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杜青青房间外,他轻轻的敲了敲门。

“是谁呀?”杜青青慵懒的声音自里面传了过来。

“是我,林进!”林进答道。

“啊!你等等,我还没穿好衣服。”听到林进的声音,杜青青的声音中充满了欣喜,接着就听屋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不多时,门开了,只见杜青青身上仍然穿着原来那身衣服,只是显得稍微有些凌乱。

或许是刚睡醒的原因,鹅黄色的灯光从门后透过来,照在杜青青的身上,令她看上去没有了白天的直爽利落,却多出了一种柔和的美。

看着林进温和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杜青青的心中竟然如小鹿般跳动起来,一种羞涩的感觉从心中升了起来。这种感觉,在她二十多年的生命中,还是从未有过的。

“林进,你有事吗?”看着眼前这张平凡却常在自己梦中出现的脸,一时间,杜青青心里有许多话想对他说,可是一张开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醒了没有,如果醒了的话,就给你准备些吃的,毕竟,你睡了这么久。呵呵,这里就相当于我的家,来我这做客,自然不能亏待了客人。

”林进的语气仍然很平淡,可杜青青却从话里听出一种关心的意味。

“哦!”杜青青看了看表,这才发现,原来这时已经九点多了,肚子里顿时感到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正想着要不要吃点东西,突然,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唧”的响声,杜青青的脸难得地红了起来。

林进听到这阵响声。笑道:“看来你是饿了,这样吧,我去叫人帮你做几个菜,先垫垫肚子,你是在这吃还是去餐厅?”

“那就在这吃吧!”杜青青想了想,觉得还是在这里吃好,正好有两个人的私人空间。

“那你想吃点什么?”林进又问道。

“随便,最好来两个带辣椒的菜。”杜青青道。

“好的。那我去帮你准备。”

林进闻言,转身便走了。不多时,三样热气腾腾地小菜和就摆到了房间里的桌子上。

因为是晚上,菜式做得很简单,只有一个小炒肉,一个香辣鸡翅,还有一个冬笋汤。

看到只准备了一双碗筷,杜青青讶然道:“你不吃吗?”

林进笑道:“我吃过了。你吃吧。”

杜青青顿时了然,现在已经九点,他们自然早就用过餐了。于是也不客气,当着林进的面,狼吞虎咽起来。

或许是饿得太久了。杜青青只觉得这三样小菜做得异常可口,一会的功夫,桌上的三样小菜都被她一扫而空。

打了个饱嗝,看着杯盘狼藉的场面。杜青青有点不好意思的道:“让你看笑话了。”

林进笑了笑,没有说话。

到吃完饭的时候,也不过是十点钟,对于杜青青他们这一代年轻人来说,通宵都是常有地事,也并不觉得有多晚,刚刚睡醒,又吃了饭。自然不可能再睡。

于是,杜青青向林进提议道:“林进,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

“嗯!”在这里,林进是主随客便,便陪着杜青青往山庄外走了出去。

虽然是晚上,然而有路灯在,天上只看得到灰蒙蒙的一片,不过路上的车很少。一路走来都很安静。也显得别有一分情调。

对于杜青青来说,这还是头一次和心中时常想念的人单独走在一起。心中说不出来有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觉得有些温馨,有些兴奋,还有些忐忑。

一路走着,感受着身旁传来的那种安定的感觉,杜青青只觉得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变得漫长起来。

一时间,她感到心里似乎有些乱,想和他说话,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了。她不禁想,是不是因为以往和张俊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张俊先开口找话题地原因。

而林进也没有先开口说话的意思,脸上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目不斜视地陪着她走着,看情形,就像自己一个人在散步一样惬意,浑然没有身边还有一个美丽女子的觉悟。

看着自己脚下,在路灯的照射下变得淡淡地影子,杜青青终于忍不住向林进问道:“林进,这几年,你都去哪了啊?不会是一个人躲到深山老林隐居了吧?”

听到她的问话,林进淡淡地笑了笑,道:“到处走了下,没什么固定地方。”

听到他这样说,杜青青更感好奇了,疑惑的问道:“那你都去了些什么地方呢!一走就是好几年,甚至连林伯伯都不知道你的去向。该不会是把地球转了个圈吧?呵呵!”

