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道怎么也没想到,那抢夺自己法宝的女孩居然会哭起来,只是破了件衣服而已,至于吗?老道腹诽着,却是不好借机进攻了。

看着女孩衣服被划破的地方,露出一抹粉红色的内衣来,以他的老脸,也不禁微微一红。

可马上,他又心安理得了,谁叫那女孩抢自己宝物呢!只是,他没有料想到这女孩竟然会隔空移物的神通。

在这之前,他只以为这女孩只不过是学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修道之法的小贼,身法厉害而已,并不是很放在心上,然而现在却发现她使的竟然是隔空移物的神通,那其中的意味就有点不同了。

要知道,即便是他自己,修为到了只差一步就可以通大周天的程度,也没有领悟到半点神通。可这女孩却能如此熟练的使用这种神通。虽然威力不大,也确是神通无疑了。

莫非,在这女孩身后,还有高人?或者,她的悟性达到了能自行领悟神通的地步?

想着这点,老道的心不禁沉了下来。

林进隐身在一旁看着他两的争斗,如今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刚才看着女孩惊险地以意念移物的神通化解老道士相对来说无比凶险的两招,已经让他开了眼界,却没有想到,只不过是划破了点衣服,那女孩就哭成这样。

不过看那女孩年纪不大,顶多不过十六七岁,因为衣服被划破而哭泣,倒也情有可原。

不过,在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林进疑惑之下,精神力往外一放,感应起两人的思维来。

在那女孩脑海附近。仍是有一层异种能量保护,任凭他怎么施为,都无法探测到女孩的思维。

幸运的是,那女孩此刻沉浸于悲伤之中,也没有察觉到有精神力在探查自己的思维。

而那老道的修为虽然比那女孩要高,却是没有这一对思维的防护,林进地精神力与他散发于外的那圈磁场一接触,便立刻顺着它侵入了老道的脑海之中。

渐渐地……那老道的思维便暴露在林进的面前。

原来。

那老道也算是师出名门,他的师门,乃是几百年前修道界有名的修道门派——洞玄派,只是,因为一场变故,洞玄派便渐渐没落下来了,等传到他这一代时,已经只剩一本残旧缺损的修道典籍和一处灵气微弱地洞府——也就是一个岩洞而已。

法宝更是一件都没有。

老道本名叫做叶中玄,又号中玄道人,是上世纪战乱时被他师父捡上山的,论资质和悟性的话,探察了他脑海的林进觉得。他的资质和悟性也算十分高的了。

只可惜,洞玄派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就那么一本缺损的修道典籍,他师父在修道方面地成就也不高,终生都没有进入大周天之境。

加之山中通讯不便,他们也少与外界联系,只好两师徒照着那本残破的典籍日日参悟,希望有一天能灵光突现,悟通书中道理,了道成仙。

然而那本修道典籍,残损是只残损了一小半,可其中的精髓。

却有一大半在那残损的篇幅里面,师徒二人又如何悟得通其中的道理,后来在老道三十岁那年,他地师父便因大限已到,一命呜呼了,而他依旧一边修道,一边在山中种些果物菜蔬养活自己,基本上三两月才下山一次。

倒也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也算是他悟性高绝。凭着那本修道典籍里一些炼气之术,在山中日积月累之下。

到了五十岁那年,居然修到了离打通大周天只差一步之隔的地步,可没有各种劫难的历练,没有对天道理解到一定程度,他地修道之路也就止步于此了。

他对修道的理解差不多完全是那本典籍中的东西,而那本典籍中剩余的一些篇幅,除去一些修道之法,便是对一些法术和神通的描叙了,不过那里面又没有记载那些法术神通的具体修炼之道,他便只好依照那些描叙,根据自己的修行体会,自行研究,如此下来,虽然并没有让他试验出什么道法和神通来,却是炼出了一身不错的半道半武地身手,譬如那有如炮弹般快速的身法,便是其中之一。

可是在五六年前,看到自己一天一天变老,想来是成仙无望了,他又不想让自己这一脉断绝,便起了寻一衣钵传人的想法。

于是,他便下山寻找起徒弟来,后来便收了那个叫做明心的年轻道士。

然而看过了叶中玄脑海中潜藏的信息后,林进从明心平常与叶中玄交流时透露出来的信息中发现,那个明心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平常也不怎么长进,除去在学校偶尔上几节课外,去得最多的就是那些网吧和游乐场所。

