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第五间玉阙,摆放的也是一个一个的书架,却与第二间玉阙不同,像第二间玉阙,摆放的乃是各类道书,其中书籍式样各不相同,除了纸制书籍外,甚至还有不少竹简,显得古香古色。

而这间玉阙中,除了纸质有些差别外,上面摆放的却都是同一类式样的册子,摆放得整整齐齐,就像是现代正规的存放文件档案的地方一样,带着一种严肃的气氛。

林进走进去,随手拿起其中的一册翻了一下,只见其中记录着:“弘治初年,有玄蛇现景山,为我派静松真人斩杀,得蛇丹一枚;弘治十年,我派静绝真人与茅山天由子起争执,与之相斗一夜,胜之……”诸如此类记载。

林进顿时明白这些册子记录的都是些什么了,他不由来了兴趣。

在这之前,他所看过的道书,大多是一些玄之又玄的道理,或是古人yy出来的一些太过虚幻的东西,对于实战和现实中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记录却是非常的少,而现在这满屋书架上记录的,却是洞玄派门人所经历的事,显得简单而又真实。

一路翻下去,林进发现其中的内容包罗万象,只要是突出一点的事情,几乎都有记载,十分的详细。而这其中有百分之九十的东西,都是他不知道且从未听说过的。

这让他在大开眼界之时,也对洞玄派负责记录的人佩服不已,若是没有耐性的人,又岂会把这些事情记载得如此清楚明白?

放眼望去,看着这满满一屋的册子,林进不由想,这恐怕是洞玄派从诞生以来,到掌有这处洞府的第一任掌门到最后一任掌门为止。所有洞玄派门人经历的事情的记载了。

林进一路翻下去,仅仅看了十多本,就发现其中记录了洞玄派弟子与修道界中一百二十多个大小门派地交往或争执,另外还记载了洞玄派弟子在外出修行时所遇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比如动物成精、天降异象,乃至在使用地行术时在地底发现什么诡秘生物的事都有记载。

甚至,林进还发现,在其中一本册子上。还有一个关于飞碟的详细记载。

那是洞玄派第十代门人中一个叫玄空的长老所记载的,据那本册子中所说,当时玄空的修为已达比通大周天还要高上两个层次地元婴出窍的境界,已经只比修道界中寥寥数个已将元婴修成不灭化身乃至与真身合一的绝世高人低上一两个层次了。

记载中言道:时己巳之秋既望,余于北海取玄冰之晶,行及日暮,忽现一物于波下,形如大珠。赤火而沉霞,莹莹有芒焰,其行如飞,行及百余里,破海而出。

投于西南天际。余使金光遁法逐之,竟不能近,使飞剑亦不能伤,历二时。乃没,未探知此为何派密宝,甚为遗憾。

这段记载中所言,不是飞碟又是何物。只是不知道里面的生物到底是什么。

林进不由暗暗猜想,若是那飞碟里的生物不知道人类中还有修道者的话,当时那飞碟很有可能是被玄空吓跑的了。

试想,当那神秘生物乘坐着能上天遁地的飞行物在天地中飞行遨游,顺便居高临下地考察一下这个星球的生物的时候。

却突然发现有一个人飞着朝自己追了过来,还不停的用飞剑捅它屁股,就连速度也不比它慢多少,遇到这样的情况,它不吓得飙走才怪。

只是玄空却没有想到他追地或许根本不是地球之物,还以为某一修道门派炼造出来的法宝。

不过由此也可见,那位玄空真人的修为是何等了得。然而按他记载中隐约提到的,修道者通了大周天后便是修炼元婴。然后便是将元婴养大。

最终竟能成为一种不灭地化身。而自己在通了大周天后,丹田中仍是内丹一颗。只不过经脉突然变得与周天之数相合了,而元婴却半点踪影也没有见到,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想了好一阵,林进也没有想明白。

不过,想想也是,一般的修道典籍中,能提及修到内丹的功法就差不多是极限了,以后的修炼之途,根本就没见提到过,他自然对于修道者后面的境界不甚了解。

不过,早在几年前,他就已经决定走出一条具有林进特色的修道之路,因此对于这些种种境界的说法,他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借鉴对比而已,却不会去强求一定要符合那些境界。

或许,这就是有门派的修道者和散修本质上地区别,这两种修道者,一种就像模具铸造出来的,虽然细微上有区别,可本质上都是修炼的同种功法,修到高层境界后,其成就与其他同门相差不大,而且由于有前人经验,走火入魔的机会也大大减小。

而散修呢,信奉人不同,道就不同,只有最适合自己的道,才是最好的道的道理。

每一个散修都有每一个散修的思维方式和修炼方式,最终成就大不相同,不过,谁又知道自己地道就是正确地道?因此,散修在修炼过程中,走火入魔的次数,以及走火入魔之人地数量是最多的,这也就造成了修道界中散修数量一直少于那些修道门派弟子数量的原因,就是成就,也少有能修成大道,超过那些修道门派的。

不过,林进却不知道,在修道界历史上,成就最高的,除了各大门派的创派祖师和门下寥寥几个弟子外,散修的人数却稳压那些修道门派之人,这却是那些散修能不拘一格,在修道路上能思维无拘无束的原因。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