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天,已经很有些冷了,然而在城里,大街上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热闹,车流人流络绎不绝。

走到外面,看着这繁花似锦的城市,杜青青只觉世界真美妙。

前一刻还以为这辈子就要毁了,整个世界都暗无天日,然而下一刻就被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人救出,心中的激动之情,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青青,你住哪?我送你回去。”看到杜青青一直挽着自己的胳膊,感受着女孩身上传来的惊人热力和青春活力,林进心中有如止水的湖面也不禁生出一丝涟漪。

杜青青刚想说出自己在长沙住所的位置,突然心中转了一个念头,可怜声声的道:“我……我现在没有地方可去了,林进,能不能让我先到你那里住一晚?”

“这……”林进刚想拒绝,杜青青却已是一副泫泣欲滴的样子,十分惹人怜。

“好吧!”隔这么近,杜青青那思维又是如此强烈,即便没有刻意去感受,然而林进又哪能感受不到她的想法?可是有些事,如果光靠躲的话,是躲不过去的,而且即便是躲过去了,也有可能造成心理上的阴影。

想了想,林进答应了她。

果然,林进刚一答应,杜青青顿时欢喜起来,一扫刚才可怜的模样。

并没有直接带她飞回去,而是叫了辆出租车。虽然是在另外一个城市,然而落闲山庄的名气确实很大,一提到落闲山庄,司机顿时了然。谈好价钱,便载着两人上路了。

“林进,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坐在车上。杜青青精神一松,只觉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浑身无力的靠在座椅上,杜青青眼神迷离,侧着头看着他道。

“哦?你怎么知道的?要是万一我没有来呢?”林进看着她,不在意的问道,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肯定。

“呵呵!”杜青青笑了声,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林进,你知道我这几天去哪了吗?”

“去哪了?”

“我去南岳大庙了!”说起南岳大庙。杜青青地眼中浮现出一抹灵动和羞涩的光彩来。

“去那干嘛?”林进好奇的问道。

“你猜猜看!”轻轻的笑了一声,杜青青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

林进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汽车前面的风景。

车厢里顿时一阵沉默。

杜青青是藏不住心思的人,见林进对自己去南岳大庙丝毫不感兴趣,等了一会不见他说话,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去那里拜佛了。”

“哦!”林进轻轻的哦了一声,仍是一副不在意地样子。

杜青青看到林进淡然的神情。叹了一口气,疲惫地把头轻轻的靠在了林进的肩膀上。

感受到杜青青的青丝拂过脖颈的痒意,林进不禁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却见她眼中流露出一丝疲惫的感觉。

一直以来,在他心里。杜青青就是一个活泼大放的女孩,还从未见她露出过这种疲惫地神情。虽然他看得出,杜青青的身体很疲惫,然而却与这种疲惫不同。这种疲惫。

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让她的整个生命磁场都显得黯淡了许多。

半眯着眼睛,她又是像在对林进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

“林进,你知道吗?本来,我也不知道在我心里喜欢你的,那天从餐馆里出来以后,我想了很久。才发现在我地心里,最忘不掉的,还是你。

在以前,这种感觉还没有这么强烈,可是在再次见到你后,这种感觉就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呵呵,事实上,连我自己都没有想起自己是什么时候才开始对你在意起来的。

因为在我眼里。你是那样的出尘脱俗。仿佛一座巨山一样高不可攀,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能打动你地心。”

林进静静的听着,在他二十多岁的生命里,这还是头一次有女孩子对他表白,然而不像那些与他同一年纪的年轻人,听到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对自己表白,他的心却没有半点触动。

只是,看着杜青青原本红润,现在却变得有些苍白的脸,林进脸上现出一丝无奈的神情。

“呵呵,或许是我太傻吧,竟然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你。

这几天,我想这件事,一直想得睡不着觉,后来,我想起以前曾听说过南岳大庙抽的签很灵验,于是我就开车跑到南岳大庙求了一支签。”

听到杜青青说跑去南岳大庙求签,林进不禁发出一声苦笑,这傻女孩,居然跑去庙里求签。

论算命,若是精通奇门遁甲、算术五行的高手帮一个普通人算命,那可能还有几分准确,不过若是牵扯到自己这种修道人的身上,那就是再厉害的人,恐怕也算不准了。

更何况杜青青求的,还是那种在庙里每天帮人算无数次命,明为算命,实为敛财的江湖骗子。

杜青青嫣然一笑,接着说道:“林进,你知道我抽中的什么签吗?”

林进摇了摇头。

杜青青直起身来,从口袋里翻出一张小纸条,念道:“求心上之人,其实七兮,欲速则不达,毋宁斤斤计较。”

“什么意思?”林进笑问道。

“解签地人说,与心人上情投意合,心意相通,但两人地情缘还未到圆满之时,在七分左右。

此时只需顺其自然,自会有水到渠成之日,不过欲速则不达,不必心急,与之相处不要斤斤计较,太过小气之时,对方可能会远离你,需知宽容才是获得爱情的不二法则。”

显然,对于求姻缘地人来说,这是一支上签。

而且杜青青又十分的迷信这一类东西,因此求到这样一支签,即使对林进喜欢自己仍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她的心中也十分的高兴了。这一点,相信处于初恋中地男女都有体会。

然而对于林进来说,却觉得十分苦恼。他在想,要如何,才能打消她心中的念头呢?很难得地。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杜青青却觉得十分幸福,又把头靠到了林进肩膀上。

她一直是个很单纯的人,虽然生性活泼,甚至有点胡搅蛮缠,然而像她这种性格的人,从来都是敢爱敢恨。

从前没有意识到林进在自己心目中真正的地位也就罢了,可一旦意识到,她就完全放开心来爱了。因此,即使是区区一个姻缘签,也能让她无比的高兴。

在从以前与她打交道的过程中,林进就知道她的这种性格,而且对于她这种没什么弯弯绕绕地肠子的直爽个性也非常欣赏。

然而欣赏毕竟只是欣赏,真正当一个这样性格的女孩爱上自己的时候,他就受不了了。

因为,往往这种性格的女孩。若是被心爱的人拒绝,心中的难受却要比任何人都要大,甚至有可能被打击得一蹶不振。

林进虽然说不得有多善良,然而对于朋友,他却狠不下心来,做出如此决绝的事。

然而他心里无比地清楚,他们两个人是绝不可能走到一起来的,因为无论是思想还是行为。他们两人之间都有着无法逾越的差别。

因此,得想个万全之策,起码不要太伤到这个女孩的心才行。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