恰巧前几年叶中玄下山寻徒,才被叶中玄发现地。

原来有一天明心买了早餐准备去上网地时候,正巧遇见出来寻找徒弟的叶中玄,他见老道一身褴褛地样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竟把手中的一个馒头给了老道,如此一来,老道对他自然存了好感。

他想来衣钵传人也就是个缘字,于是,叶中玄也不去另外找了,就认定他了。

马上跟他这么一说开,明心这段时间正巧在看,听到老道士要收徒弟,又见他露了两手绝活,心中那个激动,当下什么也不说,在家里留了一个纸条便跟老道上山修道去了,就连名字也被老道按照洞玄派的辈分改成了明心。

可是上山之后,明心才发现修道根本不是小说里写的那样。

在他想来,要么吃几粒筑基丹,要么有师父为自己疏通经脉,进门没几天就能修道小成,不说能上天遁地,至少也能达到开山裂石的效果。

这些东西不但一样没有,而且还得吃山中叶中玄种的蔬菜果实。住岩洞过日子。就连修道,也得慢慢调养身体,等体内渐渐空虚的时候,再枯燥的打坐炼气。

如此一来,明心自然不干了,在山上待了没一个月就要下山。

然而上山容易下山难,叶中玄好容易收了一个徒弟,又岂能容他说来就来。

说走就走?而且叶中玄的思想传自他师父那里,讲究师徒即父子地道理,既然不听话,那就打呗,明心那时候也不过是十四五岁,被叶中玄一阵教训,几次想逃又被他抓回来,从此便知道出山无望。

只得安定下来,和他一起修道。

叶中玄得此徒弟,自然用心调教,见他不再想跑,便将自己所会修道之法一一尽心传授给他。也亏得明心那时候童身未失,一身明净,一番修炼,终于也被他修出真气。

几年下来,在叶中玄的小心扶持下,也渐渐往结丹的方向去了。

可明心却并不是一个甘心一直这么下去的人,相比他师父叶中玄,明心看了那么多,又知道自己师门在几百年前也算得上一个名派,他想洞玄派尽管没落了,然而这么大一个修道门派。

又没灭绝掉,应该也有些什么法宝之类的留下来,于是便对周围的环境留心起来。

尤其是那本师门留传下来的典籍《大洞玄经》,更是被他翻了又翻,想从那里面找出一点什么线索。

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上个月的时候,明心居然从那本典籍地只言片语中,推测出在宁华市南边三十里外的一座山上。有师门一位前辈的墓葬。

那里面,就可能放着一个开启洞玄派真正洞府的钥匙。

这时候。他与叶中玄经过几年的相处,关系也变得很融洽了,于是在有了这个发现后也没有隐瞒,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他师父叶中玄。

叶中玄听了这个消息大吃一惊,他虽然一直听师父说这个洞府乃是他们洞玄派的洞府,是师门一代一代留传下来的。

可是他在这个岩洞里住了七八十年,却不知道这个岩洞并不是真正的洞府,真正地洞府居然是被隐藏住了。

一开始,叶中玄自然对徒弟说的话有些不信,可是等他翻出那本典籍中徒弟所指的地方,果然发现其中隐藏着这么一条信息。

激动之下,两师徒便开始了寻宝之旅,经过一个月的寻觅后,终于让他们发现了那个墓葬,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居然被那个神秘少女给盯上了,在明心从那墓葬里找出《大洞玄经》中记载的那个钥匙地时候,刚拿到手上,就发现不翼而飞了。

亏得叶中玄耳聪目明,发现在二十多米外,一个女人的身影正在悄悄离开,马上知道是被她拿去了,大怒之下,马上追赶而来,这才发生了刚才林进看到的这一幕。

林进从老道思维里看到的东西虽然几乎拢括了他地一生,然而在现实中,却只不过过去了一两分钟的功夫,这种快速观看他人思维的方法,在这短短一两分钟内看完别人一辈子的经历,还要从中分出重要的和不重要的,有些地方还要自己分析其中隐含的其他信息,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即便是以林进如今地精神力,也不禁感到十分吃力,头脑里不由传来一种晕眩感。

这时,叶中玄见小女孩哭得这样凄惨,他本就不是什么硬心肠的人,一时间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也不去想女孩的来历了,大叹一口气,走上前几步,对那女孩道:“小女娃,别哭了,大不了,老道等下赔你一件衣服就是了,你把抢我的东西还我吧。



“呜呜……我才不要你的臭衣服,死老道,臭老道,你欺负人家。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