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师兄,王师兄,可有什么发现?”那道者一落下飞剑,便向二人立足处走了过去。

这时仍然有不少的余震,这里又是悬崖边,一些碎石在震荡下不住地滚入悬崖中,发出一阵阵轰隆隆的声响,然而那道者走在这震荡激烈的地方,却如履平地一般,半点不受影响。

那两名道者见他到来,其中一名头也不回,仍旧死死地盯着悬崖下方,神情显得有些木讷。另一名穿蓝衣的道者却面带热情地向他招呼道:“徐师弟,你来了。

我和你王师兄无意中发现此处断崖所发出的灵力波动远比其他地方要强,而且波动异常混乱,毫无规律。

据我和你王师兄推断,此处应该就是地震爆发的源点了,是以传讯让你来看看!”

“哦?那通知师父师叔他们没有?”不多时,那姓徐的道者已经走到二人所在位置,往断崖下看了下去。

“还没有!”蓝衣道者略带讨好地对他笑了笑,道:“这不是无法确定嘛,我们道法修为都不如徐师弟,万一错报了,我和你王师兄也少不得受些责骂,是以请徐师弟过来看看,借师弟玄元宝镜辨认一番。



也是冯万山运气,这被他追踪的道者本名徐天放,明面上是峨嵋派执法堂长老徐元启的亲传弟子,暗地里却是他的私生子,在峨嵋三代弟子中,虽然道法修为只是一般,然而地位却是尊贵无比,非是其他三代弟子能比。

另外两名道者,一个叫张天舒,一个叫王天玄,都是徐元启师弟蒋元和的弟子,只是蒋元和虽然也属二代弟子。

然而道法修为却是最低档次的那种,就算是他亲师兄徐元启也不太看得起他,因此张天舒才如此巴结徐天放。

否则的话,以这断崖处散发出来的异常灵力波动,即使不是真正的震中源点,也有探查一番的价值,又怎么会传讯给徐天放,让他去邀功。

不过徐天放倒似乎是习惯了张天舒地恭维。不置可否地轻轻“嗯”了一声,便自顾自地看了起来。

张天舒对他的态度并不介意,只是轻轻的拉了一下王天玄。

王天玄这才回过神来,在张天舒目光的强烈示意下,不情不愿地指着断崖下面几处地方,对徐天放讲解道:“徐师弟,你看,就是那。

那……还有那,灵气波动异常絮乱,好像不是天然形成的!”

冯万山把茵茵安置在一边,悄悄地飞到三人头上。听到王天玄的话,也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

在王天玄所指的几个地方,一股极强地灵力波动不住地散发着,而且随着这种波动的一缩一放,大地上就随之传来一阵阵的震颤。

显然这种震荡与断崖下面那几个点的灵力波动有着极为紧密的关系。

徐天放稍一动念,便感觉到了这种异常,顿时心知是张天舒送给自己的功劳。

他也不动声色,只从怀里取出一面古香古色的小圆镜道:“果然有些古怪,待我用玄元宝镜探查一番!”

说罢运起真气一激,那面小镜顿时发出一道青盈盈的光芒,往断崖下灵力波动异常地地方射了过去,同时。在镜面上渐渐浮现出一副影像来。

青光照处,那波动就像是有生命般,顿时合到了一处,而且就小了许多,似是在躲避什么一样在乱石之中移动起来。

冯万山的目光也随着那青光看了过去,想要看清那里到底有什么玄机。

这时,手持宝镜的徐天放似乎看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轻“咦”了一声。另外二人见状连忙把头凑了过来。待看到镜中事物,先是一愣。

随后脸色一变,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冯万山这时仍没有看出那灵力波动的地方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来,看到他们三人地异状,连忙把目光转到了那面小镜子上面。

粗一看之下,冯万山还没觉得什么,可过得片刻,待他想起镜中东西来历的时候,却惊得灵魂一麻,险些露出行藏来。

那镜中,其实并没有什么稀奇之物,只不过是短短不到拇指大一截碧绿的藤条,而且,这根藤条似乎还只是一根长藤上的一点末端。

可这却丝毫不敢让这看清楚这藤条长什么模样地几人小看它。因为,这种藤条,乃是具有强大灵气的洞天福地的灵脉所化,也只有洞天福地的灵脉,才有能力化做这么一段灵根。

同时,这种灵根也是洞天福地的精华所在,灵根在,是为福地;灵根亡,福地变险地。

原因无他,天地之道,本就是相生相克,至险之下有大福,就像那昆仑仙境,长白福地,一个立于万丈山刃、刮骨寒风之中,一个位于火山边缘,都是至险之地。

而这块地方,本也是大陆板块交接之处,地火沸腾之上,本是奇险无比。

可就是这块险地,无数年来所积蓄的能量,正因为被这灵根吸去,因此爆发不出来,反倒默默地影响着周围的环境,使其变得郁郁苍苍,秀气逼人。

可一旦失去这灵根的镇压,地下地凶险就将毫无阻碍地释放出它的能量,造成难以想象的破坏。

看来,定是有人不知好歹地把灵根取走了,这才使得地壳震荡,形成这么大的地震。

可是,灵根都是通灵之物,即使是道法通天的修道者,也万难见到,又是谁,能把这灵根取走呢?三人一鬼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思索中。

“张师兄,王师兄,此事事关重大,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去禀明师门长辈吧!”还是徐天放最先清醒过来,话音刚毕,便架势着飞剑往断崖下飞了过去,用玄元宝镜照着那截灵根,一指剑气发出,便将罩在灵根之上的岩石射为齑粉,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那截灵根。

灵根刚入他手。地下一阵巨大的波动瞬间传来。

张王二人心有所感,叫声不好,连忙上了飞剑。刚一纵到空中,在他们脚下的那片断崖就像一叶处在大浪里地小舟一样上下翻腾起来。

巨石滚落,泥土乱飞。只不过数秒地时间,那片断崖,包括周围的几座小山,就崩塌了开来。轰隆声阵阵,久久不得平息。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