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锦阳的住处,离中医院不远,坐公交车也就四五站的路程,林进依照那名医护人员的记忆,很快就到了他家门口。

张锦阳现在居住的地方,是一处非常具有本地特色的廊院式民居,非常的古朴。

这里原本不是他的住所,而是他一个老朋友的住所,两年前,那位老友因病去世,而他老友的儿女又不习惯住这老房子,加上他们一家都与张锦阳的关系十分友好,便将这处住宅便宜让给了他。

位于钢铁水泥遍地的闹市中,这么一座民居的存在,倒真有闹中取静之意,按照政府的规范,原本这栋民居是要被拆除的,可是因为其年代的古老,再加上张锦阳的名望,这栋民居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如今,倒成了这块地方的一景。

林进来的时候,发现大门是关着的,便走上前,敲起门来。

不一会,只见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出现在门后的,却是一位和他年岁差不多大,样貌十分俊朗的年轻人。见到林进,那名年轻人疑惑地看着他:“请问你找谁?”

林进道:“我找张神医,请问他在吗?”

这名年轻人是张锦阳的孙子,因为爷爷病了,特地抽空来照顾他的,一见林进样貌普通,年岁也不大,倒也没把他放在心里,只以为他是来求医的,于是道:“他在,不过不好意思!张神医病了,正在修养中,现在不接待人,您请回吧!”

林进笑了笑,对他说:“我不是来求医的,我是张神医的一个朋友,听说他病了。特地来看看!”

“哦?”

年轻人再次朝他身上看了看,只见他两手空空,哪像是来看望病人的样子。

林进却不以为意,继续道:“麻烦你转告他一声,就说林进来看他了。”

“哦!”听到林进这个名字,年轻人仍是哦了一声,然而脸上的表情却明显动容了。

“原来您就是林进,快请进快请进。”做为张锦阳的孙子。

他自然知道林进这么一号人物的,不但捐赠出那么大一笔财物不求回报,而且,在张锦阳地口中,也常听他提起这个名字,夸赞他是一位奇人,就连医术,在某些方面就连他自己也及不上。

能得张锦阳夸赞的人。本来就少之又少,更何况是医术这最让他自傲的方面。能让他都自认不如,可见林进是怎么一个惊才绝羡的人物。

尤其,在张锦阳嘴里,这个林进还是一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人。

只是。虽然常听爷爷提起这个人物,可却一直没有见他来拜访过他,这点,让他感到十分遗憾。

现在。

真人就在眼前,虽然看起来样貌普通,可是他受过的教养,以及以前因为爷爷的关系见过的一些人物,让他深切地知道什么叫做真人不露相,因此丝毫不敢怠慢,将林进引入了府中。

虽然林进并没有出示什么证明身份之类地东西,不过年轻人却一点也不怀疑他的话。

因为林进这个名字,本来就少有人知晓,而且自己爷爷虽然是一代名医,却也不至于有人冒充他人的名号来见。

屋子内,是一个长长的廊院,里边摆放了些花草,一进入其中,立马感到有股幽逸的情调透露出来。显得别有一番风味。

这时天已放晴。在廊院的尽头,只见在日光的照射下。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正微闭着双眼躺在一把躺椅上,享受着冬日阳光地温暖,似是睡着了。

林进远远的就看到,躺在躺椅上的,正是张锦阳张神医。

看到他如此惬意的模样,林进不由放下心来,看情形,虽然张神医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但身体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进到廊院里头,年轻人有些歉意地对他道:“对不起,我爷爷正在午休,我们等一会吧!”

听到他对张锦阳的称呼,林进才知道这年轻人居然是张锦阳的孙子,不过这时一看,果然发现两人神色间有几分相似。

同时,从他的身上,也可以看出几分张锦阳年轻时地风采。

这个要求,林进自是不会拒绝,更何况,在现在这社会,能对爷爷如此孝顺的人,也是十分难得的了。

廊院里还有几把座椅,年轻人拖了两把过来,在不影响到张锦阳睡眠的地方,请林进坐了下来。

随后,他又给两人各泡了一杯茶,显然对接待客人方面,已经非常熟练了。

饮用着茶水,因为对林进不怎么熟的原因,年轻人客套地问着一些话,与林进交流起来。

林进从他的脸色上,看得出这个年轻人对张锦阳是十分尊敬的,轻抿着茶水,林进一边跟他说着话,不由暗暗点了点头。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天上一小片云团飞过来,很快就将阳光给挡住了,或许是感到身上有些冷的缘故,张锦阳不禁皱了皱眉头。

林进察觉到这一点,神识顿时离体而出,在一瞬间直上万米高空,用念力直接将那片阻挡阳光地云团给驱散开来。

阳光重新射了下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