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吴松,林进不由一阵激动。上次与他见面,虽然只不过只相处了短短几个小时,然而从他身上获得的收获却是无比巨大的,且不说他一手将自己从监狱救出,送自己去盛都的路费的事,就凭他所说的“心中有道,天下无处不可修道”和“前辈高人漫步千山万水寻道,与自然相融合”的道理,可以说,就是给他指点了自己修行的方向和道路。

“吴老师快坐快坐,我先去给您倒杯茶!”虽然已经修到心如止水的境地已有很久,但见到这样一个给自己帮助巨大的人,林进还是一阵手忙脚乱地招呼起来,而没有去想他为什么会来。

“呵呵,林兄弟不必客气,我此次来是有事相求。”喝了一口茶,吴松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慢悠悠地说道。

“什么忙?”林进奇怪地问道。按照他目前的眼光来看,吴松身上修为究竟有多深,依然让他看不透,否则的话,也不会连他走进自己的房间都没有发现。可要知道,现如今就连周文这样的人物,也躲不开他的感应。看来,当初见到他的时候,还是把他估计得低了啊!或许,也跟那时的自己修为太低有关吧!如此想着,林进把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呵呵,”吴松依然笑着,只是笑声中带上了点严肃:“我此次来,其实是想向林兄弟借样东西一用!”

“哦?什么东西?”林进疑惑地道。

“星辰镜!”

“星辰镜?是什么东西?”林进一时没有想起,不明所以地问道。虽然他得到那面古镜已有三年之久,然而“星辰镜”这个名字他却还是第一次听到,不禁有点疑惑。

吴松却是不知这点,据他自天象所察,星辰镜这一灵宝,应该是落于林进手上不误。否则的话,他当年也不必花费那样大的心思那样大的代价去截转天道了,见林进表情不像骗人的样子,吴松不由一愣,道:“星辰镜难道不在你这吗?那是一面由一种特殊材质构成的古镜,有点像青铜……”

还要再说,林进突然想起自己确实得到过一面这样的古镜,而且还是自己地贴身之物。在得到的第一天夜晚。便引发了天上星辰的变化,有“星辰镜”这个名字,却也名副其实。不过这面镜子古怪透顶,即使以他目前的修为,也看不出它到底是什么做的,有什么用处。可这吴松既是自己的恩人,当初自己又曾暗暗发誓在无论如何要还他人情,林进也不管他目的何在。拉开胸口衣服一把,拿出那面古镜道:“吴老师,您说的就是古镜吧?若是需要地话,尽管拿去好了。”

只是这面古镜确确实实地救过自己几次命,一时倒有点舍不得。一拿到手里。星辰镜也似有灵,一直没有变化的镜面突然散发出无数点点的星光,其余地方也是寒星点点,密密麻麻地遍布在整个镜身上。投入心神往镜中看去,就像在一个静逸的夜晚看天上的星星一样,令人心神宁静。而且从那镜身上还传来一股隐秘的粘力,似是极不愿离开自己一样。

看到这情景,林进一时有些有些发怔,不知在这古镜上发生了什么玄奇奥秘,一时倒递不出手了。

吴松见状却是大笑,指着星辰镜道:“宝镜啊宝镜。你莫要慌,虽说四百年前你为我门中秘宝,但如今你既有主,我也不会将你强行夺去,只是借你神通一用,事成之后必定让你重归主人手中,到时你也有莫大好处。”

听他指着星辰镜说这话,林进一阵莫名其妙。然而吴松话音刚落。星辰镜却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一般,镜身上的点点星光蓦然消失不见。一隐一现之下,竟从林进地手中到了吴松手中。

“吴老师,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林兄弟,我便知你有此一问。”吴松拿起星辰镜往口袋里一放,这才淡然笑了起来:“不过此时为免给你惹上麻烦,尚还不方便与你解释,借你宝镜,我还需往昆仑一行,此去或两月,或三月,到时不管你在何处,我都必将宝镜送还,再将此中因果告知。另外,令弟与我有场师徒缘分,这是我门中秘法,参透之后可知天机,有移星换斗,改命换运的莫大威能,还请你转交于他。”说着,吴松又往口袋里一翻,拿出一本颜色古黄的小册子,郑重其事地交道了林进手中。

“莫非,您就是引我弟弟入道的那位先生?”接过小册,林进恍然大悟道。

“嗯!”吴松微笑着点了点头,“办完那件事之后,我与令弟还有一面之缘。时候不早,我也要去了,林兄弟,此镜在修道界关系甚大,你万勿告诉其他人此镜的存在,以免遭来灾劫,切记切记!”

说罢,便见吴松缓缓站起身来,往墙后一闪,就不见了踪迹,而在林进地感知里,就好像从未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来去无踪,这才真的是前辈高人啊!感叹一番,林进拿起小册子翻了翻,只见除了封面上写了“天机秘法”四个篆字外,里面尽是一些古怪的符号,应该是被下了某种禁制。

林进在屋内枯坐了数分钟,仍是算计不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但能帮他这一忙,不管他地目的如何,自己心里也又少了一桩牵挂,道心又圆满通透了一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林进走出了房间。

这时太阳已经出来,正是春光明媚的时候,走到山庄院子里,几许阳光温和地洒下来,顿时让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

几个佣人无所事事地在院子里晒太阳,显得十分悠闲。他们大多是在落闲山庄干了十多年的老佣人,隐约听到过这个林家大少爷有些特殊能力的事。只是林进以前就很少露面。后来又失踪了三年,这次一回来,这些佣人不免都对他有些好奇。而且谈老爷子又不喜欢摆架子,这些佣人也都习惯了山庄里平和的气氛,见他出来,都不怕生,纷纷拿眼光打量着他,显得十分好奇。

林进对各种各样的眼光都习以为常。自然没觉得什么,反而对着他们一笑,那极具感染力的笑容却让那些打量他地佣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过头,谈其他话题去了。

林进以前就很少来落闲山庄,这次回来,也只在山庄里待了三天,除了谈老爷子的房间和餐厅外。对其他地方还不熟。这落闲山庄房间的布置,也并不像是那种一般的山庄一样有规律,而是按照山庄所在山体的走势而建,就像山水画一样的随意洒脱,各处房屋都不相连。林进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林辰的房间找他。

想了想,他便朝那些佣人走了过去,向他们问道:“请问,你们知道林辰在哪间房吗?”

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连忙站起来道:“你问辰少爷啊?他吃过饭就去黑虎岩去了!”

“哦!那谢谢您了!”林进点了点头。对他微微一笑,朝庄外走去了。

在他走后,那些佣人对他自然又是一阵议论。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