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巨龙差点从院子里冲上来的事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至于说巨龙上天后与那两百修道者争斗,几乎杀尽那些修道者的事,林进并没有说。

然而仅凭着这件事,张锦阳和张清辉就震惊得何不拢嘴了。

要知道,这可是一条龙啊,一条真正的龙啊,而且还就在他们脚底下经过,险些从他们院子里冲上来,这种事情,不知道的时候也就罢了,一旦知道,一身冷汗当即下来了。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要不是林进恰好来这,那他们还不是铁定死了。

张锦阳几年没见林进,此刻听他说起此事,越发觉得他高深莫测了,他不禁想,以林进这种本事,会不会是预知到自己将有这么一难,故意来救自己的呢?

一想到这,他的心中更加感激了。

“林,林兄弟,你说的可是真的?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尽管已经相信八成了,可张清辉还是忍不住再问了一句。

林进笑了笑,又吃起饭来,事情真相已经告诉他们了,至于相不相信,就不关他的事了。

听到孙子疑问的话,张锦阳却拿起筷子,狠狠的敲了一下张清辉的头:“愚人节,愚你个头,林进会骗你吗?快去把我珍藏的那瓶好酒拿来,林进这是救了我们爷孙的命啊,得敬他一杯。



“对对对,是得敬林兄弟一杯!”张清辉这才意识到,林进今天还真是救了自己的命,爷爷真没有说错,连忙捂着头答应着,跑去拿酒去了。不过,林进怎么都觉得。

当张清辉听到张锦阳说要他拿珍藏的好酒的时候,脸上突然显露出一抹异样的惊喜。

林进连忙推辞道:“张老,不用了,您老大病初愈,不适合饮酒。”

张锦阳摆手笑道:“本来呢,按我现在的身体,是不应该喝酒的,可是你都救了我爷孙两地命了。再不敬你一杯,那就说不过去了。”

林进只好不说话了。

不一会,张清辉捧着一个古香古色的瓷瓶走了过来,又拿了三个杯子放在了桌前。

将瓶盖打开,林进顿时感到有一股幽香自瓶中散发出来,散发到整个房间中,直让人迷醉其间,不能自拔。

林进虽然不懂酒。让而闻到这股令他都感到有些动心的香味,也不禁有些动容,赞道:“好酒!”

听到林进的赞叹,张锦阳显然很是高兴,笑呵呵的介绍道:“这酒。

是几十年前我一位世交好友送的,据说是无意中在一个酒窖遗址中发现的,存世不到二十斤,当初他一共送了我三瓶。

其中一瓶在清辉他爸妈成亲的时候喝掉了,剩下地两瓶,我一直珍藏着。这第二瓶,用来招待你,乃是正得其所啊!”

一边给他斟起酒来,顿时,只见翠绿色的酒液从瓶口流出,等到斟满整个酒杯时。已如一块碧玉般,显得绿意怏然,幽香四溢。

随即,张锦阳双手捧着酒杯,亲手递给了林进。

听他这么一说,再看到这酒的样子,林进当即知道这酒来历不凡,不敢怠慢。连忙用双手接住了。

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然而等到张清辉拿着酒杯,望眼欲穿的时候。张锦阳却停住了,把瓶子又小心地盖了起来。

当即,张清辉不干了,急道:“爷爷,还没有给我倒酒呢!”

张锦阳朝他一瞪眼,道:“你还小,懂什么喝酒。”

若是平常的酒,张清辉也就罢了,可这酒,却是听说只有爸妈结婚时才喝过的,许多官宦名流想喝都喝不到的,错过了这个机会,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喝到了,只好苦着一张脸,把期盼的目光投向林进,希望他能帮忙求求情。

林进见状,感到有些好笑,这个张清辉,初次见面时只觉稳重得很,可熟悉了以后,那种年轻人地活泼还是不由暴露出来了。

不过都是年轻人,这种小忙,帮一下自然无妨,于是对张锦阳道:“张老,既然酒已经开封,自然是每人一杯的好,不然,这酒喝得就不热闹了。”

听他这么一说,张锦阳“哈哈”一笑,道:“那就听你的,清辉,酒拿去,自己倒吧!”

“诶!”见到爷爷松口,张清辉连忙接过酒瓶,就给自己倒起酒来,一边还对林进道:“林进,谢谢你了!”

林进只是一笑。

张锦阳见孙子将酒已经倒好,站起来,将酒杯举到半空,道:“来来来,林进今天救我们一命,我们爷孙敬你一杯。”

张清辉也站了起来,举着酒杯对林进道:“林兄,虽然只是第一天认识,可我却觉得有种与你认识了许久的感觉,来,敬你一杯,为了你对我们的救命之恩,也为了我们地认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