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林进在那第五间玉阙看洞玄派留下来的记载,越看越是感到一阵心寒,不过因为这些记载的宝贵程度,他还是压抑着心中的怒意,继续往下看了下去。

随着他看的记载越来越多,互相比对之下,虽然这些记载中只流露出一些只言片语,然而他还是分析出,不但修道门派与散修间会发生争斗,就连修道门派之间也时常发生一些争斗,而且,因为散修很多时候都是一盘散沙,对修道门派构成不了多大的威胁,因此相对来说,修道门派之间的争斗更加频繁。

有一本册子中记载,传说在战国时候,华夏的修道门派足有八百多个,遍及海内外,而到了东汉时,就只剩了六百多个门派,再到洞玄真人开派之时,修道界就只剩下了五百多个门派,及至林进看到的修道门派最少的时候,便仅有二百六十多个了,可见修道界门派之间的争斗之频繁。

而这些门派之争,也各有理由。

他们或是为了各派功法教义相悖,某一门派便指另一门派为邪派,因此引发争斗;或是因什么相当罕见的天才地宝而发生的争斗;种种原因,不尽相同,但总有不得不战的理由,难以逃离其中。

而各派又互有好友门派,争斗之下,难免把好友门派也牵扯入内,如此便成大战,直至一方灭派为止。

看着记载中这些修道门派之间发生的大战,林进只感唏嘘不已。

然而看多了,他也渐渐看淡了,分不清到底谁对谁错,只是不由暗暗想道:看来,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

无论是放在什么地方,都是不变的真理啊!这些修道门派互相竞争淘汰,唯有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大派,或许,这就是修道者所谓天劫、地劫以及人劫中的人劫吧!

确实,想要对修道者造成伤害,也唯有修道者才可以。

这样看来。原以为修道者为了长生而轻易不会与人争斗地观点,还是显得有些想当然了啊!

不过也可以想象得到,修道者寻常之事可以容忍,然而一旦遇到不得不争的事物,那便无论是谁来,都阻止不了他们。

看到这些在记载中一个个名望冲天,到如今却从未听说过的修道门派的名字,林进对修道界的真实状况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一直看到洞玄派老祖宗洞玄真人亲手写下的记载。林进原本淡然不争的脸上,渐渐地多出了一抹坚毅之色。

因为他已明白,在这世界上,无论是普通人的世界还是修道者的世界,只有强者。才能立足。

以前不争,不与普通人争,那是因为没什么好争的。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对方就是想对自己造成危害也不可能。而修道界中。

一次与黑大的争斗,一次与鬼王的争斗,他都以落败告终,也没有起再去找他们算账的心思,因为他明白,自己修道日短,还不是这些老家伙的对手,输也不丢人。

暂且躲避才是上策。

可到了现在,自己修为已渐臻圆满,光凭自己悟道地话,想要进步已经很难了。这时若要在修道路上再进一步,恐怕就要从这修道者之间的争斗中去体悟了。

毕竟,修道者要长生,只有能应对一切危险,才可安然长生。否则的话。即便**已经能停止变老。可长生这两个字,却仍是水中泡影。虚幻不实。

林进心中明白,修为到了如今这地步,随着时间的延长,自己肯定避免不了接触修道界这个大圈子,到时候,再凭手段,看谁才能真正的屹立于这个世界之中吧!

林进合上了手中书册。

在第六间玉阙内,整个殿堂内都显得十分空荡,一眼望去,地面上什么都没有。唯一有地,便是地面上一些玄妙无比的刻痕。

这些刻痕,遍布整个殿堂的地面,乃至墙上和屋顶都分布有,构成一个个的怪异字符或是图案。仿佛蕴含着某种玄妙大道一样,显得无比神秘。

叶中玄怀着一种激动地心情走入第六间玉阙之后,看到这些由刻痕组成的字符图案,心知是祖师们留下一种玄奥阵法,可惜他对阵法之道半点也不通,因此对这刻痕只扫视了一眼,便没有再去注意了。

走到殿堂中央,找到各处刻痕组成图案的交汇处,叶中玄低头在地上找了一阵,按照《大洞玄经》中所载秘法,将其中一截断裂的刻痕回归到它原本应该处的位置上,突然间,他便只觉一股强烈的气场在玉阙中央凝聚起来。

不一会,他就感到神智渐渐变得昏沉起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了。

等到再次清醒时,他惊愕地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到了一处火山之中,往下看去,不足十米便是一片缓缓流动的火红岩浆,往上看去,却是井口一样大小地天空,不知道上面有多高。

而他脚下,却只不过三尺立足之地,简直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火山岩浆发出的热浪一波一波的袭来,只烤得他胡须眉毛都发焦了。

一开始,他知道这不过是幻境,以为没什么了不起的,可当他一触碰到火山岩壁的时候,手上顿时烫起一手的水泡,疼得他连忙收回了手。

就算是幻境,也不比真实差多少吧!他不敢再乱动了,只想等着幻境结束。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