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长沙,灯光明亮。

等许易和阿黄恢复视线,才发现自己居然被师父带到了高空之中。

往下看去,只见一栋栋或高或矮的楼房像积木一样,错落有致的摆放在城市中,五颜六色的灯光如无数明亮的星辰,点缀在城市之中,将整个城市映照得五彩缤纷。

尽管已经一年前经常坐在云台仙阁上俯视下方的城市,但被林进带着在这么高的空中往下俯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脚下半点立足之地都没有,许易仍然感到一阵惊慌。

也顾不得欣赏如此美景,求饶的看着林进道:“师父,您那云台仙阁呢?能不能变出来让我站着,我,我有些害怕。”

反观阿黄,虽然被林进一手拎着脖子后那块皮,却非常惬意的用四肢一下一下的在空中扒拉着,就像游泳一样,显得十分自得。

林进斥道:“有师父在,你怕什么?修道之人当无惧生死,区区高空就把你吓成这样,以后还怎么修道?看看阿黄,就比你镇定多了。”

许易毕竟年幼,修道时日也短,虽然在大灾难中逃了出来,但依靠的,多是阿黄的神异。他自己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难关,又怎么会有那样镇定的心态。

他看了看阿黄,看了看林进,又看了看脚下,仍是忍不住心中害怕。却又不好开口求饶,只好一脸可怜的看着林进。

林进被他看得心软,无奈地摇了摇头,松开阿黄,对脚下一指,一时间风声大作,丝丝云彩被汇聚了过来。在他们脚下形成一团五米见方的云团。

许易踩了下去,只觉软绵绵的,却又坚韧非凡。最主要的,是这团云彩让他的脚踏到了实处。

他的一颗心顿时落入了腹中,这才盘膝坐下,带着欣赏地目光看起长沙市的夜景来。一边向林进问道:“师父,飞机就要开了,你准备怎么办?拦机吗?”

就像以前在云台仙阁一样。阿黄照样安安静静的趴在云团边缘,静静的,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下面。

林进奇怪的看着许易:“一年没见,我才发现你皮了不少啊?嗯!这样不错,不错。”

林进一年前带着他到处游玩,并叫他在人群中生活一段时间,就是因为他小时候受到的伤害太多,精神中有个巨大的创伤。这才让他融入人群。

好让他从人们地生活中,看清这个世界,认识人世间的真、善、美,假、丑、恶等种种形态,并最终解开他心中的那个结。现在看来。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至少,以前在林进面前从来一丝不苟的许易,现在也会开他的玩笑了。

“呵呵!”许易笑了笑,显然心情十分畅快。

事实上。这半年来,看多了生离死别,他对林进传授的“道”,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虽然并不能用话语来说明其中地意思,但看透了之后,心胸自然宽广了许多。

小小年纪的他,身上也渐渐显现出一种修道人特有的淡逸气质来。

“师父这次带你到天上来。除了带你玩一玩外,也教你点别的东西。以前师父教你怎么看透过往,怎么养成一颗向道之心。

现在,就是要教你修道者的另外一个道理,那就是——心之所向,随心所欲!”

说罢,林进把手往后缓缓一背,云团倏地加速。往黄花机场上空飞了过去。那里。一团白色地灯光从地上倾斜着爬升起来,越飞越高……

嘶……嗡!

带着巨大的嗡鸣声。飞往韩国首尔的航班正式升空。

沿着航道盘旋一个大半圈后,飞机终于飞出长沙市区,朝韩国的方向飞了过去。

坐在高档地座椅上,金昌珉端起一杯产自牙买加的蓝山咖啡,一脸惬意的喝了一口,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再有几个小时,就可以回到韩国,再也看不到那个恶魔了!到时候,再命人找些月经血来,一举破掉那个恶魔的禁制,恢复神通,那就真正的解脱了。

华夏大地,果然是藏龙卧虎,深不可测啊!想不到一个貌不惊人的年轻人,就有如此大神通。

感叹着,金昌珉对林进那一身神奇莫测的神通仍然心有余辜。还好,小小计策,就脱身出来。

哼!实力虽然重要,但更重要地还是脑子啊。愚蠢的华夏人!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