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这时,刺向林进的两把匕首,却不知被他怎么一拨一捏,转眼竟入了他的手中。

那两名退役特种兵见状心中猛的一跳,心中浮现出一种无比巨大的惊惧,到这时,他们都已知道,自己绝无可能是这人的对手。

不过身在其位,保护张俊就是他们的责任,即使心知今天恐怕要凶多吉少了,但还是想拼命搏一搏。

心下一横,就想抽回手中的针,再刺向他。

哪知,手中的针不但往前刺不了,就连往后抽都抽不动,两人猛地一挣,却无比惊愕的发现,自身的每一个关节,每一块肌肉,就好像陷入凝固的水泥里一样,不管怎么用力挣扎,都动不了。

而林进却完全没有做出任何可疑的动作。

这,这人究竟是人是鬼?

联想到刚才他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背后的情形,两人心中同时生起一个荒谬绝伦的念头。

而张俊见他两站着不动,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自身难保了,气得大骂:“两个废物,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给我废了他。”

看着气急败坏的张俊,林进不由一乐,打趣道:“你叫他们干嘛,是你叫我来的,要废我,还是你自己来吧!”

那两名特种兵想跟张俊解释,并不是他们不尽力,而是动不了,可是想说话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不光是身体动不了,就连嘴也动不了了,虽然感觉力量还在自己体内,可就是被空气中那股无形的力量给束缚住了。

从未遇见过这种诡异现象的他们,只觉一颗心都凉了。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张俊根本不知道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在见到林进的那一刻,想到一星期前他给自己的侮辱,再加上此时林进的调侃,他心中一股无名火顿时冒了出来。

“林进,你找死。”也没有细想那两名特种兵为什么突然之间不动了,把那杯酒放在一边,张俊飞快地朝床头枕头下摸了去。

林进没有阻拦他,很快。只见张俊从床头摸出一把手枪来。

拿到枪,张俊地心情马上镇定了不少,虽然不知道林进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不过他猜想,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那两名手下捉到杜青青的时候,他尾随着那两名手下跟了过来。

以他徒弟都能空手对付二三十个大汉的本事看来,林进定然也是一个超绝的功夫高手,能摸进自己的房间也不足为奇。或许。

那两名手下,就是被他用了什么点穴的功夫给制住了吧。不过,武功再高,也怕子弹,即使是部队里最厉害地教官。

也没听说过能抓得住子弹的,而自己的枪法说不上绝顶,却也是当年部队里排行前三的神枪手。

有枪在手,张俊只感一股强大的信心油然而生。人也冷静了下来。

用枪指着林进的鼻尖,恨恨地笑道:“臭小子,两次三番坏我好事,还以为我真治不了你?现在,你只有两条路走,一是跪下来向老子求饶,或许,我心情好还能饶你一命。



“另外一条呢?”林进好整以暇的问道。

“那就是——死!”张俊冷声道。眼中同时闪过一抹杀机。

本来在没有摸清楚对方来历之前,张俊是不想惹他的,可是到了这地步,他又是一个人跟在杜青青后面到了这里,如果做得巧妙点,把他杀了,再把尸体藏起来。

即便他是什么大人物,没有人看见。别人就算知道是他干地。可是只要找不到证据,那又能把他怎么样?

被他用枪指着鼻子。林进却完全没有害怕的表情,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死?呵呵,确实有点可怕,可我怎么觉得,你那枪是坏的,你确定你拿的不是三无产品?”

这时张俊已经有了置林进于死地地决心,见他死到临头还和自己耍嘴皮子,不禁怒极而笑:“这可是你说的。”

杜青青跟张俊做了三年朋友,虽然很多事不清楚,然而这种细节上却是对他了解得很,见他突然笑了起来,连忙叫道:“林进,快躲啊,他想杀你了。”

可这时,张俊的手指已经扣下了扳机,眼里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仿佛在看一具死尸。

然而马上,这种笑容就僵固在了他地脸上,因为他发现,手枪的扳机突然失灵了,不管他怎么按,都按不下去。

看到林进脸上早有预谋的笑容,张俊顿时以为,这枪一定是他什么时候动了手脚。

可是,自己房间在没有自己允许的情况下,从来不准别人进来,而且这枪放在自己床上的枕头底下,也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事,林进又是如何知道,并提前在这把手枪动了手脚?

世界上,真有这么神通广大的人吗?可是既然有如此本事,他为什么还要让自己有绑架杜青青的机会?难道只是为了英雄救美……

然而即使到现在,他仍然不肯相信,林进是一个具备普通人绝不可能拥有地神通的人。因为从小到大他所受的教育,让他对神仙鬼怪这些东西,从来都是不相信的。

即便事实摆在眼前,他也会找其他类似的理由代替。就像某些科学家一直认为飞碟是一种光线折射现象一样。

飞快地转动着这些念头,到最后,他脑袋里突然涌出一个荒谬的想法:莫非真如林进所说,这把枪只是坏了?

这时,见到张俊仍在那里对付那已经被自己意念力锁死的手枪扳机,林进走到杜青青面前,一把拉起她,无比淡然的对张俊道:“张俊,如果没事地话,我们走了。”

说完,便带着杜青青往外面走去。

手枪不能用,张俊失去了最大地依仗。又知道上去恐怕也打不过他。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两往门外走去,心中已是拔凉一片。

然而走到门口,杜青青却觉林进如此轻描淡写地对付他根本不解气,甩开林进的手,恨恨地道:“不行,不能这么便宜这个骗子了。”飞快地迈着步子,又朝张俊走去。

张俊见她又走回来,愣愣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她要干嘛。

却见杜青青走到他身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抓起放在他身边的酒杯,朝他脸上泼了过去:“贞妇吟,你一个人慢慢吟去吧!”

随即,不管已经变成了落汤鸡的张俊,又朝林进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