林进摇了摇头:“那倒没有,不过是在这片大陆上随便走了走而已,比如什么南海啊、西藏无人区啊、神龙架啊、西伯利亚呀……可惜时间不够,不然还想到其他大陆上去看看地。



听到林进念出的这一串地名,杜青青一时间感到有些不相信,因为这些地方,从亚洲大陆的最南方到最北方,林进都去了。可是看他的神情,却又不像在撒谎的样子。

“这些地方,你都是走着去的?一个人?”

“那倒不是,虽然很多地方都是走路去的,不过走累了,也会飞着去,另外,我也不是一个人去的,有阿黄陪着呢!”在这时候,林进似乎显得很单纯,对于这种问题,他觉得没什么必要隐瞒,见她问起,便如实地告诉了她。

不过杜青青并不知道林进早已能飞了,还以为他是坐飞机飞来飞去的旅游,如此一想,便又了然了。只是对于阿黄。她却感到十分惊奇。

“阿黄?就是那条大狗吗?它也陪着你?国内的飞机允许带宠物吗?”

林进见她误会,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

杜青青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办理的是托运业务,也就不再问了。

又向林进问了一些问题,除了关于自身修道上的事之外,林进都一一做了解答,可是这种平平淡淡的解答。却不是杜青青想要地,一路走着,她不禁觉得闷起来。

离山庄一公里外,就是那条大河,公路沿着河流的走向一直修了过去,也随着河流而变得蜿蜒曲折。

这一条路,对于宁华市里地人来说,是饭后散步地最好去处。因为河流的原因,这条路上地空气,是最新鲜的,而且其中带了一种水草的微腥,十分地好闻。

不过因为是冬天。又到了如此深夜,这条路上这时已经没有什么人走了,只有河里水流传来的哗哗的声音和不时经过的车辆发出的喇叭声。

沿着这条路走了一段时间,杜青青突然停住了脚步。大大的眼睛直盯林进双眼,问道:“林进,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告诉我。”

“什么问题?说吧!”看到她严肃的样子,林进不由一愣,不知道她要问什么。

使劲的抿了抿嘴,杜青青问道:“林进,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这……”听到这个问题,林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见他说不出话来。杜青青有些心烦意乱,等了好一阵没听见回答,于是改口道:“那你有没有讨厌我?”

这个问题好回答多了,林进当即笑道:“怎么会呢!”

“既然不讨厌,那就是喜欢我喽?”杜青青马上欣喜起来,一把拉住了林进地手。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那股温润柔软的感觉,林进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不禁想。或许。女生的逻辑都是这样奇怪吧。

不过,他没好意思把杜青青的手甩开。难道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怕被一个女孩牵手吗!

可是,即便如此,在杜青青观察入微地眼里,林进面皮上微微的红润,却出卖了他心里的想法。

于是杜青青的心里变得更加甜蜜起来。

牵着他地手又往前走了一阵,杜青青的心里突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停下脚步,看着林进的脸,杜青青眼神迷离的看着林进道:“林进,让我嫁给你好吗?”

林进更加说不出话来了,期期艾艾的,脸色显得非常犹豫不决。

见他犹豫的样子,杜青青心中一横,却是眼睛一闭,无比快速的朝林进嘴上吻了过去。

轰!

从未感受过这种感觉地两人就像是被电触摸了一样,林进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愣在了那里,而杜青青更是觉得心脏都似乎要跳了出来。

两人的唇一触即分,可是这种感觉,却深深的刻在了他们心里。

良久,杜青青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林进,我的初吻给了你,你可要对我负责的哟。”

林进沉默了下来。

杜青青也知道,这时不可过于强求,于是不再说话,丢下他一个人,独自走了回去。

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纸。她就不信,以她的容貌,再加上现在地温情,会融化不了林进地心……

