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珉来到机场,很快就有一个穿着黑色的西装男子走上前来,稍微辨认了下的容貌,便从口袋取出张机票,用韩语道:“金先生,这是您的机票,23点15分的。”

金昌珉接过票看了看,确认无误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完成上面交代的事,那名男子热心的道:“金先生,请问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不必了!”金昌珉一摆手,自顾自的往候机厅走去了。

看了看表,这时候离飞机起飞还有四十多分钟,金昌珉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闭上眼,整个神识沉入了体内。

林进禁制的毕竟只是他的经脉真气,而不是他的神识。

神识一经沉入,内视之下,只见经脉内,到处都是银白色的小点,像一张巨大的网一样,将他体内所有经脉都缠了起来。

尤其是丹田处,更是密密麻麻如星罗棋布般布满了那种银白色小点。

不用说,这些银白色小点就是封锁自己,让自己不能动用真气的罪魁祸首。

一开始,他也不急,只小心翼翼的,用神识分出一股精神力往丹田内潜去,希望能调动起丹田内庞大的真气,将这些银白色小点炼化,冲破。

可很快他就失望了,这股精神力往其他地方去都没问题,可一靠近丹田,那些密密麻麻的银白色小点马上就发出一波刺目的光芒,刺得金昌珉神识一疼,直到远离这些银白色小点,他才恢复过来。

不信邪之下,他又让神识变幻成各种形态,从各方位向丹田试探,可无一例外的。无论他的神识用什么样的强度,什么方位,都是一接近丹田就被那银白色小点刺得一疼。

而且,经过十多分钟的试探,他发现那些银白色小点非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有了变强了迹象,而自己的神识却好像有减弱地趋势。这让他吓了一跳,不敢再试。

这家伙给自己布的究竟是什么禁制?

退出内视状态。金昌珉又是咬牙切齿又是惊疑不定,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思来想去,自己所懂的所有法门里,竟是没有一种办法可以破解这种神秘的禁制。

“邪法!一定是邪法,华夏道士的邪法!”

无法可想,又从没有见过这种古怪的禁制手段之下,金昌珉喃喃地咒骂着,连同整个华夏的修道者都骂了进去。

失神的仰坐在椅子上。金昌珉只觉全身都软了一样,没有一点力气。这次地事件,对他来说,恐怕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打击了。

失去神通,就意味着他将变成一个普通人。甚至连普通人都还不如。因为,凭着之前他所做的一些事迹,早已成了国内很多高官眼中的神。

可他知道,神也必须有神的能力。

才能做神,享受凡人的供奉,一旦失去神的能力,那么,不要说金钱权势,就连国内那些对他崇拜不已的高官们,恐怕都会将他当作小白鼠来研究吧?

但他又不敢回到林进那里,因为如今地处境来。他更怕面带林进那凡事都无所谓的脸孔。从林进见到他说出“棒子”这个词开始,他就知道,对方对自己是何等的厌恶。

对于一个厌恶自己而且可以随便捏自己的人来说,即使自己再听话,也极有可能随时被他捏碎。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摆脱这种状态。”

金昌珉大叫一声,“噌”的一下从座椅上弹了起来。

旁边一个穿红衣服地女子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不禁白了他一眼:“神经病!”

金昌珉顿时对她怒目而视,想他堂堂一国家级“大师”。就是自己国家的元首见了也要尊称一声“大师!”这一个小女子居然敢说自己神经病?

当即就要发作!

可就在这时。看着那女子,金昌珉脑海中突然闪现一抹灵光。

邪法!华夏道法里。不是经常有传闻说女子的经血和黑狗血能破邪法吗?而且那银白色小点一看就知道是洁净无比的东西,肯定怕污秽一类东西。

若换了平常脑袋清醒地时候,金昌珉肯定不会这么想,可现在他等于是被林进逼到了绝路上,任何一线的希望,都不会被他放过。

想到这个可能,愤怒顿时转变成一种欣喜。

对于体内存在这个禁制的恐惧,在知道这种方法可能能破解体内的禁制后,金昌珉是一分钟都不愿意等了,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找黑狗血肯定是来不及了,但女子经血的话……

金昌珉转身就往厕所的方向跑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