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李华堂,这次看你往哪逃。”手握宝塔,鬼帝对着半透明的塔里一团黑雾一阵大笑。

塔内的林进却是大惊,知道自己上当了。原来这家伙竟是摆了局等自己往里钻。

往外撞了几次出不来,黑雾突然一收,果然现出林进的身形来,心中虽惊,脸色却依然平静如常:“倒是被你胜了一局,不过,你认为就凭你手中这塔,便可以困住我几时?”

“嘿嘿,你们这些修道人,仗着点本事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如今落入本帝手中,本帝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几分能耐,如此,便让你先尝尝这地肺阴火的滋味倒也不错。

”刘武伸手往下方一指,地底黑火猛然升腾,将整坐塔罩了起来。

这地肺阴火,乃是地底熔岩肺泡中一股极其污秽的废气化成,至阳而生至阴,可燃道胎可蚀法宝,林进不敢大意,将逼来的火焰挥手打散,接着通体白光大作,护体气盾自然引发,将那阴火挡在身外……

“爷爷?呜呜,真的是爷爷~”在那乾坤袋中,正在迷糊的望着四周的小茵茵看到猛然出现的冯万山,试探了叫了一声,接着便哭了起来。

“茵茵?”查觉自己被人关入一个不知名的空间,冯万山正要运起最后一丝法力脱困而出,却正好看到牵挂多时的小孙女,心中顿时爆发出一阵万分惊喜之情,连忙冲上去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然而马上他又是一阵疑惑,怎么在这见到茵茵了?莫非也是被那神秘黑雾抓来的?

然而小女鬼却不知道他的想法,离别三年的感情一次性爆发出来,抱着他就是一阵哇哇大哭,止也止不住。

“乖孙女。不哭!不哭!”一把抱起孙女的冯万山,抹去小茵茵的眼泪,轻轻的抚摸着小丫头地头发。

口里安慰着小茵茵,但想到这三年自己受的苦和对茵茵的牵挂之情,自己脸上却止不住老泪纵横。

“茵儿,你什么时候被谁抓来了?你林进哥哥呢?”冯万山万万没有想到那黑雾就是林进所化,更想不到区区三年,他的法力变得如此厉害。

“是大哥哥带我来找你的。爷爷不哭。”小丫头抬起头将粉嫩嫩的双手伸到冯万山脸上为老爷子擦着眼泪。

“林进?他来了!他在哪?”冯万山往四周一看,只见这地方到处摆着些药材和瓶瓶罐罐什么的,却没有发现林进,顿时一阵莫名其妙?

“哥哥?就是哥哥把爷爷送进来的啊?他现在在外面跟一个怪人玩火呢!”茵茵一脸天真地道。

“啊?”冯万山看了看四面八方灰蒙蒙的空间,问明白茵茵所说的话,忍不住一声惊呼……

“李华堂,我倒要看看你能抗到什么时候。”鬼帝刘武一脸的凶残,阴毒的大眼狠狠地盯着塔内空间。

塔内的林进情况有些不妙。在这塔中林进吸收不了天地之气,完全是依靠本身的修为在这硬抗那鬼帝似乎无穷的地肺阴火。

虽然不过是过去了大半小时,然而自身地灵气却在抵挡阴火的过程中损失了将近小半成,这还是他见机得快,在自身周围用灵符布成一个防护阵法。减弱不少地肺阴火后的效果。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林进望着四周的空间,苦苦思索起来。

然而塔外的鬼帝在鬼城中吃了个不小地亏,正见不得他思索的样子,浑身阴气往那洞中又是一冲。黑焰燃烧得更加猛烈了。

林进被这阴火一冲,顿时感到压力大增,哪还敢分神去想其他事,连忙又是两道灵符打出,补充起阵法威力来。

也亏得他三年前为了做生意,在那六阳之地埋的灵符埋得多,一张灵气用光,又是一张打出。

在乾坤袋中的茵茵和冯万山就见到一个角落里一捆又一捆地灵符不断消失,时刻不绝。

冯万山问过茵茵的话后,也猜到了鬼帝对他不怀好意,再看到这不断消失的灵符,便知道外面林进与鬼帝交战一定很激烈,对林进能与鬼帝打成这个样子,心中不禁又是一阵感叹。

只是这乾坤袋另成空间,外面就算打得再激烈他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只是不知道茵茵凭空得了什么神通。竟然能透过乾坤袋的禁制清楚地看到外面情形。一个劲地叫嚷着:“啊!火又大了,哥哥脸好红。

啊!那怪人又吹黑烟了……”只有通过这样的话。他才勉强知道外面一点情形。

然而灵符再多也有尽时,也不知道那刘武是犯了哪门子疯,见林进一张又一张的灵符打出,竟是更加得劲了,好像不把他炼化就吃不下饭一样,三天来时刻不停地用火焰烧他。

林进见乾坤袋中灵符一张一张减少而对脱困没有半点进展,心中不禁一阵着急,这样下去,最多不超过半月,自己便会丧身在这地肺阴火中了。

“不行!得想个办法!”见鬼帝似乎丝毫没有累的意思,林进知道他是下了狠心要灭自己了,然而这地肺阴火着实厉害,除了摆成阵形地灵符外,其他无论什么灵符,一进入阴火中连泡都冒不出一个就会被阴火吞了。

而自己忙着抵抗阴火和布阵,又没空推算这幽魂塔的弱点,心中一阵发急。

“当断不断,反受其难!”又抵抗了半天,林进心中一发狠,干脆取出几捆灵符飞快地用真气在上面画好符文,在自己身周方圆五丈之内一层一层地布置起来。

如此一圈一圈地布置下去,一连布置了三十多圈大五行防御阵法,将那地肺阴火阻挡在外,林进回到阵中心,无比认真地看了一眼在阵圈外肆虐的地肺阴火,猛地斩断一切思绪,趺坐下来。

入定去了。

对于塔内情形,鬼帝刘武自然知道得一清二楚。从林进的修为来看,在修为上是比不得的他,然而他毕竟是没有形体的鬼修,不能吸取阳气,达不到那种阴阳融洽的地步。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这数千年来看着无数修道人飞升,而他自己却只能困在这小小地地方一直吸取地底阴气。以求达到阴极阳生地地步。

由此也可以知道,鬼修与修道人的巨大差距,这是天生地缺陷,根本不是后天的努力可以企及的。

然而就算是地底阴气,也很少有纯净的,想要达到这阴极阳生的地步实在太过缥缈了,就算是他,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能达到。

而直接吸取阳气却只会让自己体内阴阳不调、因此他才想要找到那种位于阴阳交融地灵体,只有炼化那种阴阳灵体,他才有可能重新吸取阳气,调和龙虎。

而他这个幽魂塔,看似强大。实际上却有着非常严重的缺陷,那就是,只要这塔中的阳气在一瞬间胜过阴气,便可以将这塔攻破。这道人修为比起自己来是比不得自己。

然而怕的就是他有什么阳性法宝或是他自爆修为,全部转成阳气,这样一来,自己虽然还有把握能制住他,这件自己辛苦炼制的法宝却会被毁了,这也是他一刻不停地催发阴火的原因。

此刻见林进如此动作,刘武心中一凛,连忙加大了向地洞中催发阴火的力度。地火一阵猛冒,燃烧在那三十多层防御阵上滋滋做响。

不到片刻功夫,便有二十多层被地肺阴火破去。

然而就在这种紧急状况中,林进大脑的运算速度越加迅速,就在防御阵法被阴火烧得只剩五层地时候,林进猛地睁开了眼,眼中冒出一缕精光。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