接下来的几个月,无论林进去哪,她都跟着走,一旦林进要赶她走,她就摆出一副被抛弃了地怨妇样子,愣是让林进一点脾气都没有。

而在她的伴随下,林进修道的进程也变慢了下来。

同时,随着与世俗中人接触得越多,林进沉默少言的性格也产生了变化,渐渐的,话也变多了,跟周围人的交流也随之变多了。

可是对于以前那种道,他却接触得越来越少了。

其间,张俊也来找过她的麻烦,可在林进神奇莫测的神通下,却整得张俊完全没有了脾气,几次之后,便再不敢来找她了。由此杜青青也可以感觉到。

他的心里,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自己的。

林进的这种变化,杜青青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按她所想,林进以前的不解风情,肯定是修道修坏了脑子,否则,这世上哪个男人不好色。

至少,也要一份感情吧!不然地话,哪来的只羡鸳鸯不羡仙的词语。

本来,杜青青也是对修道界的神秘非常向往的,可是,女人一有了爱情就什么都不要了。这话放在她身上也一样。现在,她反倒对林进修道有点讨厌起来。

为了融化林进的心,杜青青也在刻意的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刁蛮任性,只是以一片柔情对待他,终于,在一年后的一个夜晚,他们俩交融到了一起。

随后度过了一个多月地蜜月期后。两人无比隆重的举办了婚礼。

到此地步,杜青青也终于如愿以偿。

可是,修道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而且退的时候更加凶猛,在家里娇妻的刻意需求下,渐渐的,林进只觉体内精元渐渐泄去,真气一日比一日淡薄,可是在那种人伦快感下,他却顾不得想这么多,终于。

在两年之后,林进完全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不过这时,这种事情却一点也不被林进放在心上了,因为到第二年的时候,一种巨大的欣喜俘虏了他——小林进出生了。

两夫妻开始了和世界上千千万万个父母一样的培养下一代地过程。

因为杜青青家里可以说得上是富甲一方,而林进家里虽然不富裕,却也不穷,两口子可以说都是只需要享受生活而不必付出辛勤劳动的人。

时间就在这种悠闲的日子里一天天过去。儿子渐渐长大了。

可是。老天却似乎成心不让他们有安逸日子过,在儿子八岁的时候。

因为一次金融风暴,杜青青父亲的公司破产了,而且,唯一有能力帮他们地谈老爷子也因为年龄太大,被一场疾病夺去了生命,谈应龙也因为金融风暴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自然不会在这时帮他们的忙。

为了偿还巨大的债务,他们把家里所有能卖地都卖了出去,自己也搬进了一处平民的居所。

不久,杜青青的父母双双郁郁寡欢的死了。

没办法,悲伤过后,为了生活,为了儿子,一切都得从头开始,可是杜青青从小娇生惯养,在学校学的那点东西早就还给了老师,而林进除了修道,什么都不会。

一个没了富家女的光环,一个没了各种神通,甚至比起最普通的老百姓都不如。

两人都是过习惯了富家生活的人,对于一般地工作,自然不屑于去早。一开始,两人都是想进大公司,找高工资的工作。可是,又有谁会用两个什么都不会的人?

碰了一鼻子灰后,两人只好慢慢降低标准,可是,金融危机来临的时候,几千万的老百姓都处于失业状态,又有哪个人要他们?

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凭着最后的一点本钱,做起一些小贩才做的地摊生意。可是,城管却不是吃素的,渐渐地,他们也学会了游击战。

日子就在这种生活中慢慢熬过去了,也像一般地夫妻一样,因为生活中的这么多不顺心地事,当爱情被时间渐渐消磨掉后,便只剩下了一种相依为命的依靠。

一年一年过去,杜青青渐渐忘了那种富贵的生活,而林进也遗忘了以前学道的经历。

只是,但两人因为一些不顺心的事吵嘴的时候,这些东西便被对方翻了出来,林进笑杜青青是富家女,不懂得过日子。

杜青青也笑林进是假道学,学了这么久的道法,连摆个地摊都被城管砸……

还好,日子虽然过得艰苦,却并没有再遇到什么其他波折了。

他们的儿子,就在这种日子中渐渐长大,他们也为了儿子的学习成绩烦恼,也为了儿子长大后找不到女朋友担忧。不过总算是平平安安的。

科技日益发展,可是对于生命来说,无论科技发展到哪一程度,都免不了消亡。

几十年过去,林进和杜青青渐渐衰老,终于有一天。在林进六十七岁的时候,一个罕见疾病缠绕上了他。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