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之中无时间,当林进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发现,星空已经不是刚才那片星空。

天空之中,不知什么时候,竟已挂上了一轮明月,漫天的星斗,在这轮明月之下,都显得黯淡失色,难见踪迹。

就连空气,也变得清新了许多,没有了那种隐隐约约的都市气息。而且在那空气之中,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檀香味,弥漫其间,让整个环境显得格外静逸。

林进放眼望去,只见八卦亭仍是那个八卦亭,青羊宫也仍是青羊宫,只是看上去,要远比刚才所见的八卦亭和青羊宫要新,也没有了那些五光十色的电灯泡,只是隐隐从大殿内传来几点似明似暗的灯火,在这空气中静静地发着光亮。

好在月光还很明亮,在银白色月光的照耀下,那几处大殿却显得更加雄武了。

林进神念往四处一扫,只见在一边一棵十分高大的梧桐树下,一名老道静静站在那里。

其模样,与自己于拳印意念中见到的影像毫无二致,只是看上去,要比那个影像飘逸得多。

只是这棵梧桐树,先前却是没有见到的。

见到这名老道,林进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你来了!”

待林进走到他面前,只听一声苍老的声音从老道口中发出,望着林进,嘴角含笑。

“林进见过前辈!”见到老道,林进心怀感恩的向老道行了一礼,又道:“林进得受前辈于天道感悟之传承,一直对前辈心存向往,如今得见前辈真颜,不甚欣喜,只是不知前辈如何称呼?还望告知!”

老道笑了笑。却不回答他的话,只是道:“道友既然到了此处,便陪老道走一走吧!”

“嗯!”林进不知他是何意,只得点头。

老道轻轻了抚了抚衣裳,带着林进往青羊宫深处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道:“你既到得了此处,于天道领悟上。

想必与老道亦无多大差别,同是修道人,我们不需什么敬言,至于名号,老道我已忘了很多年了,非要称呼的话,便叫我无名好了,如此也正合我道真意!”

林进不觉笑了笑。没想到,这老道倒是与自己当初的心念相合,当初把他当成无名老道,如今老道亲口说出来,仍是叫无名。这或许也算得上是一种缘分吧。

顿了顿,老道继续说道:“道友此刻心中恐怕还存有一些疑问吧?”

林进点了点头,问道:“无名前辈,突然进入此处空间。林进确实有不少疑问,只是不知道,前辈是如何引我进入此处的,前辈真身又在何处?不知能否一见?”

原来,他一进入这里,便发现此处环境与自己当初为杜青青所布的意念空间有许多相同之处,因此看起来这些都像是真地,实际上。

这却应该为那无名老道布下的一处意念空间,而不是自己真的穿越了时间,来到几百年前与老道相会。

听他此言,老道却并没有露出惊奇之色,只是道:“道友既然已经发现,此处空间乃老道意念所布,至于老道之真身,当然早已不在此处。至于去了何处。现在不便告知。

至于道友进入此间,自有其中的道理。我留下此念头。让后来者进入,一来,为的是在这条道上行走,有同道者,不至寂寞;二来,也是想与后来者印证一番,希望能有所收获。

而拳印中存留的意念,便是引与吾道相同者进入的引子,若要与老道存留之意识相见,需得意念能力不下于老道,才能触发拳印中引子,与老道相会。

可以说,能见到道友,这也是一种缘分吧!”

林进这才明白,自己为何一触摸到拳印,全身的精神意识便被吸引来此处了,不过确实也是一种缘分,这个拳印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却只有自己,能在数年前,因为某种原因接受到其中存在地意识,而又在数年之后的今天,精神力大涨之下,又重到青羊宫,再次接触到这个拳印,最终引发拳印中老道留下的精神力引子,与这位修为高深莫测的前辈古人相见。

能见到他,虽然仅仅是一缕意念,但这也不得不说是一种莫大的缘分了。

“不过道友也不必疑虑,吾真身虽然不在此处,可吾化身所悟之道,与真身一般无二,见我化身,当与见我真身无异。

”说到这,老道话语一转,突然向林进问道:“道友,不知现在是什么年间了?老道一直身处此处空间里,不觉光阴岁月,也不知道外面过了多少年了!”

林进问道:“敢问前辈留下意念之时,是在什么时候?”

老道想了想,道:“我留拳印之时,正是徽宗即位之时。”

徽宗?那应该是宋朝了,林进对于宋朝出了些什么皇帝不太了解,然而受谈老爷子兴趣影响,徽宗这位书画大家,他还是知道一些的,算了算,至少也有差不多一千年了。

于是回道:“外面的世界,已经过了千年了!”

“千年啊!果然不出我所料!”听到林进的回答,老道长长地叹了口气,半晌,才悠悠向林进问道:“不知道友可知,在这千年中,又有多少人飞升成仙呢?”

