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鬼城之中,又分为三层,外层乃修为低下的诸游魂居住之所;中层乃一些修为强大的鬼王居住之所;而最中间,则是鬼帝刘武的宫殿所在地。

只是因为被鬼帝以**力修筑在地下,从外面看去,倒是与最外层的建筑所差无几。

因为鬼帝修为超出林进许多,他也没有把握能完全不被鬼帝发现,灵机一动之下,便用潜神经将自己气息隐藏起来,再将身上的气息波动转化成一个小鬼的情形,果然被他逃过了鬼帝的神念探查。

这种精妙的气息控制,还要多亏了三年前周羁关于道既控制的道理,虽然与真正的“道”有偏颇,却也让林进在修行的路上对于自身的躯体还有气息的控制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

小心翼翼地躲着诸鬼,他慢慢地朝鬼城中央走了过去,见已经远离诸鬼,林进心念一动,空气中一阵意念力波动之后,他的身形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越是深入鬼城内层,他越是发现这个鬼帝不简单,这里的每一个建筑,都按照三阴循环图的阵势分布,环环相套,组合起来,便构成一座九曲连环聚阴大阵,源源不断的抽取着来自四方空间和地底的阴气,而吸取来的阴气又维持着整座鬼城的形体,以供城中诸鬼修炼之用,着实不凡。

在外面时还不知道,一到鬼城中心,他才发现鬼城中心居然是个足有数十丈方圆的广场,在四面建筑的包围下,林进惊讶地发现,在广场中心,只见一方巨大墨玉色石壁峭然而立,高十多丈。

宽五丈,在最上方有一块石体有如一天狼啸月之形,在它周围黑气浮动,显得异常阴森。

林进观察到,在这天狼张开的口处,阴气明显要比其他地方密集,而且与外界气息交流不停,显然。这地方就是进入鬼帝住所的入口。

不过为防万一,他还是没有贸然闯入,而是隐藏在一个角落等待起来。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在半空中只见两团黑气倏忽而来,直往狼口中飞了进去。

林进感应这两团黑气果然就是那两名鬼将的气息波动,不敢迟疑,连忙也也缩小身形,也往狼口飞了进去。

刚一进到里面。林进只感眼前豁然开朗,就像是进到另外一个空间一样,只见下方一个巨大的宫殿耸立着,其富丽堂皇之处,比起紫禁城也不遑多让。

看来这刘武死后也很注重享受啊!

不过与凡间地宫殿毕竟不同,这宫殿之中另有一处大塔,高出宫殿不少。

在塔的顶端挂着一块黑铁牌匾,上书“幽魂塔”三字。是鬼帝的平常修炼之所。

被他经过不知多少年的经营方才建成,远远看去,只见鬼气缭绕,魔云翻腾,每过一刻钟就有万道惨绿光芒从塔底放射而出,衬的这邪诡鬼地中透出几分威仪。

说起来,鬼帝这塔与林进得那云台仙阁还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都算得是另外一处空间。

不过这鬼帝虽然修炼数千年,然而没有**的支持,只能吸取和使用阴气,神通与那云台仙阁的主人差得不止万里,这塔自然也与云台仙阁差了一截。

威风是威风够了,却不够内敛,虽然经过他上千年的完善,却仍然难以把那些阴气聚到一处。完全不泄出来。

这塔分为三层。最高一层乃他自己所用,第二层是一些亲信鬼王修炼之所。最低层则是鬼帝这多年来关押敌手之处。而这塔下,便是那另诸鬼恐惧地玄冰狱。

那捉住冯万山的渠山鬼王虽说也是修行上千年,但没有好的功法和场所,只是区区一个普通的灵魂修炼而成,顶多是将其凝练成灵身,并没有多大本事,所以鬼帝才放手让两名鬼将去捉。

“报~”两名鬼将刚将渠山鬼王押入玄冰狱,便往塔上走了过来。

“进来!”鬼帝那颇有威势的声音远远传下宫殿,两名鬼将低着头将冯万山的魂石用一白托盘托着稳步入殿。

“禀帝尊,渠山鬼王已被投入玄冰狱,这便是冯万山的魂石,还请帝尊示下!”

“嗯!你们先退下吧!”鬼帝看了看那颗魂石,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两名鬼将不敢多言,往上一拜,小心地退了出去。

看得他们退出塔外,刘武那大大地袖子一挥,一道绿光打在冯万山的魂石上。

浇绿石的魂石上绿光猛涨,光华过后,只见冯万山现出身形,本来就惨白的脸孔此时更是露出倦意,原本挺得笔直的身躯已经变得佝偻,眼中光华不在。

“你就是冯万山?”鬼帝刘武稳坐在那槐木宝椅上,望着冯万山道。

冯万山在百多年前虽然也随诸鬼王参拜过鬼帝,然而那已是多年前地事,此时又遭渠山鬼王数年关押,哪还记得刘武相貌。

见放自己出来的并不是渠山鬼王,而且从其灵魂波动上传来一股强大得令自己无所抵抗的意念。

莫非是被另一个更加强大的鬼王得到了消息,把自己抓了去?冯万山心中一阵忐忑,看了他一眼便望着地面不敢再看。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