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徒弟目瞪口呆的样子,叶中玄感受着体内的勃勃生机和真气在全身经脉内循环往复,仿若天成的感觉,淡然笑道:“为师修为已作突破,身体自然返老还童,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在这幻境里历练了这么多绝境之后,叶中玄无论是修为还是气度,都大有改变,原先在他身上,更多的是一种山中老农的土气,然而现在在他身上,却多了一种从容淡定的气度,配合着他那飘飘的长须,看起来总算有一种宗师的气度了。

然而,看到师父这一改变,明心的脸色却忽然变得有些苍白了,眼睛中隐隐有种失落的感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中玄生性淳厚,看到徒弟脸色变化,还以为徒弟尚还接受不了自己这个改变,他也没有多想,不以为意的问道:“怎么,明心,师父这样不好吗?”

“啊!没,没有。

”听到叶中玄的话,明心回过神来,脸上立刻浮现起一种欣喜若狂的神态,连忙向叶中玄道喜:“恭喜师父再做突破,弟子喜不自禁,故而有些失态了,还请师父见谅。”

叶中玄微微一笑,道:“不用拍马屁了,现在洞玄派只剩你我师徒二人,你可要好好用功,将来我要光大洞玄派的话,你可要做好大师兄的表率,莫要丢了我的脸才是。”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明心脑海中就好像打了个霹雳一般,张大了嘴,久久说不出话来。

却听叶中玄继续道:“嗯,这洞府既然能在你我手中重见天日,想必是上天不愿我洞玄派就此埋没,这才借你我之手。

重现这洞玄洞府,既是天意,我等自不该违抗,正好借着洞府宝地,收徒授艺,以光耀我派。”

说完这话,叶中玄脸上已经是一片悠然之色,显是沉浸入了对未来的向往之中。

过了许久。明心才将这个消息消化掉,然而却不像叶中玄那样兴奋,神情显得平淡得很。

对于他来说,自是不愿意叶中玄再收徒弟,因为若是只有他们两人的话,这个洞府,待叶中玄百年之后,那就自然而然成了他的。

里面的法宝也好,功法也好,也自然成了他的。

可叶中玄先是修为突破,自身返老还童,现在又准备广收门徒。想要光耀洞玄派。

这两件事,对于叶中玄来说自然是大好事,可对于明心来说,却是坏得不能再坏的事了。

一来。

明心是半路上山学道,本领没学得几分不说,还在山中吃了六年苦,修道地生活远没有他原来想象的那么美好,而叶中玄教导他的方式也是萝卜加大棒的方式,因此这几年来他对叶中玄是畏多于敬。

二来,经过这几年的修道生涯,他也知道自己资质平凡。

若没奇遇,顶天也不过修到师父以前那种程度,而且还要日夜不缀的刻苦修炼才行,这对喜欢享乐的他来说,无疑是非常痛苦的。

而这也是他挖空心思地想找捷径,最终被他发现隐藏在那本残缺的《大洞玄经》中的秘密的原因。

因此在他心里,自己才是发现这个洞府的人,也应该是这个洞府的真正主人。尤其现在有了这个洞府和里面的宝物。想来。

辛苦修道的这个过程马上就可以大大缩短,而他也即将进入不世高人地境地。

可现在师父却突然变年轻了。

也就是说,他继承洞府的时间也将往后推不知道多少年了,而按照叶中玄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来看,轻松地活个二三十年,估计都不成什么问题。

这也就罢了,可让明心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师父居然还打算收徒弟,这问题可就大了。

现在还好,自己和师父好歹还有六年的师父情分,而且这洞玄派真正地洞府也是自己发现的,这份功劳跑不掉,以后就算师父收了徒弟,他们也得叫自己一声大师兄。

可是以后呢?以后怎么办?他可是知道自己资质的,若是师父以后收个天才般的人物做徒弟,那不是一下就把自己比下去了,到时候,在师父地心里,还会有自己吗?还会像现在一样重要吗?

而且,将来师父收的徒弟一多,分掉的法宝也就肯定会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法宝刚才都没有反应了,可在他的心里,那些法宝中,无论哪一件,都是难以舍弃的啊!

如此一来,就算洞玄派被光大了,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想着这些,明心的情绪低得不能再低,不过脸上却克制着没让这种情绪显露出来,只是想要装出先前那种高兴的样子,就有些困难了。

知道师父一旦做出决定,就很难更改了,明心只好向他问道:“那么,师父您准备什么时候再去收徒呢?”

叶中玄抚了抚长须,沉思片刻,道:“为师是借助祖师爷传下的阵法强行通关,修为恐怕还有些不稳定,还是先闭关一阵,等境界稳定下来,再说这些事吧!”

想了想,他又道:“我派这处洞府,乃是天生地修炼宝地,我在此闭关或三五天,或十天半月,这境界应该就能巩固下来了。

在此其间,我也不会出去,只是这洞府中并没有什么可食之物,我如今已可辟谷,十天半月的想来无碍,倒是你,若饿了的话,可自行出洞寻些吃的,这出入的钥匙,就是这本《大洞玄经》,你先拿着,只是切记,不可惊扰我闭关,知道了吗?”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