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只听得廊院另一面,突然发出一声躺椅发出的吱呀声,同时一个打哈欠的声音传来。林进转头一看,却是张锦阳从睡梦中醒过来了。

放下棋子,林进站了起来,笑呵呵地朝张锦阳走了过去。

“张老,您醒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张锦阳向前一看,揉了揉还有些惺忪的眼睛,却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这时的林进,虽然大了好几岁,可是模样还是没有太大变化,只是脸上多了几分成熟感。

“林进?你怎么来了?”

见到他,张锦阳顿时惊喜地站了起来,可是由于身体还是虚弱的缘故,这一站起,却有几分摇摇晃晃的。

林进连忙一把扶住他,同时一道细微的气流往张锦阳身体里一探,在他体内转了一圈后,顿时对他身体的状况有了初步的了解。

张锦阳年岁虽然大,可是因为深谙养生之道,身体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精气有些虚了,估计也就是前段时间操劳过度引起的。

而且老年人恢复起来比年轻人要慢了许多,虽然已经在调养身体了,可还是有些气虚。

“张老还是坐着吧,看来,您前段时间没少辛苦啊!”看着张锦阳有些苍白的脸色,林进不免有些歉意,毕竟,是自己徒弟引发的事件。

张锦阳却是笑着拒绝了他的好意,向他问道。“呵呵,不用不用,我身子骨还好得很呢。对了,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

张清辉这时也走了过来,他也没想到爷爷见到林进会这么高兴,连忙道:“来了好一阵了。我怕影响您休息,就陪林兄坐了一会。”

张锦阳闻言,看了看他们刚刚摆好的棋局和放在一边的茶具,从这情形上看,显然是等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不由吹胡子瞪眼地对张清辉骂道:“你这瓜娃子,林进来了,也不把我叫醒来。

居然让他白白地等。”

张锦阳性格一向平和。平常就算什么大人物来了,张清辉让那人等一下,他也不会说什么。

然而为了林进的到来,一向很少骂人地他居然骂起自己来了,这让张清辉在尴尬的同时,对林进在爷爷心目中的认识,又多了一分。

林进见到张清辉尴尬的样子,连忙帮他解释道:“张老您就别怪他了。他这样做,也是对您的一片孝心,而且,他陪我下棋,这不也很好嘛。”

张锦阳本意也不是要责备孙子。只是几年没见林进这个忘年之交,一时难免有些高兴过头了。这时听了林进的话,再看看一脸尴尬模样的孙子,也就借坡下驴。

没再说什么了。

一番寒暄之后,张锦阳便质问起林进这段时间去哪了,以及不跟自己联系的原因来。

对于自己这几年遇到地事,对于张锦阳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实在太过惊世骇俗,林进只好摇了摇头,道:“这其中的事,一言难尽。

张老还是不要多问了,我看您身体有些虚,我帮您把把脉吧!”

张锦阳一见林进的神色,心想他这几年的经历,可能有什么不方便对自己说的,再联系到林进一身鬼神莫测的本事,也就不再多问。

这时听到他要替自己把脉的话,张锦阳知道在经脉学上。林进地要远比自己了解得多。没有丝毫犹豫地就伸出了左手给他。

然而见到这一幕,张清辉却是惊呆了。从来都是爷爷给别人把脉。什么时候居然轮得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替他把脉?而且看爷爷的样子,还显得十分理所当然一样。

见张锦阳伸出手来,林进伸出三根手指,十分淡定地搭在了张锦阳的手腕上。

刚才那一道真气的输入,只是稍微检查了一下他地身体,这时搭上脉去,随着张锦阳脉搏的跳动,即使不用真气探测,他体内的状况,也随着这脉搏跳动的规律,以及跳动地强弱表现出来。

脉象,本来就是对于体内状况的一种信息传递,而把脉,就是将这种信息还原,从而得知病人体内的情况。

而比起一般的大夫,林进则要更进一步,凭借着潜意识那种强大的推算能力,他却是在脑海里直接把这种脉象还原成了张锦阳体内的情况。

再加上意识的探测,张锦阳体内的情况这才是真正无一不漏地显现在他脑海中。

“嗯,张老,您不但有些气虚,而且心脏和肺地功能都有些偏弱,这样吧,您稍稍放松下身体,我顺便替您治疗一下。”

得知林进做出的这个判断,张锦阳毫不惊奇,这些症状,他早已知道,只是自己毕竟年老,就算知道该怎么治疗,可是身体却不适应,因此只好慢慢调养。

随着林进的话语落下,他马上就感觉到,有一股温热的气流从手腕处流入体内,非常有感触地在自己体内,顺着经脉分布的位置流动起来。

清楚地感受到气流在体内流经的走向,张锦阳顿时知道,这股气流流经的地方,就是自己体内的经脉。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