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装满朱砂的箱子遥遥一招,一股无形的力量顿时将那些朱砂像一道血红的水流般,源源不断的自箱子里引了出来,朝他手中飞去。

然而林进却不急着画符,待将这一百斤朱砂全部凭空摄取出来以后,他便在空中布下一个气场,让这些朱砂都悬浮在空中,接受天上星光的照耀。

随即,他把那个气场轻轻一拨,那个气场顿时连带着一百斤的朱砂都在空中旋转了起来。

在他头顶上,那一百斤朱砂就像一团血云一样,随着气场的旋转飞快的向四周扩散开来,最终形成一片足有百米范围的圆形血色云状物质,甚至将林辰他们几人都笼罩在下面,然而却又没有一点朱砂漏下来。

谈老爷子他们看到这一幕,早已是目瞪口呆。

这血云里面,林进布的旋转气场就像一个大磨盘一样,牵动着每一粒朱砂,让它们在旋转中互相碾磨,直至将这些朱砂越磨越细,最终都成为最微小的粉末状。

星光一点一点的照射下来,进入这片血色云雾之中,同时,在这片环境里的充沛水汽下,随着水灵之气的滋润,渐渐的,这一片朱砂都变得粘稠而又晶莹剔透起来。

林进伸手一招,这片朱砂又渐渐聚成一团,形成一个透着半透明红光的圆球,在他头顶无声的旋转着。

刚开始修道那一阵,他就是靠贩卖符咒发家的,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画了多少张灵符了,对于画符之术早已无比的熟悉。

然而,像现在要在这青铜炼丹炉上画符,他却还是头一次,而且也与以前画的符不同。

这次要画的符。

虽然细分之下,可以分出一百多种类型各异,作用不同的符咒,可要画在这青铜丹炉上,却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在同一时间将这符咒印上去,只有这样,才可以在它们产生效用的那一刻。

互相纠结联系到一起,继而激活各自符咒间地作用,达到最大的效果。

不过,画符本就是一个十分耗费心神的功夫,在以前的时候,他一晚上能画十张已经了不起了,可现在却是有上百种功用不同的符咒要画,而且要将它们在同一时间贴到丹炉的各个不同部位。

其中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不过林进亦是今非昔比,无论是精神力还是体内真气,都远远胜过了当初贩卖符咒的时候。等了许久,只见他伸出手来。

在那团半液态、半固态地朱砂里轻轻一点,随即往外一拉,一根拇指粗细的朱砂顿时被引了出来。

无比自如的牵引着这朱砂在空中挥舞着,片刻之后。一个玄妙的血色符咒便在空中画了出来,停滞在那里。

他没有停留,又将手指伸进那个朱砂圆球中,又引出一片朱砂,连续不断的在空中画起符来。

不到半个钟头,一百多种符咒密密麻麻的在他身周空间里悬浮着,古老而又没人能懂的符文,让它们散发出一种天地间最神秘莫测的威能来。

朱砂若没有被画成符咒。

那么朱砂便只是朱砂,跟平常地花草木石没有区别,然而一旦被画成蕴含了天地中那种神秘规则的时候,其中蕴含的信息马上就让它变废为宝,发挥出它独特的作用来。

然而这一百多种灵符悬浮着,却又各自为战,不成体系,一时间。它们非但引发周围灵气的反应。甚至就连它们自己,也在互相吸引和攻击着。整个一片混乱。

受到这上百灵符中神秘信息地感应,周围的灵气像疯了一样暴动起来,就连河水的流动都显得狂暴起来,疯狂而又猛烈的拍打着河岸,发出一阵阵轰轰地巨响。

空气中,忽然起了一阵怪风,时而向东,时而向南,时而西,时而向北……完全没有一点方向的乱刮着,一些柔弱的小草,在这怪风的吹刮下,被从地里一拔而起,随即进入风中被撕得稀烂。

到后来,就连地上坚硬的石头,也被怪风卷起,搅得粉碎。

渐渐地,这怪风越刮越大,竟朝谈老爷子他们所站的地方扩散而去。

此时林进正沉迷于对灵符的感应中,神念完全锁定了青铜丹炉,将这上百种符咒与它们将要在丹炉上呆的位置一一对应。

虽然体外怪风越刮越猛,然而在靠近他和他画地符咒的时候,马上就会有一股强劲的力量自动从林进身上生起,将怪风弹开,把他和那些符咒、以及尚坐在十米外陷入入定状态的许易保护起来。

因此他也并不知道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林辰却识得厉害,眼看那怪风连石头都能轻易绞碎,哪还不知道这怪风的厉害,叫一声不好,连忙扛起林振邦,再一手一个拉住谈老爷子和谈老大,飞也似的往远处逃了开去。

幸好,林进不多时便从那种状态回过神来,神念分做上百份,各自牵引一道符咒,同时朝丹炉的各个部位贴了过去。

“筝!”

