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分别,再次相见,好酒好菜自然是少不了的。

不多时,又一桌精致丰盛的菜被摆了上来,其间,林振邦和谈老爷子都想知道林进这一年是干什么去了,不过都被林进含糊过去了。

他们见林进不愿意说,知道他的性格如此,便不再多问,只给他敬酒夹菜。

盛情难却,他也不好说刚才已经吃过了,扫他们的兴,只好陪他们喝酒。倒是阿黄,谈老爷子特地让人做了一大盆糖醋排骨给它,让它啃得津津有味。

过了不久,只见去请林辰的那人回来了,然而除了他之外,却不见林辰的踪影。

林振邦疑惑的问道:“小张,林辰呢?怎么不见他来?”

“这!”小张犹豫了一下,道:“我叫过辰少爷,可是他没有什么反应,一个人坐在湖边好像在发什么呆。”

“那你有没有说他哥哥来了?”

“说了,不过不管我说什么他都像没听见一样。我不敢拉他,只好回来了。”小张郁闷地说道。

“这孩子,还是我去叫他好了!”林振邦一听,就要起身。

林进连忙拉住他,笑道:“大伯不用去了,小张做得对,没有去拉他,我想辰辰估计有什么领悟,你这样去叫醒他反倒不好,大家先吃饭,等下我去看他好了。”

“嗯,小进说得是,老林啊,他们的事,你就不用太操行了,走上他们那条路,很多事,都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处理的。还是顺其自然吧!吃饭吃饭。

”谈老爷子也在一旁道。

“唉,这我也知道,不过毕竟是我儿子啊!”林振邦叹了一口气,闷头吃起饭来,显然心中很不高兴。

想想也是,一个视若亲子的林进几年难得见一次面,在外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安全。现在亲生儿子又闭门修道,也是三两月难下一次山。他这做爸爸的,又怎么会开心。

以前没有见到也就罢了,但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林进心中也感到不是滋味,暗自想道:自己常年在外,追求的虽是茫茫天道,而且这也是他最执着最不后悔的决定,然而在照顾亲人方面。

却远不如那些在名利场上打滚地普通人了。

虽然,修道最怕被**二字羁绊,可这不过是修道之时,怕分散神思走火入魔的一种禁忌而已。

自古就有人说:天下没有不忠不孝的神仙!

难道,在自己身上。修道与养亲,就真的不可双全?

看着他们一天天衰老,精神也一天比一天差,莫非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一口一口的喝着酒。林进的眉头皱了起来,越皱越深。

整个酒席上,一种沉闷的气氛油然而生,一时间,竟压得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全然没有了那种游子远归地喜庆感。

许易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也不敢插话,只好埋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往嘴里扒着饭。

还好。没过多久,突然外面一个饱含惊喜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爸爸,谈爷爷,哥哥来了吗?他在哪?”

一路上,还不时传来一声声称呼“辰少爷”的声音。

“呵呵,是辰辰来了!”听到这个声音,林振邦和谈老爷子脸上终于出现一丝笑容。

“来人那,再添一双碗筷。”谈老爷子命令道。

然而林进却仍然在皱眉思考着。似乎对林辰的到来丝毫不感兴趣。

不久。果然只见一个身影旋风般冲进了屋里,看到林进。一脸的惊喜。

“爸爸,谈爷爷!”先向他们打了声招呼,看到座上另外一人果然是林进,林辰满脸激动:“哥哥,你可算回来啦!”

听到弟弟的声音,林进这才从沉思中反应过来,感受到弟弟身上不弱地真气,林进露出个笑容道:“嗯,我回来了。”

指着许易又道:“这是我徒弟许易,小易,叫师叔。”

许易连忙乖巧的叫道:“师叔好!”

他偷偷感受了一下,只觉师叔身上传来一股庞大的灵力波动,虽然比起师父来应该还差很远,却远不是现在的自己能比的。

原来,这就是师父地弟弟呀!他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敬佩之情来。

哥哥什么时候收徒弟了?

听到哥哥的介绍,林辰却是心中一惊,连忙往许易身上打量了起来。

这一打量,一开始他还没有感觉出什么特别的来,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朴实得很,与一般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细看之下,却见他地身上隐隐透露出一股钟灵之气来,灵气逼人,是属于那种外拙内秀的人。

“不错,不错,哥哥果然收的好徒弟,比我当初要强多了,呵呵,第一次见面,师叔也没什么好东西,这颗珠子,就当是见面礼送给你吧!”

说着,林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火红色的小珠子,递了过去。

这颗珠子不过拇指大小,外表呈半透明状,从里面却透露出一种火样的颜色来,就像有生命一样,十分漂亮。

许易接下珠子,连忙道谢:“谢谢师叔。”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