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一年难得一见的大雨,将整个城市上空的烟尘都洗刷一净,骤雨新停,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走在这样的大街上,就连心情都不免为之一畅。

然而造成这样情景出现的林进此刻却高兴不起来,面对张清辉的苦苦哀求,他是拒绝也不是,不拒绝也不是。

雨停了,然而院子里的喷泉却还在不停的喷,将整个院子都弄得湿漉漉的,看上去非常不爽,林进只好道:“清辉,这拜师的事我们以后再说吧,这院子里多出个喷泉却是不好,我先将它给堵了。”

张清辉看出林进脸上的犹豫之色,知道这是他拒绝自己拜师的借口,然而别人不收,自己也不好勉强人家。虽然知道这可能是人生中最大的一个机缘,但张清辉此刻也无法可想,毕竟,像林进这样的奇人,虽然已经认识了,而且看起来与自己的爷爷关系也不错,可谁又知道他有没有什么怪脾气,万一惹得人家不高兴了,直接走了,那就更加不好了,只得点了点头,满脸的哀怨之色。

林进看了,又是一阵无奈的苦笑。

别人怎么修道他不知道,他修道,首总无为,并不已追求什么神通为目标,悟到了,自然就学会了,然而张清辉却是见过自己的本事之后才起的修道之心,也就是说,自己的这种强大的能力引发了他的欲望,带着欲望来修道,自然不合林进的宗旨,哪里敢教他。

往四下看了看,林进发现,在院子里还有一个巨大的石鼓,正好比那个洞要大一点。随手一挥,便隔空将那石鼓移动到那个水洞的上方,压了下去。

石鼓一压,那水势顿时小了下去,只有一些填不满的缝隙处,仍是往外咕咕的冒水,但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见到这一幕,张清辉眼中又是一亮。拜师之意更浓了。

没了水源,院子里寄存地水顿时通过排水道出去了,不一会的功夫,院子里又露出了那一片地面,只是还显得有些湿。

这时,门外突然又传来一阵敲门声,一个清脆的女声自门外传了过来。

“清辉,清辉。在家吗?”

“啊,林兄,我女朋友来了,我去给她开门!”

一听到这个声音,张清辉神色一喜。连忙踏着水花,跑到门口开门去了。

一开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女孩,一看到张清辉。马上一脸神秘的往后望了望,拉住张清辉的手就往院子里走。

张清辉被她这样子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小女生的手柔柔软软的,又是主动拉他,他自然不会抗拒。

林进远远地看见这个女孩,原来竟是熟人,不禁感慨这个世界真是小啊。

这名女生,原来就是先前他在孙阳病房里见到的那名小护士。却想不到居然是张清辉的女友。

或许因为天色太暗的原因,那名女孩却是没有看到站在屋檐下的林进,一进院子,看到这满院子的水,女孩先是皱了皱眉,嘟囔了一句:“这院子里怎么这么多水呀!”然后关了门,一脸神秘的对张清辉道:“清辉你知道吗?今天我遇见怪事了!”

张清辉被他这么一弄,好奇心也上来了。联想到林进说的和电视里播报地十多人见到龙的事。不禁暗想,莫非她遇见的怪事就是指的这个?他连忙问道:“什么怪事?”

“今天我遇见三个怪人了!”

“什么怪人?”说的居然不是见到龙地事。张清辉更加好奇了。

那女孩顿了顿,继续说道:“今天我和汪教授在实验室做试验的时候,汪教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有个病人,要请他去看看,汪教授见我在场,说是要带我开开眼界,就带我去了,后来到了地方,我才知道,那个电话,原来是王市长打来了,也不知道是他的一个什么人得了病,没有去医院,却在市政府一栋小楼里。那人得的病也奇怪得很,外表虽然有些血迹,可是又没见到伤处,只是高烧得厉害。清辉,你可不知道啊,那人高烧居然烧到了48度。”

“啊!48度?那人还没死吗?”张清辉是医学世家,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是啊!”那女孩点了点头,又道:“要是一般地人,烧到这么高的温度,早就死了。汪教授连忙找了几个冰袋来给他敷了,可是连敷了几个冰袋,病人的温度就是降不下来,后来市长带了三个人来了,其中一个怪人,一见到我给那名病人敷冰袋,居然像个幽灵一样,先还在门口,一下就到了我身边,把我的冰袋给抢了,然后也不知怎么的,那人居然把叫市长把汪教授也赶跑了。”

听到这里,张清辉觉得疑惑了,连忙问道:“不是市长请汪教授过去的吗?怎么又把他赶跑呢?还有你说的三个怪人,莫非就是市长带来的三个人?”

女孩摇了摇头,又用牙齿咬了咬下唇,犹豫地道:“我也不知道,好像,好像市长对那人特别怕一样,一叫他,他就让汪教授走了。”话没说完,女孩突然一阵轻恼,跺了跺脚道:“哎呀,你听我说完吗?不要打断人家的话。”

张清辉只好一阵干笑:“好好好,你说你说,我不打断你了。”

那女孩这才接着道:“那三人两个大的,看上去大概五六十岁的样子,还有一个非常年轻,只有二十多岁。那个怪人让市长把汪教授赶走以后,又让市长特出去了,只让我留了下来。”

“啊!三个大男人,就你一女的,你,你没事吧?那些当官的可不是什么好人!”尽管看到女友好端端的站在面前,但张清辉还是忍不住一阵担心。

听他这么一说。那女孩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当即一把掐住张清辉胳膊上一块软肉,狠狠地掐了一下:“你想到哪儿去了!还要不要听了?”

