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冯万山并不清楚云台仙阁里面发生的事,依然在外面守护着,可是不想,一直在外面守护了五六个月,树叶都枯萎了不少了,云台仙阁里却依然没有声息。

这时,冯万山才感觉不妙了,须知,林进可不像他们这类灵体可以不要进食。

虽然修道者修到一定程度可以辟谷,然而这都是有个度的,因为辟谷并不是修道者为节省粮食而发明的功法,而是调理身体的一种法门。

不进食,除了可以清理体内由谷物产生的秽物、毒素之外,还有另外一大功效。

正所谓虚其腹,实其志,只有没有了饿的感觉,没有了各种各样的口腹之欲,才能明其道心。否则,悟道悟到关键之处,突然肚子“咕噜”一叫,那还悟什么道。

可是,无论是怎么高明的修道者,只要没达到成仙了真的地步,就不可能一直辟谷下去,仍是该吃吃,该喝喝。

毕竟,人既然生了一副肠胃,那么肠胃就是吸取外界能量和营养的最简单最本能的途径,而且人体所需补充的一些微量元素什么的,也不是靠吸取天地灵气能补充的。

传说中那些辟谷三年两年的,并不是完全不吃,而是以少量松子、松叶或以一些营养高难消化的药材自炼丹药为食。

而完全不食的话,据冯万山的经验,一般的修道者,辟谷三个月,已经算得上是小有成就了。辟谷六个月,则非修道有大成就者不能达到。

按冯万山所想,在林进的乾坤袋里是有些食物,但就那点东西。也只够他两个月吃的,也就是说,林进起码辟谷了将近四个月,那已经是修为有成者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以林进大战鬼王时所表现出的修为来看,冯万山推测他顶多也就能辟谷四五个月。

可时间将至,云台仙阁却依然没有一点要打开的迹象,这叫他如何不急?可他又不敢硬闯,因为他知道。

修道者在闭关之时,全身精气都以一种最原始地轨迹运行,受不得半点惊扰,否则真气一乱,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当场死亡。

是以修道者闭关的时候,都得找个绝对安静,不会被人打扰的地方。

冯万山心里虽然急。却也没有办法,只好耐下性子继续等候……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二月,对于人们来说,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事,不管多大。总是很容易忘记的。

对于半年前的那场灾难,还有不久之后的奥运会,这时已经对人们产生不了什么影响了,有的。仅仅是一种回忆罢了。尤其,对于没有亲身在现场感受过地人们来说。

进入寒冬,第一场雪在别的地方也已经下过了,虽然有点冷,但天气却还是晴天,算得上是个好天气。

不过在得知又有大规模寒潮来袭的消息后,长沙,这个一直像火炉一样。

在人们印象中有点闹的城市,在这个冬天也变得冷清了起来,没有办法,经历了去年的雪灾,人们心里对寒潮这类现象已经有了种隐约的畏惧。

尤其是经历了今年的几次大事,更让人们心里隐隐有种阴晦的感觉。

不过,对于那些开着诸如麻辣烫和火锅地小摊来说,这种天气却正合他们的心思。一家家生意火爆得令人眼热。而往往这时候人流最多的地方。就是那些小吃街。

时近傍晚,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非常突兀地出现了一条小吃街的路口。说他突兀。

是因为没有人发现他是怎么出现地,就好像前一刻还没有人看见他,可一转眼突然却出现了一样。

人们纷纷把好奇目光投向了他。

这倒不是因为他突然的出现,事实上,发现他的人都以为他是从哪个拐角里走出来的,毕竟,这里地道路四通八达,从哪过来的都有可能。

大家好奇的原因并不在那个少年身上,而在他旁边的一条狗身上,因为,大家从来都没见过有这么大的狗——无论是现实中还是电视里。

这条狗不知是什么品种,长着一身金黄色的长毛,但可怕的是它的身高,居然比起它身边那个少年来都矮不了多少,身体更是粗壮得和一头老虎一样,光是远远地看着,就让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压抑感,让人只感远观而不敢靠前。

但细心的人却可以发现,这条大狗的眼神十分的平和,远没有诸如藏獒等猛犬眼神中或凶暴、或无视一切的样子。

它只是平静的看着前方,淡淡的目光,仿佛经历过许多事一样,令人有种它不是条狗,而是个人地错觉。

光一条狗就如此神骏,那么,拥有如此一条狗地人,会是什么样的人呢?人们看过狗后,不由把好奇地目光重新投向了它身边那个少年。

但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那少年样貌普普通通,身上衣服虽然还算干净,但明显是几十块钱一件的路边货,毫不起眼。

不过,最另人感到鄙夷的,还是他脚上穿的那双鞋子,那东西,还能称得上是鞋子吗?整个鞋底都烂掉了一半,沾满了尘土,就差没露袜子来了,整个一双从垃圾堆里拣出来的垃圾嘛!

然而少年对人们的眼光却视若无睹,在街口微微一停,便朝一个路边小吃摊走了过去,大狗亦跟着他慢慢走了过去。

“老板!有什么吃的吗?”少年说着一口带有浓重外地口音的普通话,向小吃摊老板问道。

这小吃摊老板刚才也在打量那条大狗,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奇怪的少年会朝自己这走来,尤其是那条大狗,隔远看还好,直到走到近前,小吃摊老板才发现这条狗是多么的巨大,虽然它并未露出什么攻击性,但就凭那巨大的体型。

单单是往他面前那么一站,那股迫人的压抑感就让小吃摊老板一阵心慌。

看到小吃摊老板看着大狗愣在那里久久不说话,那少年心知这又是一个被自己伙伴吓到了的人。

于是笑了笑,以一种温和的口气道:“放心吧,它不咬人的,你这有吃地吗?”

那小吃摊老板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点头说:“有有有,你要吃什么?我就给你做!”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