,如今修道界风起云涌,如果不能通大周天,我便不能为您效力,还望父亲成全。”周羁收敛心神。连忙答道。

原本,周羁以为凭自己的资质,打通大周天只不过是小菜一碟,可没想到居然失败了。他本来就是个向往花花世界地人,又怎肯让自己像那些凡俗人一样随着年龄的老去化为尘土,这才苦苦哀求周文帮他想办法。虽然周文乃是有道的高修,可这亲情一样难以舍弃,周羁又是他唯一的儿子。无奈之下。也只好帮他想办法。

“那好吧!”虽然知道儿子的话语言不由衷,周文长叹一口气。还是同意了他的要求。

过得片刻,周文随即又道:“这人如今已经到了打通大周天的关键时刻,既然你已经决定走这条路了,事不宜迟,你先去沐浴焚香,静心宁神,然后到他对面坐下,我为你二人脱换体内真元。”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