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自从苏醒过来,林进就发现自己那一身真气居然与原本位于丹田和脑海中的那种星辰之力纠缠到了一起,异变成了一种就连他都搞不明白的怪异气息。

非常神妙的是,在冥冥中,他感应到许易有危险,甚至就连许易遇到危险时所处的环境,也无比真实的在他脑海里现实了出来。

而更为奇特的是,当时告别冯万山和茵茵,他不过是想快点飞往许易出事的地点,却没想到刚要起飞,他就发现自己居然一下子就进入了一个非常奇妙的空间,这个空间的时空似乎与现实的时空有着极大的不同,虽然感觉自己飞行的速度并没有改变,但奇怪的是,只不过花了大半个小时,他就从那个不知明的原始丛林到了许易遇到金昌珉的地方,比他预想的起码要快了十多倍。

这些神通的来历,远比当初悟通穿墙术和隐身术更让他觉得莫名其妙。但此刻徒弟有危险,也让他顾不得想这么多,只是隐约知道这事和自己体内的那团宇宙星辰有关。

而体内的那团星辰来源,又与那面被奇人吴松借走,看来要真正弄明白此事,恐怕还得以后遇到吴松问他才清楚了。

或许是身处此山中的原因,林进对于自己的变强大虽然有些明了,但具体强大到什么程度,却还是不清楚。

尤其是自己真气的性质,在被那星辰之力同化之后,似乎有了很大变化,但具体的性质变成什么样,他却又分辨不清。

只觉比起以前他偶尔感应到的天地呼吸的庞伟也毫不逊色,隐有一种浩瀚无疆的感觉。但想那天地之气,去时无影无踪,来时铺天盖地。

一呼一吸,就是云雨雷电,浩大得难以想象,自己区区一个人体内含的气息,又怎能比得上天地之气?下意识的,他把这种感觉否定了。

制住金昌珉,林进只觉对方地真气虽然看起来庞大,然而比起自己的来说却驳杂不纯得很。几乎一个动念,就知道了他真气运行的方式和性质。

在他看来,这是他修炼功法太差的缘故。

就这点修为,还敢来华夏搅事,简直不知死活。

林进对这棒子毫无好感,一想到许易差点被他害了,他也不讲究什么功德、善心,直接就把搜魂术用上了。

修道人对于脑海神识的防御。各人有各人的的方法,金昌珉就是将一团异常柔韧的真气将自己地整个大脑都包裹起来。

一般情况下,在这团真气的包裹下,就是用铁棒砸他的脑袋,那变弯的一定是铁棒。他的脑袋一定没事。事实上,他在韩国官方高层也是非常有名的一个大师。

刚出道的时候,为了在那些高官面前证明自己的不坏神通,曾经有一次。他让起重机吊着一个十多吨重地铁块,从二十米的高空砸下,而他站在下面不动。

铁块砸下,铁块与他头接触的地方,铁块上被砸出一个洞,金昌珉所站的水泥地面也被震裂出几条大缝,可他却一点事都没有。

顿时将观看他表演的一堆韩国高官震得一愣一愣,从此以后。要人给人,要钱给钱,暗地里被奉为“国师”。

后来,更是在与日本一些阴阳师地交战中轻而易举的将对方击毙,可见其厉害。

不过,这些神通**,鬼怪异闻,现实中虽然存在不少。但在国际上都是被默认禁止的。

从没有哪个政府会把这些摆在老百姓的面前,而是千方百计地将这些东西当做传闻、故事来说。听得多了。

又没机会见识到真正的神通**,时间一长,老百姓们自然也就把这些传闻都当作是别人编造出来的了。

不然的话,如果真的不存在,为什么各国有那么多高官会迷信一些大师们?甚至连建筑布局都无比严谨的按照风水走势来布。其中自有道理!

金昌珉确实也有些本事,林进摸着他脑袋百汇穴上,刚想把真气透入他的脑海,马上就感到一种非常强大的弹力从他头顶百汇穴里透了出来,险些把他地手都震了开去。

他一惊之下,连忙加大了真气的输入。

由于本身被制,保护大脑的那团真气也做不出什么巧妙的攻击动作,只是不停的将林进的真气弹开,不让它入侵进去。

可是林进体内真气源源不断,金昌珉从丹田通往头顶的经脉却被林进完全截断,此消彼长之下,那团无比柔韧的真气已经被消耗得越来越弱小,眼看就要消耗干净了。

金昌珉急得要死,眼珠就像滚珠一样转得飞快,却没有一点办法。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身为一代宗师,天生就有神通地人,居然在这一刻像小白鼠一样被人玩弄。

而且对方将要玩弄地,还是自己最重要的大脑。

或许是情绪波动得太厉害地缘故,突然间,他只觉凝固的丹田处竟然有了一丝松动,一缕真气从中透了出来。

觉此变化,金昌珉心中大喜,连忙小心的操纵着这缕真气,沿着任脉一直往上到达咽喉,一举冲破林进对他喉咙的禁制。

一股清凉的感觉顿时充斥了他的喉咙。

这时,林进已经把他头顶那团真气磨得只剩最后一点了,眼看就要透入他的大脑。

金昌珉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大师,饶命!大师饶命啊!我错了!”眼泪如水一样流了出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