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声音,明心感到自己的血液都仿佛被冰冻了一样。这时,他才觉得不对劲,很快他就意识到,这绝不是法宝认主的迹象,而是一个什么妖物被自己无意中放出来了。

他想逃离这里,可是,在这片血雾中,他感到全身的肌肉仿佛都僵硬了起来,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都难以动弹。

“你,你是谁?这是我洞玄派圣地,外面还有不少道法高深的祖师爷在,你,你休得放肆!”终于,他忍不住嚷了起来。

他说完这句话时,那个声音突然沉默了下来。

同时,明心也感到渐渐变冷的血液开始复苏,自己的身体也恢复了一点控制权。

他还以为这个冰冷的声音的主人被自己的这番话给唬住了,只等着对身体的控制一恢复,就马上逃离这里。

可是等了几分钟后,他突然感到血液中又是一寒,那个让他浑身发麻发颤的古怪声音又笑了起来。

“桀桀桀桀,小家伙,险些让你骗过去了。我都差点忘记了,从四百年前开始,这洞府,就没人进来过了。

作为洞玄派最隐秘的老巢,这么多年都没人进来,定是发生了天大的变故,桀桀,当年洞玄派仗着有这处洞府,仗着道法神妙,得罪人无数。

恐怕,在四百年前,就被人灭了吧,小家伙,说,你是不是无意中得到洞玄派的秘典,进到这里来的?”

听到这个与事实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的猜测,明心心中一寒,不由生出一种绝望来,这妖孽,居然连这都猜得到,自己今天看来。真是凶多吉少了。

只是不知道,这妖物到底是什么东西,明心猛地又是一阵挣扎。

因为那些法宝被那血红雾气笼罩住,明心并没有看到这雾气是从那面旗帜上发出来的,因此他虽然猜测到了这个声音是从其中某一件法宝中发出来的,却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件。

然而那个声音却不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就在说完那段话后,他又接着道:“小子。

不管你是不是洞玄派地,现在我只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死,二是放开心灵,让我进入你的灵魂中去,你选一种!”

这个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不知怎的,明心似乎感觉这个声音比刚才微弱了一点。不过处于如此诡异、恐怖的境地中,他却没有多想这其中的差别。

一听到这声音说的两个选择,死他自是不愿意选的,而进入灵魂中,却不知道有什么坏处。

想到这里。他连忙问:“进入灵魂?干,干什么?”

然而刚一问出口,他就感到心脏猛地一寒,就像是被冻结了一般。几乎让他疼得昏厥过去。

“桀桀,这就不是你该问地了,你只需回答,你选择哪一种,我给你三秒钟时间,若是不回答,那么我就认定你是选的第一种。”

说着,那个声音已经开始数起数来。

“一……二……”

如果要说。贪欲大的人最怕的是什么,那么莫过于死亡,因为一旦死亡,那么属于他的一切东西,都将没了。

明心既然能为了这洞府将师父杀死,自然也是一个贪欲十分大的人,再加上那个声音的主人那种将心脏冻结的能力,明心一点也不怀疑他有杀死自己地能力。一听他数到“二”了。

生怕他说话算话,哪还来得及多想。连忙道:“我答应,我答应!”

“好,你果然是个识相的人,那我就放你一条生路。放心,小子,让我进入你的灵魂,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现在,我就要进入你的灵魂了,记住,无论是什么感觉,都不可反抗,否则的话,我敢肯定,你绝对会变成一个失去意识地白痴。”

听完这句话,明心还没来得及问进入灵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就感到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自己脑海里发生了。

就像是一个冰冷的气流在硬生生地往自己脑袋里钻一样,虽然一点都不疼。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如果把脑海比作一个单人房间的话,在这之前,就是自己一个人住,虽然地方不是很大,可是想什么,做什么,都自由自在。

而现在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无比霸道地陌生人,把他乱七八糟的东西连带他自己,都一股脑的往自己家里搬,而自己又不能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房间被侵占。

原本就是一间单人房,现在住进了两个人,那自然不是一般的拥挤。很快,随着那股气流进来的越多,他就越感到脑袋发涨起来,就像被硬生生地撑大了一样,十分的难受。

然而,随着这个陌生房客的进入,明心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也能查看这个人搬进来地,究竟是些什么东西。也就是说,明心此刻也能查看这个“人”的思维了。

原来,这个“人”,原来竟只不过是一个名叫血魄老祖的一缕残存的意识,虽然,在六百年前,他也是纵横修道界的一代邪修宗师,可是后来却在一场争斗中,被洞玄派五大宗师伏击,结果被硬生生的击杀当场,只留下一缕精纯的意识附着在他的本命法宝,也就是那面暗红色旗帜——血煞旗上。

也是他道法精妙,这一缕残存地意识,居然没有被洞玄派地人发觉,只是将这面血煞旗当作战利品,放进了藏宝殿中。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