对于这个,林进却是不知,只得摇了摇头。

“没有吗?”见到他的回答,老道炯炯有神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失神了,只是仰望天空,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对林进说话:“天道,什么是天道?当年老道修道达到世间顶峰之时,对于世间万物无不了然于心,然而于飞升一事,却是更加困惑不明,世间传言飞升者,老道未曾见过,老道修道到达巅峰之时。

却感飞升只不过是一句笑话而已。

然而正是有感于此,老道心中却更加困惑,修道乃是为何?无它,只想超脱而已,既然超脱不了,神通再大,又能如何?只可惜,老道苦苦寻思数十年。

却参透不了此事,又有要事须得离开这个世界,因此只得借所悟天道留下意念,盼后来高人为老道解答。”

对于飞升成仙,或可说得上是华夏人心中最大的一个谜团了,林进虽然修道,而且相对于常人来说,也有了不小的成就。

只是对于这个遥遥而不可触摸地飞升成仙一事,心中却同样也存在不小的疑问,只是,因为是散修出身,虽然所见道家典籍中。

有不少人都是飞升成仙的,可在他看来,那些所谓成仙者,应该也是像自己一样。

具备特异能力的修道者,至于是否真地超脱了这个世界,是否真正的明白了天道的真意,却是不得而知了。

他原以为,是不是真的有飞升一事,这个问题,那些修道大派中,应该会知道。然而到了今天。

遇到无名老道留下的这缕意念,他才明白,就连无名老道这种修为达到了当初修道界巅峰的人,对于是否存在飞升一事,都心存怀疑,乃至于留下神念,以求后世高人帮他解答疑惑。

林进比他晚生一千多年,可却不过比他多了些对时代变迁以及现代科学的稍微了解。对于修道一事上。

也只是因为精神力发生那种自己不明白的变化,这才达到触发拳印中意念空间地要求。

若是论起对于天道的真正理解,就连比这无名老道,恐怕都有些差距,又如何能解答他这一问题?

可是,既然曾经受了老道之恩,此刻又误入老道留下的意识空间当中,若是无法完成老道心愿,恐怕非但对于老道来说是一种遗憾,对于自己来说,更是一种遗憾。

想了想,林进问道:“不知前辈对于天道是何理解?可否说来与我听听?”

老道笑了笑,却到:“天道真意,只可意会,无法言传,既然道友想知道,老道便演练一套拳法与道友一看吧!我所领悟之天道,便存在于这套拳法之中。”

“前辈请!”听到无名老道的话,林进眼睛一亮,不由想起了数年前见到的那段影像。

老道淡然一笑,施施然走入一片空地之中,站定下来。

丝毫没有作势,林进就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从老道身上发了出来,与这周围的一切融合到一起。

老道虽然站在那里,然而林进的眼中,却似乎并没有他地身形,而只有一片自然。

林进知道,虽然并没有动,老道地拳意,却已经发出了。

蓦然间,场地中,轻轻吹来了一阵微风,将老道的长发轻轻吹动起来。

这时,随着风地吹动,老道双臂轻舒,终于动了起来。

他的动作并不是十分快,可以说得上十分轻柔舒缓,就像刚才吹过来地那阵风一样,然而每一个动作,每踏出一步,林进都觉得十分自然,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人在打拳,而是看到一片小山,一条小河般的自然景象一样。

感悟到此种拳意,林进不由叫了一声好,赞道:“拳如春风,身法自然,此乃自然之道!”

听了林进的话,老道并无反应,显然已是身陷拳意当中,继续舞拳!

这拳法,并不是杀敌之法,因此并无什么狠手杀招,所存在地,仅仅是那一种老道对于天道的感悟,借以身体动作表达出来而已,虽然无言,却比语言表达得更多更深。

不久,老道的动作,渐渐由轻柔舒缓变得大开大阔起来,恍然间,林进便似乎看到一条大江大河,以及雄浑高山般的壮丽,同时又含有一种夏季般的狂热与激情。

随即,老道的动作又变得萧瑟且凌厉起来,一如凌厉之疾风,一如严寒无情的冬意,一种如秋,一种如冬。

四季变化不绝,老道拳法变化也不绝,四种不同却相似的拳意纠缠其间,渐渐变得雄浑起来,拳法发动之后,引动自然之气与之交融。

其中间或夹杂着雨露风霜,雷鸣电闪,在老道身侧不住出现,而又消失。

林进看了,似乎看到一片广阔天地间,在天道之下,不住变幻四季一般。

看到老道此刻拳法地变化,他的整个心胸。也似乎随着这拳法,在这片天地中走了一遭,也变得如同这天地一般,宽广起来。

林进知道,此一路拳法,表达的便是老道对于自然万物的感悟,天道之下这个世界的循环往复。

这一路拳,当年林进在那影像里便见他打过。只是此时使出来,拳意相同,动作却不同,似乎又多了一丝深意,对这自然之道。也表达得更加深了。

看了老道地这一路拳法,林进心中触动不已,对老道所悟之道,又明白了几分。不禁为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感到敬佩。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