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符文,足有数百个,一经贴到那有裂缝的井壁上,马上就融入其中,与周边的古老符咒互相辉映起来,产生一道巨大的能量,朝那铁链上传了过去。

与此同时,便见那铁链上原本还在不断变大的缺口,突然停止下来。

或许是感受到铁链突然变得坚固了,正画符画得欢的时候,在孙阳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个无比阴冷,同时却又空灵庞大,充满无限生命活力的声音,“好道士,竟敢阻扰吾脱困!”

声音尚还在他脑海中回响,就见那小孩手臂粗的铁链一阵晃动,竟无比精确地打在那裂缝之上,一阵“吭吭”的声音传来,空气中就好像产生一道道巨大的波浪,那些孙阳画出来的古老符文,顿时被这阵敲打打得一一散列在空气中,化做光影消失了。

龙的强大,孙阳心中早已有了准备,但他没有想到,被困了近千年,它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威能,自己耗费心神书就的符文,居然被它隔了这么远,用铁链生生震破。

而在旧楼外面,大部分警察也已撤离,只留下一队军人对这条街实行戒严,那巨大的声响传来,就好像在他们耳边敲响一样,震得他们的头脑嗡嗡直响,就连这条街道以外的一些人,也听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

就在这阵声音过后,人们惊奇的发现,在天空中的那片龙纹云,此刻变得越发清晰起来,远远的,就连鳞片都似乎看得见一般。

而在震破这些符文之后,那铁链上一阵“咯吱咯吱”,几乎令牙齿都要发酸的声音传来,那铁链上铁环的裂缝。比刚才还要快的变大了。

尤其是那井中的水,一股一股地拼命往上冒,就像要疯了一样,就连井口边缘,竟也溅出水花来,落到地面,马上就凝成一片坚冰。

“孽障,既已被囚。就该好好悔过,安敢再次兴风作浪!”

孙阳看了一眼天上龙纹云,心中越发焦急。

因为他知道,那天上龙纹云乃是井中之龙龙气显化,每清晰一分,就代表着龙的能力恢复一分,而当龙纹云完全变成龙的模样的时候,就是井中之龙脱困的时候。

知道事态紧急。这时他也顾不得多想,手中之剑又醮了点朱砂,手就像抽风一样重新画起符来,随着他的画动,那符文再次在剑尖产生。

朝裂缝处射去,补贴那些已经失效的古老符文。

可是,每当这些符文刚一贴上井壁的时候,过不得几秒钟。那铁链就是一阵乱打,将这些符文给震破。于是孙阳就只好再次画符,又再被震破,如此反复不停。

实际上,孙阳也知道,自己这样做,并不能阻止这条龙脱困,他这样做。只不过是拖延一下时间,以求能拖到另外两个师兄弟地到来而已。

而且,用法剑画符,也是此时时刻最能减少真元消耗的方法。

然而,即便是这样,那铁链的缺口还是在不断扩大。

在井下数十米深的地下河中,整条地下河的河水都变得浑浊起来了,浑浊的河水中。在那种莹光水草的映照下。

隐隐约约的,只见一个老黄色地巨大身影在其中疯狂地挣扎扭动着。

而在它身上,一条长长而又黝黑的铁链时而曲张,时而拉得笔直,锵锵作响,在这种无与伦比的力量的带动下,地下河中刮起了一道道巨大的漩涡。

终于,孙阳在坚持了两个小时后,再也无法阻止铁链地崩断,随着其中一个铁环发出“噔”的一声响,就好像发生了连锁反应般,在那铁链上,一连“噔”“噔”“噔”“噔”……地响了七八下,那些发出声响的铁环几乎都被拉成一个长条形。

其中就有一个铁环,再也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锵”地一下,被拉得断裂开来。

足有五六米长的半截铁链在这股巨大的反弹力道下,伴随着哗啦一声水响,破水而出,直打在井壁上面,打出碎石无数,随即便无力的落到了水中。

而那井水,这时简直像是沸腾了一般,发出一阵有如长江黄河等大河最激流地方的哗哗水响,直往上冒泡。

而这时,天上龙云终于成形,张牙舞爪的挂在不知道多高的天空中,每一片鳞片,都栩栩如生,完全与真的一样。

只是因为距离太远,一般人却是分辨不太出来这云与先前有什么区别。

就在铁链嘣断地那一刹那,孙阳心中就如同被嘣断的铁链般,发出一个同样的声音。

他不禁暗道一声:“糟了!”

此时铁链已经断开,再画符也是无用,瞧着残余的半截铁链,孙阳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画这么久的符,对他真元的损耗其实不大,顶多也就一两成的样子,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来,倒了一粒丹药到口中,一股清凉地液体在口中散溢开来,不多时,这损耗地真元顿时恢复如初。

孙阳望着井水,渐渐地,只见沸腾的井水慢慢平息下来,又变成了一片安静地样子,只有一片片震荡的余波,丝毫也看不出刚才那片沸腾的景象来。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