“嘶”

被女友这么一掐,张清辉疼得脸色都变了,连忙道:“你说你说,我再不说话了。”

“这还差不多!”女孩白了他一眼,这才接着道:“原来他们把我留下了,是让我打下手地。那两个大人说话特别古怪。腔调好像古人说话一样,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们,我还以为他们是从古代穿越过来地呢!他们说地什么来着?好像是说给那病人敷冰袋非但没有救他,反而让他地病情变得更厉害了。还说什么得调养好久才能把他治好!”

“这时候,突然那个一直没开口的年轻说话了,说他能治好那人的病。然后那两个人居然真的让他治了起来。可奇怪的是,那年轻人走到病人身边,却只是摸着那个病人的额头。然后就叫我找个盆放到病人身边,我正觉得奇怪呢,突然不知怎么的,那个年轻人一下把病人地手腕动脉给划破了!”

“啊!难到他想杀死那名病人?”听到这,张清辉也不禁惊叹出声。

然而这次听到张清辉打断自己的话。女孩却没有生气,只是道:“怪就怪在这里,那年轻人把病人的手腕给划开以后,从那人血管里留出的居然是黑乎乎的血。我开始还没注意到,差点把我吓晕了,还以为他们要杀人,就大叫了起来。可是那两个大人中的其中一个突然对隔空我指了一下,我就动也动不了了。”

“然后我才发现,从那病人血管里流出来的,居然是淤血。”

“后来怎么样了?”听到这里,张清辉的好奇心更大了。尤其是女友说地那怪人随手一指就让她动不了的事,怎么想,他都觉得是隔空点穴。

如果是没有接触到林进这一档子事,他肯定会对女友说的事表示怀疑,可接触到林进以后,就不由得让他开始相信这种奇怪的事了。

“后来,后来更加奇怪了,等那病人的淤血流掉。变成红色地正常血以后。那名年轻人只在病人手腕上抹了一下,那病人手上的伤口就消失了。然后那年轻人就走了。另外两人就放了我。”

“就这样?那病人呢?怎么样了?”听了女友有些没头没脑的话,张清辉连忙又问了起来。

“病人当然好了呀,不然还有什么奇怪的,没好,难到还死了啊?要是死了,就不是奇怪,而是谋杀了,你可真笨。不过,他们之间地称呼好奇怪,都是称呼什么道友!”

听完女友的话,这时张清辉已经可以肯定,女友所说的三人,定是和林进是同一类人,按他们之间的那种称呼来看,他们就算不是神仙,也至少是那种修道之人了。

想到林进,这时他才突然想起,跟女友说了这么久的话,倒是把林进给丢在一边了。不过女友一进门就对着他说这么多话,倒也怪不得他,于是连忙拉着女友,朝院子最里头走了过去。

走到林进所在的位置,张清辉连忙向他介绍自己的女友:“林兄,这是我的女朋友小艾,小艾,这是我朋友林进。”然而他却没有发现,在见到林进地那一刻,小艾当场愣住了。

林进却是温雅的笑了起来:“小艾你好,我想,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听到林进打招呼,小艾眼神中满是木然之色,不自觉地点了点头:“你,你好!”

“你们认识?”看了看小艾,又看了看林进,张清辉满脑子的疑惑。

林进点了点头:“刚才小艾说的那个年轻人,就是我!”

“啊…”

这下,张清辉也惊讶得说不出话了。

当着他的面,说了他那么久,还说他是怪人,这种事,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介意。

林进却无所谓,见他小两口在一起,自己正好借口离开。于是道:“清辉呀,既然你女朋友来了,你就好好陪陪她吧,我出去走走。”

说完,便朝外面走了出去。

见到林进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小艾这才回过神来,惊奇的对张清辉道:“清辉,这个怪人。你认识?”

张清辉却是一阵懊恼,原本还想拜他为师的呢,结果当着他地面说他是怪人,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

然而小艾却不管他,连忙向他问起关于林进地事来。毕竟,先前也就当只是遇到了人生中地几个怪人,跟自己根本没有关系,而现在这个怪人居然跟自己地男朋友认识。那自然是要好好问清楚的了。

拉着张清辉,小艾当即就是一阵撒娇…

这时候,林进已经来到了大街上。

傍晚的大街,一场大雨刚刚停下,却是没有多少人。只有车流仍是在中间车道上川流不息,显得异常繁忙。

呼吸着雨后的空气,感受着这种城市的繁华,林进不紧不慢的在街上走着。显得格外的悠闲。

这个城市,林进虽然在几年前来过一次,可毕竟不是生活在这里,一切都还是觉得非常陌生。不过陌生地城市他也到过不少,总而言之,在这华夏大地上,只要是城市,总归建筑形式都是差不多的。因此虽然环境有些陌生,但一路看去,路总归是那些路,房子还是一样的房子,倒也没有什么新鲜感。

只是,在这个城市里,有一处地方,却是他忘不掉的。那就是青羊宫。

青羊宫的那个神秘拳印。可以说是他修行路上的一个启蒙老师,正因为有了拳印中那股神秘意念蕴含的对天地自然感悟的信息。这才让他少走了许多弯路。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