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得到了如此宝贵的灵丹,然而得知林进又要离去的消息,谈老爷子和林振邦仍是忍不住一阵默然。

林进见到他们这个样子,知道他们是关心自己,不禁笑道:“你们这是干嘛?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放心吧,这次我不会像以前一样一去不回了。”

“真的?”两人一听这消息,顿时松了口气,然而仍是有些顾虑,因为林进并不像那些因为事业而出去的人,那些人出去了,至少他们的家人还知道他们在哪,也知道要怎么才能联系上他们,可是林进一出去,却是居无定所,恐怕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在哪。

如果像之前一样,一走就是三年没有一点音讯,这又岂能不让他最亲近的人牵挂?

人人都有父母,对于林振邦来说,林进是他从小带大的,虽然不是亲生,然而在感情上,却与林辰并无区别,试问,又有哪个父母能在不知道子女下落的时候不牵挂他们的?

天下没有不忠不孝的神仙,古往今来,多少修道高人都说过这一道理。可到如今,真懂这道理的人却没几个了。

要知道,修道之人讲究在修道之时摒弃七情六欲,是怕意志不集中,遭到干扰而至走火入魔,却并不是真的没有感情。否则,修道修到最后变成石头,又岂是真正的道?

而且,往往越是最开始接触修道的人,就越要看淡七情六欲,反倒越是修为高超的人,就越是理解七情六欲存在的道理,而不是一味的绝情绝义。

倒是有些并不懂得道的人,却以为修道就要罔顾感情。尤其是对于亲人,在修道有成之后。

更是理都不能理,否则的话,就会认为这不是修道!如此冷漠之人,丢下一家人一个人去修道,求长生,求好处,连最基本地亲情都不顾,没尽到孝道就走的人。

那不叫潇洒,那叫禽兽不如!这种人修道,为的只是修道人能获得的神通和神奇的能力,若是真被这种人获得了各种神奇的本领,没有一点感情和是非观,那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这种人,若是不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闹得天翻地覆。那才奇怪。

好在,真正能有成就的修道者,无论是别人认为地正也好,邪也好。其思想对于整个世界和宇宙的看法,就越明白。不会轻易做下天怒人怨之事。

因为就连在修道者中,所谓的正邪,其实也只不过是关于修道方法的区别,真正的高人。

无论正邪,到了最高境界之后,因为有了无比广阔的视眼,心胸自然就高了,自然就像别人认为的那样,好像看透世情了,可实际上呢?什么叫看透世情?只是因为凡俗间的事,对于他们来说。

实在太简单,不值得在乎而已。

林进几年前虽然因为对大伯一直隐瞒他父母地死因不满,但他大伯是因为怕他小孩的心理受到伤害,后来要不是别人无意中说起被他听到,他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件事。

只可惜,他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因为年龄幼小,心智并没有达到能接受父母双亡的程度。因此心灵上受到了十分大的打击。从此而对林振邦冷漠起来。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才走上修道地道路。可是也因为心中郁结,所以刚开始修道时,经常出偏,走火入魔。

直到慢慢长大,体会到大伯的苦心,他才渐渐放下心结,真正的进入了修道的正途。

在这当中,虽然因为一些机缘,使得他步入修道高层境界地速度大大增加,然而若不是因为对天道了解的程度越来越深,即使是有了奇遇和神秘灵宝的作用,恐怕修为也一样不会增长得这么快。

而几年前他被黑大打入地下河中,周游世界三年之久,虽然是为了更加明白天道,使得修为更高一层,同时又何尝不是怕因为自己的事,把麻烦再引向他们的原因?

也就是到了现在,他有信心能保护亲人之后,才会回家与他们一聚,顺便尽点力所能及的事。

“呵呵!”见到大伯和谈老爷子将信将疑的样子,林进又道:“这样吧,我要走的时候,给你们留几道含有我本命信息地灵符,万一有事的时候,只要燃烧灵符,我就会赶来。

“这样的话,我们就放心了。”听到林进如此说,林振邦和谈老爷子的心落了下来。看来,林进的修为虽然高了,心里却还是有他们的。

“那么小进,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去服用灵丹了啊!”谈老爷子捏着那粒还真丹,脸上又笑了开来。

“嗯!您老慢走。”

看着谈老爷子走远,林振邦感受着体内前所未有的变化,对林进炼造地这种灵丹赞不绝口,脸上地兴奋劲,都是这几年从未有过的。

然而说到底,最让他感到高兴地原因,却是林进回来了,而且给自己带来了这么一份大礼。

如果按照世俗中人的看法,那就是儿女没有忘记老父亲,而且——有出息了。又有什么,能比儿女的孝顺和出息更能让父母更高兴的呢?

看着林振邦红润的脸上洋溢着高兴和幸福的神色,林进只感到心中一股暖流不停的经过。

唉~虽然到最后终究会因为时间而永别,既然这一结果避免不了,那么,就在亲人还活着的时候,尽量让他们开心好了。

心里如此想着,林进感到对亲情又有了种全新的理解。

过了一个多小时,谈老爷子服用的灵丹也产生了作用,很快,年轻了近二十岁,现在已是中年人模样的谈老爷子龙行虎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中年的谈老爷子,样貌和他儿子差不多,只是,气质上却少了几分深沉,多了几分闲散和飘逸。

一番欣喜之后,林进对他们道:

“老爷子。大伯,我去外面把山庄里的人都催眠一下。等下你和老爷子最好把和你们经常交往的人的名单告诉我,我也一并把他们催眠了。”

“嗯!你去吧。不过小进,这种催眠,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吧?”林振邦有点担心地问道。

“呵呵,不会的,只是让他们觉得你们的容貌本来就如此而已,其他思想。都不会有什么变化。”林进解释道。

“那就好!”林振邦放下心来。

走到屋外,林进双目中精芒一闪,一股强大的精神意念力透体而出,向整个落闲山庄辐射开来。

同时,那种对人体磁场的感应力也被放大到最大程度。

渐渐的,整个山庄内所有人的磁场都在他的感应中一一显现,这些人,或坐或立。或忙或闲,他们地所有一切情况,都无一不反应在他们脑海中。

甚至,就连此刻他们正在想的事情,也通过那种神秘磁场。把信息毫无察觉的透露了出来,从而让林进感应到了。

“咦!居然还有四个是谈大哥的对头派来的!”正准备透过那种磁场,在他们心中种下谈老爷子和林振邦的新形象,突然间。

他却感应到有四个人的思维有些不对劲,有两个人,甚至已经在想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他们的上级,汇报今天山庄内发生地异常情况的事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