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还不到九点,然而大街上,却已经见不到一辆车、一个人,就好像这些车和人在突然之间都消失了一样。

静谧的夜空中,顺着公路延伸过去的路灯散发出淡淡的白辉,显得一种诡异的冷清。

许易知道,这绝不正常,他的心头有些发麻。

阿黄仍旧低声地嘶吼着,眼中流露出一种凶厉的目光。

他停了下来,轻轻抚摸着阿黄背上的毛,希望能藉靠阿黄给他一点安全感。

然而以往十分柔顺的毛,此刻他摸起来却像是针毡一样,极为刺手,这让他感觉到阿黄此刻的紧张绝不下于自己。

夜,越来越安静了,到最后,许易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脏“噗通”“噗通”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大街上显得十分刺耳。

“小朋友,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在逛街啊?”正紧张到极点的时候,一个和蔼的声音突然从他们身后响了起来。

“谁!”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许易只觉全身毛发一炸,与阿黄同时转过身来。

在他眼前,只见一个年约三十余岁,长得极为俊秀的男子正好整以暇地站在离他们不到五米远的地方,目光毫不掩饰地在他和阿黄身上转来转去,显然对他们极感兴趣。

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个人,阿黄心中立马有一种巨大的威胁感,连忙微微俯下了身子,嘴里冲他低吼着,露出一口凶利的牙齿来,摆出一副最好的攻击姿势。

“你是谁?”许易警惕地望着他,从他身上,许易感到有一种类似师父身上的气息。却又比师父身上的气息深沉了许多,这让许易不敢轻举妄动。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你。跟我走吧,小朋友!”那人地腔调有些古怪,露出个古怪的笑容,向他伸出了手。

“呜……汪……”

见到他这个动作,一声炸雷般的吼叫声突然从阿黄嘴里响了起来。后腿瞬间发力,闪电似的朝那人扑了过去。

“阿黄,不要……”下意识地,许易觉得这人不好惹,见阿黄扑上去,连忙喊了出来。

可这时候已经迟了,就在阿黄扑到那人面前,几乎连嘴都要碰到那人手掌的时候。

只见那人翻手一指,整个空间好像静止下来了一样,阿黄就保持着咬人的姿势,停在了半空中。甚至就连那眼神,都一如既往的凶狠。毫无改变。

“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见阿黄被制,许易又惊又怒,却又毫无办法。

“我说了,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那人微微一顿,摸了摸静止在空中地阿黄的头,续道:“还有这条小狗!”

被他摸过,阿黄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噗通一声掉了下来,趴在地上不住的喘气。它的眼神依旧凶狠,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支撑了几下。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你把阿黄怎么了?”

许易没想到平时勇猛无比的阿黄在这人面前居然毫无反抗之力,见到阿黄疲软无力的样子,许易飞快地扑到了阿黄身前,把它护到了自己背后。

“不用担心,只是让他休息一下。小朋友,看来你和这条小狗福分不浅那,居然被你们得到那万千修道人梦寐以求却得不到的天地灵根,不过还好。还没有被你们炼化。

现在。跟我走一趟吧!”那人一边说着一些让许易摸不着头脑的话,一边朝许易走了过来……

丛林中。冯万山和茵茵正在离云台仙阁不远地一个树洞中调息着。这里本是阴气充沛的地方,对于他们这类灵体来讲最适合不过,不用来修炼,倒是可惜了。

只是随着他们的修炼,此地阴气重得厉害,那些原本生活于此的动物受不了,纷纷都离去了。

“冯老,茵茵!”

幽静的森林中,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冯万山和茵茵同时睁开了眼睛,只见林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们跟前。

“林兄弟,你出关了?”“哥哥,你终于出来了……”爷孙俩兴奋地看着他,悬了几个月地心总算落到了肚里。

“嗯!”林进的眼中浮现一抹暖色,道:“这几个月,有劳你们了。”

“没什么,没什么,只要林兄弟没事,老夫就放心了。

”冯万山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既而往林进身上打量起来,想要看看他到底恢复到什么程度了,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看不透他了,不由惊异地道:“看来,林兄弟此次闭关又有突破啊!”

林进微微一笑,“侥幸而已,冯老,茵茵,我恐怕要离开这里了,不知你们有什么打算?”

“哥哥你要离开我们吗?”茵茵一听他要走,连忙拉住了他的衣服。

虽然这一年来林进要么昏迷不醒,要么闭关,但茵茵对他的依恋却是有增无减,在心里只觉得他是除爷爷外最亲地人,此时一听他要走,一双大眼睛里马上浮现出一层雾气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