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一搭上林进的手,冯万山就感到他体内有股莫名的吸力,而自己那丝气息就像泥牛入海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感到林进体内的经脉就像一团乱麻般,错乱的厉害。而且全然不见了修道者那般粗壮的经脉,反倒如一根根将要断掉的细麻一样,惨不忍睹。

冯万山顿时心头一怒,回头对茵茵斥道:“死丫头,我叫你好好照看好林兄弟,你是怎么照看的?”

“我……我……”茵茵见爷爷须发皆张的样子,吓得哪还说得出什么话来,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其实也怪不得她,须知,自她身死之后,由于灵魂残缺不全,她的心智一直是个小女孩,迷迷糊糊的。

即使是在这些日子渐渐恢复神智,也不过是比之前好了一点,又哪懂得什么人体经脉?因此平日里她也就是见林进稍有不对就渡些灵气过去使他安稳罢了。

林进见状连忙阻止道:“前辈,不怪茵茵,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不过是有些走火入魔了,不碍事的!”

冯万山看了看正在大哭的孙女,又看了看林进,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不过他也不知道林进身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一想到他昏迷了七月之久,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小问题。

只得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唉!那林兄弟你有办法康复吗?”

“应该没问题,毕竟,我现在的苏醒,不就证明了我正在好转嘛!”林进安慰两人道。

冯万山一听也有道理,稍稍放下了心。

然而林进却明白,自己昏迷那七个月,估计是丹田出了问题后不住地吸收自己留存在经脉内的真气。

结果导致神经承受不住那巨大的痛楚造成的,现在,自己体内真气已经完全被吸收干净了,自然也就清醒了,然而以后会发生什么变化,是好是坏,他就不知道了。

不过有一点他却可以肯定,那就是身体变化的几率绝对会比变好的几率高。因为他现在已经感到,自己体内地经脉有不少已经在崩溃之中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了下自己的思绪,林进淡淡地道:“冯前辈,我有一事请您帮忙,不知可否?”

冯万山连忙道:“林兄弟请讲,只要老夫能办到的,即便是再难的事。老夫也绝不推托!”

“也不是什么大事。”林进缓缓出了一口气,沉默片刻,这才道:“我有一个徒弟,被我放在外面历练,原本是想让他一个人生活一两月就接到身边的。

给的生活费也不多。却不想中途耽误了,到如今也快一年了,那孩子虽然跟我学了些东西,有些基础。但世情险恶,那孩子我有些担心,还请前辈帮我去照看一番。”

冯万山一听是这种小事,拍胸脯保证道:“没问题,林兄弟是因老夫受的伤,那此事我也有责任,不知那孩子叫什么名字,现在在什么地方。老夫现在就去。”

林进把许易的名字和他当初落脚地地方告诉给了冯万山,又道:“茵茵这丫头也随你去吧,我可能要闭关一段时间,她也这么久没去外面了,去玩玩吧!”

冯万山也怕茵茵不懂事影响林进闭关,而且自己身为灵体,飞行绝迹,找到许易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耽误不了多久。于是点了点头。

“前辈现在就去吧,我闭关修养几天。会好起来的。”

“那你多加保重,我去了。”冯万山见他如此,也不好多说什么,一拉茵茵,便朝外面飞了出去。

“终于让他们走了!”

见他们飞出云台仙阁,林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思虑一番,他实在想不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会变得怎么样,为免他们担心,于是打出几手法诀,彻底关闭了云台仙阁的进出之途。

还好云台仙阁的最高操作方式是以精神力进行的,否则的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思虑万千,不久之后,林进眼睛缓缓闭下,不知不觉中便忘了身上疼痛。

渐渐地,他地血液流动开始减慢,心脏跳动也变得越来越慢,到最后,竟似完全停止了跳动,鼻息也是若有若无,就像死了一般……

这种状态,实为修道者提升修为,修复己身的不二法门,早在数年之前,林进为救飞儿落入悬崖激流的那次,就曾进入过,后来随着修为的提高,尤其是对天道感悟的提高,他进入这种状态也便不是那么困难了。

这次体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居然糟糕到如此程度,简直是到了生死一线地境地。林进在经历大痛楚之下,再无其他退路,便自然而然地进入了这种状态。

无眼耳鼻舌身意,一尘不染;如梦幻泡影露电,万法皆空。这便是他如今状态的最真实写照。

此时的他,所有的一切感官,听觉、视觉、触觉、味觉、嗅觉全都不见,包括人类一直停止不住地精神思绪,也都化为空,再无一点念想,整个人都好像从这个世界脱离出来,不存在了一般。

然而正是因为没有了这一切的干扰,牵制,他身上的潜力真正开始显露出来。

所有的肌肉组织、血液、器官,乃至最微小的细胞的活性起码比平常大了十倍以上,无比快速地修复起他身体已经损坏的组织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