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龙的存在后,王秋正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过了好久,才喃喃的道:“既然有龙存在,这么说,神仙鬼怪也是存在的喽?那这个孙阳,孙道长,莫非就是属于神仙一流的人物?”

李为民又点了点头。

王秋正见他赞同自己的看法,无比的感叹。

“活了一辈子,才知道民间这些传说居然不是空穴来风,以前这几十年,真是白活了。”

突然,他又想到一个问题,连忙问道:“对了,你不是说他是国家道士吗?不知道他们是隶属哪个部门的,有多少人?”

李为民摇了摇头,发出一声苦笑:“你还是不明白,国家道士,并不是隶属国家的任何一个部门,也不归任何人管,这只是一个称呼罢了,像他们这种人,拥有的能耐与神通,是你我万万不能想象的,因此,即使是政府,也管不了他们。

称呼他们为国家道士,只是因为他们是一些把国当成自己家的人,在这个家里面,他们并不理会我们这些普通人之间发生的事,只有当属于他们那样拥有神通的人危害普通人的世界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来制止。

平常时刻,就是想见他们一面都不可能。

否则,以他们的能耐,又有什么是做不到的?这些人,一个个来去无踪,只有最上级的一些领导,才有他们的联系方式,这次孙道长到这里来,就是因为那栋旧楼附近一户人家发现里面经常发生一些奇怪的现象,报告到公安局,传到我这,我又往上汇报,这才请到他来的。



“那我怎么没有听到这件事?”王秋正皱起了眉头。

“锁龙井这事属于特殊机密。一旦有情况发生,都是直接通过当地军事部门上报中央的,你自然不知道。

不过,这种大事,当地政府首脑肯定要知道的,只是早晚的事,譬如现在,你不也一样知道了嘛!”说到这。

李为民笑了起来,又道:“不过,这种事情,对于民众都是要封口的,你回去后,先跟当地媒体都通通气吧,如果真发生什么事了,还是先统一下口径比较好。”

“嗯。我明白地!”王秋正点头道。

却说孙阳进到那栋旧楼之后,刚一进入,就闻到有一股浓烈难闻的鱼腥味从楼里传了出来,这股味道,就像是一群放置了七八天的死鱼发出来的。

一般人闻到,绝对会想吐,不过他却是没有丝毫感觉,神色一如平常。

在旧楼内。除了地上一些零散的脚印外,其他都一如几年前林进进来的时候般阴森、杂乱,没有什么其他变化。

顺路来到那扇隐蔽的小门前,孙阳弯腰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扇倒在院子里,已经被雨水淋得腐朽得差不多的小木门。

一开始他还没有在意这扇木门,因为今天他也进来观察过几次了,也见过这扇门几次。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地地方。

可是这次进来的时候,或许是刚才那一震的影响,木门正中一片木屑化做粉尘震离开来,竟隐隐浮现出一个脚印的形象来,然而在先前,这个脚印存在的地方,却还是一片平整。

看到这一幕,他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这个脚印。明显不是刚才被那几个运送东西的军人踩的。既然这样,那就是在他们来之前形成的了。而且。

按这情形来看,给这扇木门迎上这个脚印地人,起码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一定程度了,因为若是一般学过武的人踢这门,必定是控制不住力道,或是留不下脚印,或是一脚将其踢得四分五裂,绝对留不下这般清晰的脚印。

莫非还有同道在我之前来过这里?想到这个可能,孙阳连忙走到那扇木门旁边,对着那扇木门小声地念了几句咒语,想要将那木门上有可能残留的修道者气息引发出来。

咒语念毕之后,突然间,只见木门上浮现出一道弯弯扭扭地符印来,而且在那符印里面,还有一道影像闪过,貌似是有一个年轻人,一脚朝木门踢来的影像,只是,那人的样子却模糊不清了。

这时,从那井中,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锁链与井壁碰撞地声音。

听到这声音,孙阳只好不去管脚印的事,连忙走到了井口处。

这时井口还是被那个大铁盖给封闭住的,在井口旁边,是一张古香古色的乌木桌,上面摆放着法铃、法剑、符纸、朱砂等物,显得井然有序。

这些东西,就是刚才那些军人搬运进来的,原本,依孙阳的法力,施展道法时已经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可是他打的是拖延时间,以待他另外两个师兄弟到来的主意。

因此有些担心自己在与锁在井下地龙斗法时法力不济,这才准备了这些东西,以防万一。

听到井内传来的声响,孙阳皱了皱眉头,朝那大铁盖虚空抓了一把,一股无形劲气顿时朝铁盖射了过去。

就是这一把,那足有上百斤的铁盖便缓缓升起,在离开井口一寸左右后,只见孙阳虚抓的手往旁边一甩,道声:“去吧!”

那大铁盖便朝一边落了过去,掉在地上,发出一阵沉默的金石交错的声响。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