就在所有符咒贴到丹炉上的同一时间,从丹炉上陡然发出一道暗红色地光芒,就像自动生了一团火,在丹炉上烧烤一样。

同时,空间里仿佛响起一个清脆地筝鸣声一样,向四面八方传播出去,直入在场所有人的灵魂深处,久久不息。

而那怪风却在筝鸣声响起地那一刹那间,又化做一团团灵气,疯狂地朝丹炉处涌了过去。

失去怪风的作用,被卷入空中的草木泥石纷纷掉了下来,整个地面一片狼藉。

感应到丹炉上的这一变化,林进松了一口气。显然,那些符咒在丹炉上面发生作用了。

打铁趁热,这时正是星光正浓的时候,林进不再迟疑,在丹炉还未完全热起来的时候,连忙用手一招。从旁边河里引得一道水流出来,从炉口直灌丹炉腹中。

随即,那些药材也纷纷自箱子里飞了出来,落入丹炉之中。

一朵三味真火发出,直接融入进丹炉之中,刹那间,就像火落入汽油中一样,周围被吸引过来的灵气一遇这朵三味真火。马上与之融合在一起,猛烈的燃烧起来。

本来三味真火是无色透明的,然而遇到这被丹炉身上符咒牵引过来、业已无比凝聚地灵气,却突然爆发开来,马上就见从青铜丹炉上噌的一下冒起一团无比刺亮的白色火焰,照的四周景物一片白茫茫的,就连在这一瞬间已经逃出去快两三百米的林辰他们,也看到林进这边陡然亮了起来。

照亮了小半个天。

林进这才知道,原来炼这种丹,并不是要自己用三味真火一直烧,而是只要给个引子就行。因为一旦接触到那些凝聚到一起的灵气,三味真火就会自动燃起来。

而且比自己发出的三味真火还要猛烈了数倍。

如此一来,没了要发三味真火地羁绊,他控制起丹炉上的温度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同时,受到那一百多道符咒的作用。

先前在他发出的一点三味真火下就能融化的青铜丹炉,现在即便是受到猛烈了数倍的三味真火的炙烤,也一点融化的迹象都没有,而是完全将热量吸收进丹炉里面,发出无与伦比地温度,烹煮着丹炉里的药材。

尤其令林进感到赞叹的是,这丹炉虽然形状古朴,却是无比严实。一将盖盖上,无论里面的水达到多高的温度,都没有一点气化地迹象,仍然保留着原来液体的形态。

感受到这些,林进暗暗点了点头。确实,也只有这样,才能将那些药材里的药性彻底的煮出来,这一点。可比那些盖了盖子还不住冒水蒸气地药罐要强上千万倍。

“快。快……,辰辰快带我们回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林振邦心忧林进安危。连忙对林辰喊道。

以林辰如今的目力,自然可以看到林进目前无恙,不慌不忙的对林振邦道:“爸爸,没事,哥哥现在正在炼丹呢,我们还是不要过去了,免得打扰到他,让他分心。”

谈老爷子远远的看了一眼,只隐隐约约见到丹炉边有个模糊的人影,不禁叹了口气,道:“也是,再怎么也不能因为我们想看热闹的心思,让小进分了心,我们还是在这等着吧!希望小进能成功炼出丹来。



见到爸爸有些丧气的样子,谈老大却在一边嘿嘿笑了起来。

谈老爷子问他笑什么,谈老大却不说话,径自往帐篷所在位置走了过去。三个人都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过了一会,只见他拎着一个包走了过来。

走到近前,谈老爷子疑惑地问道:“你这是拿的什么?”

谈老大神秘一笑,打开了包裹。众人往里一看,只见里面原来竟是一堆望远镜。

原来谈老大在几年前感受过林进与黑九的大战后,心中便一直想再开开眼界。

毕竟,活到他这程度,什么打打杀杀,荣华富贵的事都见过、经历过了,然而对于这超自然一类的事物,却是他所不能掌握的,心里自然对林进他们走的这条超越自然的道路无比好奇,因此一听到林进要炼丹地消息,他便马上放下手头地一笔大生意,从外省赶回了家。

准备这几个望远镜,便是有备无患了。却没想到,如今果然派上用场了。

林进按照抱朴子炼丹篇中步骤,无比正经的控制着炉身上火焰地温度,并用神念浸入丹炉中,仔细观察着其中的变化。

顿时只见那些药材中,经过如此高温的烹煮,一丝丝的药性纷纷被丹炉内蕴含的热量和灵气剥离出来,溶解到丹炉里的汤水之中。

更为奇妙的是,其中大部分药材的药性原本是绝不会相融,甚至是相克的,然而丹炉上的那些符咒,却能发出一种十分独特的力量,将那些蕴含着药性的药材完全打散成微粒,最终与其他地药材纽结到一起。

成为一种完全不同于那些药材本身药性的奇特药性。

在外面,许易渐渐又沉浸入空寂状态,那棵碧绿的青藤又浮现出来,灵气经过灵根气息的感染,增加的速度马上变大一倍。

陡地,青铜丹炉上的白色火焰又是一亮,青铜丹炉里的温度更加高了。

林进心里一喜,连忙牵引外界灵气平衡的到来。保持着这种温度,马上用神念朝丹炉内部感应过去。

顿时只见那些药材在如此高绝地水温下,一一融解开来,变成了一个个细小的微粒,与汤液混合到一起,再也分不出彼此。

而就在所有药材都融化的那一刻,刻在炉壁上的那些神秘纹路突然亮了起来,从里面分出一丝丝分不清什么属性的能量。也融合到汤水里面。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