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山多山,全省大部分地区都是处在山区的包围中,一座连着一座,青翠可人,连绵不绝。

周文与林进这一飞,正好飞到一处荒无人烟的山区之中。

此时眼看林进就要追上正往地上坠落的周文,却见.从下面山川中突然涌现出一股青绿色的云烟,一把将周文包在了里面。

林进正惊诧间,一声龙吼突然响起,一个硕大的青龙头蓦地从周文天灵盖上伸了出来,直朝林进咬去。

慌忙之间,林进也顾不得施展什么法术,连忙往旁边一避,躲过了青龙这一咬。

谁知那青龙却并不追击,见林进因为躲避而在速度上缓了一缓,那青龙猛地一个转身,卷起周文的身体,在那青绿色云烟的掩护下,带起一阵狂风直往地下飞去,钻入地底不见了。

空荡荡的山林里,只剩下一片鸟鸣声。

林进这才明白,原来周文竟是凭着招阻了自己一下,借土遁逃走了。

再用神念往大地下面一搜,哪还有他的影子。

“这老狐狸!”轻吒了一句,林进也无奈,只好掉转方向,朝宁华市的方向又飞了过去。

回到家的时候,一家人正围在餐桌上吃早餐。

餐厅里放着电视,因为谈老爷子喜欢温馨的普通家庭的气氛,因此并不像其他那些富豪一样还有仆人伺候,吃得也很随便,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碗八宝粥。

见林进进来,谈老爷子连忙对林辰道:“辰辰,快去给你哥添双碗筷。”又对林进道:“小进你哪去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吃早餐了呢!”

林进也没想到他们仍没吃完早餐,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与周文打斗的事,在餐桌旁坐下,随口道:“出去活动了一下。大家继续吃,不用管我!”

这时正好9点,只听电视里传来一个主持人不急不迫的声音:“今天早晨长沙市发生一起奇怪的气象变化,在岳麓山附近,一场暴雨突然而至,可是在五公里之外,却是一片晴朗,令人费解的是。

今日在岳麓山附近活动的人们都信誓旦旦地声称在岳麓山上空发现一绿一白两个光团在高空移动,而且还伴随着一个随它们移动地龙形云雾。

不过据气象专家称,这是由于低空高电压引起的光学现象,绝不会是外星飞碟之类的,请大家不必恐慌。另外,由于早春寒气未过,提醒大家多穿衣……”

看了这则新闻,林进不禁一愣。微微摇了摇头,继续喝粥去了。

长沙某处私人住所内,周羁不停地搓着双手,显得十分焦急。脱换的失败,意味着他若想再进一步。

便只有转移灵魂重修才可以了,这其中不说风险如何,就算是一帆风顺,也至少要四五十年才可能重新入道。这叫周羁如何不恨林进入骨。

现在,他只盼父亲能把林进好好的教训一顿,最好把他灭了,只有这样,才能出他胸中之气。

正想着这些事情,屋中间的地面砖突然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一阵轻微的晃动之后,只见那地面砖有如一圈波纹般往四周散了开来。周羁心里一紧。

连忙小心提防着往波动中央看去,却见周文突然脸色苍白地自那波纹中央浮了上来。

在他身上,不时还可以见到一条条细微地雷电从身上游走,随后又没入了他身体里,只发出一阵滋滋的声响。

“爸,发生什么事了?”周羁看到他神色不对的样子,连忙走上前去问道。

因为这几年从未与人交手,林进也没有预料到自己发出的那一道闪电居然带上了一丝他本身的气息。虽然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

却由于真气本身坚韧悠远绵长的性质,在周文经脉内纠缠不休。

而且又能通过他体内的真气补充损失地电能,像快牛皮糖似的,极为难缠,这也是周文为什么一被电击,马上就不顾颜面逃走的缘故。

狠狠地吸了口气,周文闭目调息片刻,勉强压制住这道电劲,这才心有余悸地道:“我跟林进的比斗,输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周羁瞳孔一缩,既而平静下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道:“那小子有什么能耐?短短三年时间不见,居然能胜您?”

周文叹了口气,苦笑道:“若不是此刻我体内仍残留着他发出的雷劲,我也不愿相信他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没想到啊,一道普普通通地天雷被他发出居然会这么难缠,即使我已尽了全力,短时间内也只能压制而不能排出体外,也怪我轻敌了!”

“到底怎么回事?”周羁实在想不通神通广大的老爸怎么会被林进打伤,见他说得语焉不详,连忙又问了起来。

周文只好将与林进打斗的详细经过说了出来,又道:“阿羁,以后你还是不要再招惹林家的人了,还好我们并没有将林辰体内地真元和你脱换过来,否则的话,恐怕现在我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这次看他举重若轻的样子,恐怕还是留了手啊!”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