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回去的速度远比来时的速度要慢,一路飞了一个多小时,天依旧是暗青色的,布满了繁星。

在飞过一些没有人烟的山区的时候,甚至整个下面都是漆黑一片,除了大地的轮廓外,再也看不出什么了。

渐渐地,金昌珉只觉头皮完全发麻了,似乎不存在了一样。不过这让他头顶的疼痛减轻了不少。

但这么被提着悬挂在空中,尤其是林进飞的时候,护体气罩根本没有把他罩进去。他在空中的时候整个摇摇晃晃的担心自己会掉下去不说,还要忍受高空寒风的虐待。

这种滋味,实在是揪心般的难受。

金昌珉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大师,您想让我做什么,就说吧,我一定听您的吩咐,再也不敢违背,只求您不要再折磨我了。”

带着哭音,金昌珉颤抖地哀求着,眼泪都掉下来了。

把他提起来放到眼前看了一眼,林进冷冷的道:“现在才知道错了?我说过,你要是想逃的话,那就要有承受后果的准备,先给你吹吹风,以后不要这么不清醒了!”

说罢,手又放下,依旧抓着他的头发,悠哉游哉的继续向前飞。

那惨样,就连许易和阿黄都看得有些不忍了。

因为故意降低了飞行速度,一直到凌晨两三点,他们才重新回到了金昌珉的住所。

没有走门,直接带着他们用穿墙神通从屋顶落到了房子里。

回到家,被林进放下后,一接触到地,金昌珉脚一软,险些没摔倒。这时候,他才感受到脚踏实地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美妙。

也亏得他体质惊人。没有真气护体的情况下在天上寒风里吹了这么久,也只是浑身打颤,青色的鼻涕流个不停,居然没有感冒发烧的症状。

“好了,你先去洗洗!看到你这样子我就心烦。”看到他这幅可怜样,林进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便不再管他了。

经过长达3个小时地高空悬挂,这时。金昌珉的反抗之心已经完全被林进磨光,就连怨恨他的心都提不起了。当然,以后若有机会,他照样会逃。

但现在听到林进的吩咐,他只觉得喜从天降,生怕林进反悔,也不敢说话,颤抖着身子走进浴室。扭开热水,狠狠地洗起澡来。

今天这个澡,恐怕是他这辈子觉得最舒服的一个澡了——除去那种对未来的恐惧。

这里只不过是金昌珉的临时住所,布置得并不是那么豪华,整个居所里只有两个房间是卧室。分别放了一大一小两张床。

大的床上放着些情趣物品,比如皮鞭什么地,看得出这位韩国第一大师在修道的同时不忘娱乐,平常生活表现得很开放。而另外个房间的床上。

就布置得简单多了,只有一床杯子和一个枕头,看来并不常用。

经历完紧张后的激动,折腾了一晚上,许易已经有些困意,坐在沙发上哈欠声不断。林进这才想到许易的修为毕竟还不到家,还是要依靠睡眠来补充精神的。

事实上,睡觉本身就是生物补充消耗的精神力的一种方法。

在平常地时候,因为要思考,思维不住的运转,精神力就在不知不觉中消耗掉了,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思维停止运转,这才会补充精神。而做梦,也算是一种思维的运转。

所以多梦的人白天精神也不会好。显然。许易还没有达到可以自我补充精神地地步。

林进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对自己身体掌握得十分透彻了。在平常的行为中,可以说是心无杂念,意念若有若无,就像保持在清醒和睡觉之间一样。

即使是思考时消耗一点精神,也会很快补充满,随时保持着最好的精神状态。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