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林进走后,这小竹屋被重新建造起来,就成了林辰平时的居所,现在林辰跟着他爸爸以及谈老爷子外出,这间竹屋便空了下来。

不过,这里位处荒山,而且又有谈应龙照应,这附近的村民们一般都不会来这里,更不会偷这里的东西。

因此,这小竹屋也没有什么锁。

林进推开虚掩的竹门,走进小竹屋一看,发现里面的布置已经跟自己当初造的竹屋完全两样了,不但大了一些,而且还多了一居室,里面被褥什么的都铺得十分整齐,想来,是给来访的客人用的。

而这来访的客人,林进猜想,应该多是谈老爷子,因为就在床头,他发现在那还摆放着一个翡翠鼻烟壶。

老爷子有喜欢把玩古董的习好,到哪手里都免不了要把玩点什么东西,而大伯林振邦,却是没这爱好,想想就明白,这翡翠鼻烟壶是谁放在这的了。

另外,在小竹屋里,还摆放着一个小书架,上面摆放着不少道法典籍,其中有些道书样式十分古旧,也不知道林辰是从哪里收集来的;另外有一些的样式则显得十分新,看来是近年一些出版社出版的道教典籍。

不过,无论新书还是古书,都显得有点蓬松的感觉,显然是林辰经常翻看的缘故。

至于其他地方,就只放了一张茶几,以及几张竹椅了,显得简约而又整洁,十分的朴实。

走出竹屋,走进旁边的小厨房,林进发现,厨房与他以前建造的那个没多大变化,只是多了一个液化气灶,而不像他以前一样。

用的甚至还是山里捡的木柴,不过,虽然少了几分情趣,却多了几分方便。

林进一看水缸里还有水,便取了家什,烧水泡了一壶茶,将茶几和竹椅搬到屋外石山边缘,悠然坐下。饮起茶来。

许久没有在这小竹屋外如此惬意的饮茶了,林进看着湖面上那被风吹动,荡漾起地碧波,只觉眼中一阵舒缓。

微风吹过,从茶杯里蒸腾而起的白色水汽被风一吹,边飘飘荡荡的散逸开来,融于空气之中。

林进轻轻的抿了一口杯中茶液,顿觉一股幽香自口齿之间迸发出来。

看着这山水,他顿时感到心绪在这一刹那间平静了下来,仿佛整个世界都安宁下来了一般,无比的惬意舒畅。

而那精神力,就在这种安宁中。不知不觉地恢复起来。

很快就到了中午时分,林进损耗的精神力,这时候也恢复了差不多两成,喝完茶后。

他把东西收拾好,在石山上一处峭壁边缘静坐着,将脑海里一切思维都放空,在恢复精神力的同时,也享受着这山间难得的安宁。

这时,天上云层已经被风吹散不少,太阳斜斜地挂在天空中,几缕淡金色地阳光射下来。让人感到十分的温暖,舒适。

尽管只恢复了两成精神,但这时,林进的精神已经可以散发到天地之间,感受天地万物的那种清新和自然的感觉了。

可以说,精神力恢复到了这程度,便不在仅仅是由自己的清净,以静养的方式恢复精神。而是靠着这天地间美妙的景观。各种生物蓬勃地生意恢复精神。

感受着精神力不住地往上提升,林进的精神散逸出去。与周围的空间融为一体。每一次感受到那万千生命的气息,他的精神力就增长一分。

感受到这种情形,突然间,他忽然想到,这精神力,是否也是生命力地一种,或是与生命力有着极大关联?否则的话,为什么在感受到这万千生物的生命力的时候,他地精神会恢复得如此之快。

正当他如此想的时候,远远地,在他精神的感应中,只见一个人拎着一根钓鱼竿从山的那走了过来,同时,那人的面貌也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这人,也算得上是林进的一个熟人,就是谈老爷子的专用司机周海,不过,这次回来,却一直没有见到过他,林进也没有想他地去向。

只是,这时周海怎么有闲心到这来了,而且看他拿着钓鱼竿的样子,竟像是来钓鱼的。

果然,不一会,只见周海来到湖边,在钓钩上挂好鱼饵,便甩开鱼竿钓起鱼来。

也不知是周海饵料特别香的缘故,还是这湖里鱼特别多的缘故,不一会的功夫,他就钓上来好几条鱼,其中几条,怕不止一斤,算得上是不小的鱼了。

可奇怪的是,周海每每钓到鱼之后,却又摇了摇头,又将鱼从鱼钩上取下,重新丢到湖里面,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地。

看了一阵,林进觉得奇怪,便站起身来,向他传音道:“周哥,你在干嘛呢?”

听到这个就像在耳边发出地声音,周海猛然一惊,连忙朝后一看,却没有看见人,又朝四周一阵打量,也没有发现人,他不禁觉得奇怪了,满脸的困惑。

见到他这样子,林进不禁淡然一笑,又传音道:“周哥,不用找了,我是林进,在山头呢!”

周海抬头一看,只见远远地一个小人影正在山上看着自己,想起那声音的主人是谁,他顿时变得满脸惊喜起来。

放下鱼竿,周海冲山顶大声喊道:“林兄弟,是你啊!我说怎么找不到人呢。”

林进微微一笑,从峭壁边往下一纵,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就像在空中滑翔般,飞越过数十米的距离,落到了周海的面前。

看到林进跳崖的这一幕,即使早已知道林进的神奇,周海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待看到林进在空中滑翔起来,潇洒地落到自己面前,周海忍不住羡慕地赞叹道:“林兄弟,你现在,可真是跟传说中的仙人一样啊!”

“周哥过奖了!”

林进笑了笑,奇道:“周哥。我看你钓一条鱼又放一条鱼,在干嘛呢?”

周海叹了口气,道:“唉!还不是老爸的事。前段日子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犯了寒症,一身冰冷,而且关节处疼痛难忍,打电话叫我回去帮忙。

没办法,我只好跟老爷子请假回去照看他。可是,不管怎么用药,他都是老样子,没有半点改变。

前天半夜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几年前你在这湖里钓的那种小火鱼,吃了之后有一种浑身火热,温补的特效,又听说林兄弟你前几天回来了。

我就特地赶来这里,想请林兄弟帮忙钓几条鱼,可是没想到扑了个空,不但你不在了,就连老爷子他们也不知道去哪了。

没办法,我只好自己来试下运气,看能不能给我碰巧钓上一条来。就连这鱼饵,也是我今天上午特地跑到钓鱼协会。

请教了一些钓鱼专家特意配置的,可没想到其他鱼倒是钓到不少,可那小火鱼,却是影都没见。”

说到这,周海目光灼灼地盯着林进,庆幸地道:“还好,今天没算白来,让我见到了林兄弟你。这个忙,你可不能不帮啊。”

听他说完,林进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周海也算是熟人,又是为他爸爸治病而来,这点小忙,自是不能不帮。

看了看周海地钓竿,林进道:“这小火鱼,也算是这世间的一种奇物。周哥你就是用再好的鱼饵。恐怕也吸引不到它们,既然周哥是为伯父看病。那我就帮你捉几条吧。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