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走在山间小道上,远远看去,只有一些村民家里还亮着橙黄的灯光,由于是冬季,夜虫也都销声匿迹了,于是整个夜空,显得格外的静翳。

林进与林辰两兄弟再次相逢,缓步在山间走着,谈论着各自在修道上的一些心得,看着夜空下的景色,心情也一如这夜色,无比宁静。

相比过去,林辰经过这几年的修道,身上的赘肉都被化去了,只有脸还是微胖,看上去非常阳光的样子。

“哥哥,你如今的修为,到了什么地步了?我怎么看不出来?”

“呵呵!”林进笑了笑,摇头道:“不好说,不过通了大周天后,应该是以对天道的感悟深浅不同而有所区别吧。

感悟得深的,修为便高,感悟得低的,修为便低,具体怎么分,却是不知道了。

而你老哥我,现在对天道可以说得上是一知半解吧,虽然真气修为比以前大有进步,然而对于天道,仍是雾里看纱啊!”

“哦!”林辰点了点头,却不禁心想:如果说哥哥是雾里看纱的话,那么自己岂不就是连雾都没有看到了。

想了想,他又问道:“哥哥,我通大周天也有一年多了,这一年的闭关,真气虽然不住增长,却始终没有那种与天地相合的感受,,当初你是怎么达到与天地相合的境界的呢?是不是有什么窍门?”

听到弟弟问自己这个问题,林进笑了起来:“你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很好,以你现在的修为,光在一处地方闭关已经没什么用了,说起来,当初我能感触到天地间的每一丝能量,却是与我的几次生死大难有很大关系。

平时不觉得什么。

修道一定境界时,以为自己什么都放开了,然而到生死关头的时候,才会发现,平常很多看似不记挂的东西,却在心里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一颗心空不下来,自然便无从与天地交流。

而只有经历过生死之间地徘徊后。才能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本心,也才能真正放开,进而突破。”

林辰还是初次听到这种说法,对他的触动之大可想而知,不禁深思了起来。

这些东西,是没有书记载的,而一般修道者,也轻易不会把自己放到生死边缘。一般谈论得多的。

也就是一些具体的修炼方法,比如真气在体内什么位置该怎么运转之类的窍门。然而这些东西,对于已经达到一个极高程度地修道者来说,却并不是最重要的了。

也就是对自己的弟弟,而且修为也达到了这一步。林进才会这么开诚布公,轻描淡写的点醒他一下个中关窍,若是对于其他人这么问,他却是不会这么轻易回答的了。

一是关系不到。二是要为对方的生命考虑,要知道,生死之间可不是那么好把握的,一个不小心,命都没了,更别说什么悟道了。

林辰听了他的话,呆呆地想着,一时连脚下的路都忘了看。险些绊倒。

林进见他陷入痴迷当中,知道他必有所悟,也不打扰他,只陪他慢慢的散步。

过了片刻,林辰突然惊醒,大喜道:“哥哥,我明白了,谢谢你。”说着。便飞快地朝竹屋的方向跑了过去。

林进见他已经领悟到自己的意思。轻轻一笑,发出一道神念附在他身上。这样。若是林辰有什么危险,他就可以第一时间赶到了。

见林辰跑远,林进微一动念,身形一闪,飞上了天空。

在星光地照耀下,在他的眼里,脚下大地景物与白天并没有什么区别,反而在夜幕的映衬下,多出一种神秘的美感来。

这是个安静地夜,只有一丝丝的微风。

他的身体就像没有重力一样,依托在风里,随着风的吹拂,飘来荡去。

自从见到林振邦和谈老爷子,见到林振邦渐渐憔悴的容貌和谈老爷子的老态,他就在想,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能帮助他们。至少,让他们健康年轻一点也是好的。

想了许久,这办法也不是没有想出来,那就是炼丹。

不过,不同于普通的炼丹,只是炼出调和身体地灵药。

抱朴子炼丹篇中记载有一种还真丹,其作用便是可以让普通人返老还童的,虽然具体能有多大功效并不清楚,但其炼制方法的繁杂,却足以让他出一脑门汗。

那种丹药,光是药材,就有七八十种之多,而且还需要有千年以上人参、灵芝做引。不但如此,在炼制方面,还有许多要求。

首先,就是要有一条灵气往返不息,生生不绝的灵地;另外,炼丹所用之火,也必须是最纯净的三味真火;最后,这种炼丹只能在晚上进行,以便引天上最纯净的星斗之力,只有当天上的星力与药材中的药力融合为一体地时候,这丹才宣告炼成。

而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会使之功亏一篑。

对于林进来说,这些药材应该不成问题,许多珍贵地药材,得自黑九的那个乾坤袋里便有,缺少地一些,也尽可用钱收购过来。

而论他当前的真气修为,发出一道三味真火,就是连烧三天三夜,恐怕也不成问题。唯一的难处,就在于找到那块灵气往返不息,生生不绝的灵地。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