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喝到醉,真实说起来,林进这辈子还真是头一次,小时候是不爱喝酒,而长大以后修炼了道法,身体对酒的抵抗力也达到了非常高的强度,仅有的几次喝酒也没醉过。可这次不知怎么回事,喝了这酒之后,一股强烈的醉意却突然涌了上来。

不过现在又没有什么危险,如果将这股醉意逼出的话,却是辜负了这种难得的体会。而且醉意若是逼出来了,那也就意味着体内那种美酒也被逼出来了,如此煞风景的事,林进怎么会去做。

只是觉得好奇,这种酒液,居然连自己都能醉倒,不禁向张清辉问道:“清辉,这酒,叫什么名字啊?”

看着林进红扑扑的脸,张清辉便知道,他已经有些醉了,不过也为他的海量感到咂舌不已,因为即便是他自己,现在也感到一股强烈的醉意在眼前晃悠,只是因为要陪客人,才努力支持着。

要知道,他可是比自己多喝了不知道多少杯酒啊。

“这酒是从那无名酒窖发现的,原先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味道也与其他的酒不一样。不过,这酒非常怪异,最多只能喝五杯,五杯之前都没有什么,可是五杯之后,再厉害的人,都会醉倒。听说爷爷说,当初送他酒的那人,就是一位少有的酒中豪杰,平常再烈的酒也能喝五六大碗,可是这酒,刚喝了六杯,马上就醉倒在地,足足睡了五六天才醒来。而其他喝这酒不到五杯的呢,最多也就醉一个晚上,因此我爷爷那位知交好友将这酒取名为神仙醉!”

张清辉笑呵呵的接着说道:“不过这毕竟是从我爷爷那听来的,恐怕当不得真。林兄弟喝了这么多杯,不就没事嘛!说起来还真要托你的福,不然的话,我想要喝到这酒,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说完一副回味悠长的样子。

“神仙醉?倒真是名副其实!”听了张清辉地说法,林进不禁喃喃自语,能让自己这个修道人都有些醉意,而且还有这种独特的效果。这酒果然神奇。

刚想完,又一阵更加强烈的醉意从全身各处涌了出来,使得他的身形不禁微微一晃。

“林兄,这雨恐怕停不了了,不如我们再摆一盘棋,下着玩玩吧!”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林进带着醉意看了看那片布满乌云的天空,笑道:“不忙。这雨,下不了多久的,既然清辉有兴,正好酒足饭饱,我们出去走走也好!”

说罢。也不避讳什么,双眼盯着天空,从他身上,一片庞大的精神力腾身而出。直往天上冲了过去。

精神力无形无质,肉眼完全看不到,然而强到极点时,却可以影响周围环境里地气氛。

刚一发出,张清辉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压抑感似乎从林进身上发了出来,让他觉得在这一刻,林进似乎突然变得无比高大起来一样,让人不敢仰视。

想当年。大师颜歆隔了几千里的距离能在大兴安岭上方弄出一大片乌云来,用大雨浇灭大兴安岭发生的森林火灾,以林进如今的修为,自然也可以将这片乌云弄走。

精神力冲上云霄,借着这股酒意,林进将精神力融入乌云之中,随后猛地一旋,竟凭空化做一团狂风。带动着这片乌云。向四面八方吹了开来。

陡然间,便只见得高空之中风起云涌。成片成片的乌云竟像发了疯一样,以盛都市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散了开来。

不多时,便只见整个盛都市的高空之中,显露出一片清爽的天空来,再也见不到半丝乌云,一直在下地大雨,这时也完全停了下来。

只有盛都市的周围地区,那雨却是下得更大了。

为免乌云再次被风吹来,林进的精神力直上高空,感受着位于乌云中的点点灵气,突然间,他的心中似乎产生一种明悟,他感应到,存在于天地之间地这些灵气,似乎也有着一种淡淡的意识。

感受到这种从未察觉到的淡淡意识,醉意中,他突然做出一个怪异的举动,用精神力化做一层强大地波动,向四面八方传递出一个信息:“我所在处,今日不得有雨!”

意念发出,刹那间,风平云静,在那一刻,似乎所有的云都像听明白了他的话一样,竟飞快地向四周散了开去,片刻间便成了一片风轻云淡之像。

“这,这…”看到这一幕,张清辉只觉喉咙发干,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是真的!

“这小子,终于感触到一点真正的天地法则了”万里之遥的昆仑山某处,吴松站在一处山巅,望着远处的天空说了一句话,突然淡淡地笑了起来。

“嗯,他虽是你算中的人,然而有此表现,确实出乎老夫意料。不过,此子进境如此之快,便不怕物极必反吗?”在吴松旁边,一白发白须的老者微微一笑,向他问道。

听他此言,吴松却笑了起来:“莫非道兄忘了这面星辰镜了吗?他可是在星辰镜中历练过的,只要不出意外,应当无事。”

“如此便好!”那名老者闻言点了点头。

然而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古怪声音却在两人耳边响了起来:“喂,你们两个老不死的,又在搞什么玄虚了,说来给老子听听?”

两人回头一看,却只见一名衣着褴褛,头发蓬松,就像一个老叫化一样的老头坐在后面一块冰岩上,一边咔咔的啃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弄来地苹果,一边向他们问话。

然而见到此人,两人眼中却是不由一亮,突然笑了起来。

看到两人这般模样,那个怪人脸色一变,连忙丢了苹果,身形化做一道长虹,便往天空飞了去。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