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出洞了两次,吃了点东西,静静地等到下午时分,明心再也按捺不住了。

从宝库中选了一把锋利得斩金断玉都毫无声息的宝剑,明心用一根藤把它系在背后,平息了一下心绪后,脚步轻轻地朝叶中玄走了过去。

一如既往地,叶中玄的表现一点也没有变,就连发丝在衣服上的位置,也和早上一模一样。

看到师父仍在入定中,明心并没有出声试探,只是目光变得更加锐利了。

从后背取出宝剑,明心深深地看了师父一眼,眼中利芒一闪,没有丝毫犹豫地挥起宝剑,就朝他脖颈上划了过去。

就在宝剑划过之后,陡然间,叶中玄睁开了眼睛,抬头看到徒弟相貌狰狞地站在自己面前,他的眼中闪过一种不敢置信的神情。

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从他的脖子上,却突然冒出一股鲜血来。

明心只见到,师父那颗硕大的脑袋,静静而又诡异地滑向一边,朝地上落了去。而他最终要说的那句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咚”“当啷!”

几乎在同一时间,叶中玄的脑袋和明心手中的剑落到了地面。

看到师父人头落地,明心再不复刚才的镇定,眼神由锐利变为涣散,整个人也像没了力气一般,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瘫坐在地上。

终于,还是把他杀死了。

看到师父死不瞑目的眼神,明心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丝后悔,不过,这丝后悔马上就被另外几种感觉所取代。

第一次杀人,又是杀一个对自己来说可以说是很亲密的人,在没有杀叶中玄的时候。他只想着叶中玄是自己得到这处洞府的阻碍。

可在叶中玄死去之后,没有了这种阻碍,他才开始想起叶中玄在以前对自己的好来,同时,第一次杀人的恐慌感也在他心底生了起来。

种种强烈地情绪在他脑海中交缠,很快就让他脑海里变得一片空白了。

坐在地上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他都没有一点其他思维。

直到鲜血向地上四周流去,一直沾到他的裤子上。让他感到一种冰凉黏腻的感觉的时候,他才从一片茫然中惊醒过来。

看了一眼叶中玄的尸首,明心吓得全身一个颤抖,蹭地站了起来。

然而看到这处神仙居所般的洞府,他的心中马上就被一种满足感给占据了。

这处洞府,终于还是归自己了,而且,还是归自己一个人的。

明心也是修过几年道地人。心性比一般人要强了不少,而且,由于一直在深山中,感受不到政府法律法规的威力,很快。他就从杀人的害怕中恢复过来。

尤其在这洞府中,仅有自己一人,无论做什么事,都绝对不会有人来管。在这个完全归属他的地方,他有一种可以为所欲为的充实感。

如果是在有人居住的地方,他要是杀了人,第一时间所想的的,肯定是:杀人了尸首要怎么处理?警察会不会找到自己?并为这一事件可能会造成地后果担心害怕。

然而在这绝对不会出现人烟的地方,除了一开始对尸体本身的惨状有些感到害怕外,过了一阵后,他就感到没什么可怕的了。

过了一阵。

明心忍着恶心,把叶中玄的尸首搬到洞府外,远远地找了个地方给埋了,又在附近的山泉里用冰冷的山泉水狠狠的把自己身上地血迹给洗干净了,冰冷的山泉水浇在身上和头上,强烈的刺激下来,顿时让他的头脑一阵清醒。

想到以后再无师父的管束,自己不但可以凭着这身本领在凡人的世界为所欲为。还拥有一个如此美妙的仙家洞府。明心就是一种激动。

回到洞府,明心在外面拿了个桶进来。

在水池里打了些水又把那地上的血迹给冲干净了,直到在没有任何一点叶中玄存在地迹象后,看着这如仙境一样的洞府,明心自言自语道:“这洞府,终于属于我了!”

对于他来说,最为关心的,还是那些法宝,把地上的血迹收拾干净之后,明心闭上眼,悠然的吸了一口气,不急不慢的朝洞玄派藏宝的玉阙走了过去。

然而他却并没有感受到,在自己身上,还有一层浓厚的血腥味和一种森然地死气,这种死气,是叶中玄在被他杀死地那一刻,那强烈的不甘念头留下地。

刚一打开门,那面暗红色的小旗帜似是感应到什么,陡然发出一阵耀眼的红芒,旗面上,一层血色雾气迅速地散逸而出,将方圆一丈之内的空间都笼罩其中。

在这雾气中,包括那柄巨剑在内,所有法宝上散发出来的“宝光”,都变得黯淡而不可见了。明心一眼就看到了这场景,眼中陡然一亮,暗道:莫非是法宝感应到自己了?

心中一喜,他连忙加快脚步朝那里走了过去。

就在走到离那片雾气一米之外的地方的时候,从那面暗红色的小旗帜上发出的血色雾气突然爆发出来,只见那血色雾气猛地一涨,笼罩的范围顿时扩大一倍,将明心笼罩其中。

“啊……”

雾气中,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传了出来……

当林进的意识再次清醒来的时候,他睁眼一看,发现现在已经是黑夜了,在视线的最远处,有一层薄薄的云,只有云层遮盖不到的地方,才洒下几点微弱的星光来,显得格外黯淡。

并没有感到身上有什么疼痛的地方,伸手往地上一撑,林进坐起身来,只觉得头脑还有些昏沉,不过并不影响思维。

往四周一看,他发现这里是一个普通的山地,四周杂草丛生。就连他的身上,也沾了不少草叶。

仔细回想一下,他顿时想起失去意识前的事来,再看到周围的景象,他不禁悚然一惊,暗暗想道:这是哪?我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

感应了一下身体的各个方面,他发现在身体上,并没有受什么伤。真气在经脉内运行得也很流畅,只是精神力大为损耗,不及平时地十分之一。

不过,这些损耗掉的精神力,其中的一大部分应该是在与那层无形防护交锋时失去的,而另一部分,估计就是最后那股古怪的力量爆发时损失掉了的。

有这结果,也在情理之中。只是,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出现在这么一个山野之地,这就让他有点想不通了。

或许是精神受到冲击的缘故,失去意识前,那幅突然出现的画面。在他脑海里,这时已经只留下一个淡淡地影子的,只是他还记得,在当时那幅画面出现的时候。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