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张俊,吃了那一场大亏后,回到公司,简直被气爆了,三年心血一朝化为乌有,换了谁,恐怕都不甘心,何况是他张俊。

他身边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是从来都只让别人吃亏,从不让自己吃亏的性格。

然而林进当着杜青青的面,将自己的不光彩的经历说得一清二楚的事,却是他自出生以来吃的最大的一个亏。

这叫他如何不恼?

然而,对于林进,他还是有些畏惧的,因为他的那些不光彩的事,基本上都已经没人知道了,就是有知道的,一般也不会提起。

而且据他所知,杜青青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要逛步行街,可以说是凑巧遇上的林进,可林进却能将自己的事明明白白的说出来,那么,是不是林进一直在调查自己?或者,他的来头大得不可思议,连自己的档案都能在见面后几小时内知道得一清二楚?

如此猜测着,张俊尽管心中无比的恼火,却还不敢轻举妄动,然而,不管怎么样,他都没有去想,自己过去的经历,居然是林进在数秒钟之内直接侵入他脑海中获得的。

到现在,他还把许易打跑那几十个混混时使出来的本事当成是硬气功,在他心里,林进顶多就是一个武术高人。

妈的,还是先查查这个林进是什么来历吧!

如今张俊也不是当初不懂事的时候,寻思了半天,还是决定先将林进的来历调查清楚,只有知道对方的来历,他才好进行下一步行动,否则,若是撞到铁板上。

那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了。

想到这里,张俊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市公安局里,局长李威正在一脸严肃的看着一份文件,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他连忙拿起了电话。

“是李叔叔吗?我是张俊……”

“是小俊啊!有什么事吗?”听到这个声音,李威严肃的脸色顿时布满了笑容,声音也温和了许多。

“哦。有一件事我想拜托您一下,是这样地,我想请您查一个人……”

一直把林进的外貌特征,以及带的那条狗的特征告诉给李威,交代让李威一定要帮忙查清楚后,张俊这才满意的挂了电话。

不过,调查林进的时,可能一下不会有结果。

然而杜青青的事却迫在眉睫,想了想,张俊还是决定亲自去盛都一趟,编个像样点的理由诚恳地跟杜青青的爸爸说一下这件事,想来。

他应该不会不信自己这个省军区司令和省委常委公子的话,反而去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江湖神棍的话吧?或许,还能趁这机会向他提一下和杜青青的婚事呢?

下好决定后,张俊又打了个电话。订了一张当天飞往盛都的机票。

……………………

今天是个有雾的天气,一大早,整个山庄就被一层雾气给包裹住了,从远处看去隐隐约约有许多楼房隐藏其中,就像传说中地仙人居所一样,显得格外缥缈。

像往常一样,谈老爷子一大早就起来了,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便在院子里打起一套养生太极拳来。

谈老爷子除了收藏古董的爱好外,他的生活极有规律,不管怎么样,每天都是早睡早起,这也是他能在这么大年纪依然如此健康的原因之一。

在整个落闲山庄,谈老爷子甚至可以说是起得最早的人之一,这一点,林振邦虽然比他小了一二十岁。却比不上他。

不过。还有比他起得更早地,那就是许易。

按照他师父所说。一日之中,除了子午两个时辰外,最好的修炼时间,就是清晨日月交替的时候。

而且,在清晨修炼,还有一个在子午二时得不到的好处。

在白天修炼,吸收地主要是太阳的阳气,晚上修炼,吸收得最多的则是星月的阴气。

而在清晨,却是锤炼、调和阴阳二气——也就是古道书中修道者让自己体内坎离并济的最好时光。

因为在这个时间段,人体经过休眠以后刚刚醒来,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得到一晚的调整,有个全新的开始,因此这也是身体和精神最敏感的时候。

如果说句行业术语,那便是最容易“得气”地时候。

正因为如此,像少林等武术门派,他们的弟子在修炼一些内家气功之类的东西的时候,教他们的师父们,便会早早的在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把他们叫醒,跑到山上去炼气。

作为林进的开山大弟子,林进自然不会不告诉他这一点。

早在五点钟,许易就起来了,与阿黄一起,跑到落闲山庄地最高处呼吸吐纳去了。

落闲山庄地最高处是一个山顶,离山庄建筑约有四五十米高,上面有一块直径约有三四米的地大石头,然而却不与山体连接,而是独立的一块大石头。

这块石头,早在山庄建立之前,就已经在那里的。据当地人说,这是一块飞来石,原本并不在那,不知道在几百年前,有一天突然从天外飞来的。

当然,事情真相现在已经无法考证了。

不过,这块石头的大小,却正好能让许易和阿黄站上去。

在吃了灵根之后,他和阿黄虽然没有将那灵根给炼化掉,然而,在体质和修为方面,还是提升了一截。

由于是郊区山上,又邻进河边,这里的雾气远比其他地方要浓,一出十米之外,便看不见人了。

站到这块大石上不久,许易的衣服上,阿黄的毛上,便被一层细小的露珠给沾湿了。

不过他们却不管这些,一心一意的呼吸吐纳起来。

呼吸亦有法。

一呼之间,体内浊气通过肺部从口中排出,心定神宁;一吸之间。天地自然之灵气入其体内,洗涤周身。

不多时,便只见两条白色气雾从许易和阿黄的口鼻之间伸缩起来。

这两条白气,都成圆柱状,与一般人在冬天呼出的白气一呼即散不同。他们口鼻间地这条白气,始终都凝聚成一团,有若实质一般,随着他们的呼吸变长变短。

却始终不散,显得异常奇妙。

谈老爷子打了一阵太极拳后,觉得身体有些发热了,便依照往常的惯例,去进行他起床后的第二个活动,爬山去了。

山庄内的这座山并不是很高,即使是对于他这样的老年人来说,也是刚好得到锻炼而已。

在以往的时候。打完拳,也就是林振邦刚刚醒来的时候,谈老爷子都是叫他与自己一起去爬山,顺便呼吸一下早晨地新鲜空气。

不过因为昨天林进回来,林振邦心中高兴不已。居然失眠了,因此到现在还睡在床上没有起来。

于是,谈老爷子也没有叫他,一个人往山上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