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睡觉,其实也是修炼,眼一闭下,心中便万事皆空,到这时,全身上下的血液、真气,便无比充分的调动起来,运行方式与天地磁场的运转隐隐保持了一致,全身所有的细胞和器官却停止了活动,就像青蛙到了冬天一样,进入一种休眠状态。这时候,日间身体损耗的能量和物质,便在这种休眠中渐渐恢复过来,使得细胞不需要更新换代,这便是修道人与常人的不同之处。

常人身体的细胞,更新换代非常之快,除神经细胞之外,几乎是一天一变样,而修道者达到一定修为之后,就像乌龟一样,新陈代谢非常缓慢,一切不需要消耗的能量,都不会消耗,补充细胞能量的时候,也补充得非常快。然而当遇到危险的时候,这些存在于身体之中的能量,只要一经调动,马上就能在瞬间爆发使用出来。

就像人们爬楼梯一样,学过物理的人都知道,从一楼到一百楼,无论是一阶梯一阶梯的爬上去也好,还是直接跳上去也好,消耗的能量都是一样的,经常锻炼的人,甚至爬到一百楼也不吃力,休息一下甚至还有不少余力,这便证明平常人体内蕴含的能量并不少。可是常人的能量不能那么聚集的一下爆发出来,因此不管再怎么锻炼,都无法从平地一下跳到一百楼。

修道者却不同,通过这种最符合生命进化方式的修炼,修道者充分认识到身体中每一部分的作用,乃至将其潜力挖掘出来,在强化身体的同时,也在进一步的挖掘其中的力量,使人体不但符合天地运行之道,而且能将保存在身体中的强大力量比平常人快上千万倍地爆发出来。这便是修道人的修炼之道,当然,当修道人修到更高层次的时候,其中的变化,便又有差别了。只是林进如今还没有达到那一步,因此在白天消耗掉不少真气后,深层次的睡一觉,恢复一下。不失为一个绝佳的方法。

第二日,一大早林进便起来了,修为到了他这种程度,体外时刻有一股气息环绕,蚊虫不落,灰尘不沾;体内更是一片清虚,经过几次脱胎换骨后,便只剩下最精粹的部分。杂质十分难以产生。因此平常人睡了一晚醒来之后,会觉得嘴里发涩、脸上有油,要洗漱刷牙,而他却仍是神清气爽,全身无比清洁。皮肤干净得就像刚洗过一样。

走出房间,林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到一阵透彻心肺地凉爽从全身上下升了起来。

虽是大都市,可因为绿化措施做得不错的缘故。在这清晨,也有几只不知名的小鸟飞在树间,唧唧喳喳叫个不停,显得充满了清新和活力。

这时不过早晨七点,正是天蒙蒙亮的时候,而张锦阳和张清辉这时都还沉睡着,并没有醒来。

林进回忆起做晚无名老道打的那套拳法中的拳意,见这院子十分空旷。便摆了个姿势,轻轻的打起拳来。

因为是在都市中,虽然有一道大门将院子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可这路拳法一旦运用真气,便会引来天地之气产生种种异像,林进自是不想引发一场轰动,并没有动用丝毫真气。

只是,拳。依旧是老道所打地那套拳。拳意也相同,刚一打拳。林进便感到,自己的精神仿佛升华了一样,周围一切自然,都与自身融合起来,头脑更是无比清明。他感觉到,在体内,无论是血肉也好,器官也好,在这路拳的拳意之下,都变得无比活跃起来,充满了自然的生机。林进感到,这一路拳打下来,对身体产生的好处,却也不亚于深层地睡上一觉。

“好!林进,你这套拳打得好啊,就连我这看的人,都感觉看了心旷神怡!”

不知道打了多久,院子里突然想起一个声音,就像看见什么稀世珍宝一样,显得无比欣喜。

林进缓缓收拳,回头一看,却见张锦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院子里,穿着一身唐袍,睡了一整晚之后,显得神采奕奕。

林进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打拳有多入神,如此修为下,竟连张锦阳这么一个普通老人来到身边都不自知,只是,从体内产生的变化也可以看出,这一路拳法,要想真正进入那种拳意当中,需要多么的全神贯注。

“张老您起来了!”林进收拳完毕,向张锦阳问了一声早。

张锦阳笑道:“睡了这么久,再不醒来,还成什么样子!若不是昨天喝了酒,平常时候,七点也就起来了,做一会晨练,哪还会等到现在。”

林进也笑了起来,迎了上去。

“这么说,倒是林进地不是了,耽误了张老的晨练。”

“呵呵,你能来这看我,我已经十分高兴了,耽误一天晨练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说到这,张锦阳却是话音一转,急忙问道:“对了,林进啊,你这套拳,我看着只觉舒畅平缓,带着一股自然之气,甚至比太极拳还要自然得许多,完全就像是看到一片自然春光般,光是看你打这路拳,我就觉得神清气爽,异常舒服。我也是个对各派拳法十分爱好的人了,可在我印象中,却从来没见过这种拳法,不知叫什么名字啊?”

林进笑道:“这一路拳,乃是一位前辈高人所创,在这世间并没有留传,您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哦!原来如此!”张锦阳这才明白过来。

林进又问道:“对了,清辉呢?怎么还不见他?”

张锦阳摇了摇头道:“这小子啊,每天晚上都要玩很久游戏,都已经很长一段时间这样了,这会估计还没睡醒呢,我去叫他!”

说着摇了摇头,便朝张清辉的房间走了过去。

不一会,便听房里传来张锦阳的呵斥声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很快。便见张清辉揉着双眼,满脸不乐意地走了出来,见到林进,懒洋洋的向他打了个招呼,又连忙跑去洗刷去了。

见孙子已经起床,张锦阳又走到了林进面前,向他问道:“林进啊,你那套拳法。不知道能不能教给我啊?”

这路拳法,最重要的是拳意,至于拳路,完全是配合拳意而来地,若是体会不到大自然的那种境象,并将其融入自身,就算使出来了,对于身体也没什么好处。而且拳路中一些表达自然界暴风骤雨等各种险迹的时候,无论是对身体还是对精神的要求,都相当之高。可以说,若是一个能领会到自然之意的修道人学了这路拳,那对修炼将会有莫大地好处。可这样一路拳法,就连身体素质强健地青年人都打不出来,绝不是张锦阳这样的老人能学地。

林进想了想,缓缓摇了摇头。道:“这一路拳,我打起来虽然轻松,可是其中有许多困难的地方,若没有强大的身体和精神做依靠,学之非但无益,反而对身体有害,我不能教你。”

“这样啊!”听了林进的解释,张锦阳虽然表示理解。却也觉得十分遗憾。

见到他似乎真的很爱这套拳法的样子,林进对他遗憾的样子也有些不忍,想了想,又道:“这套拳法,难度确实非常大,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或许,我可以简化一下。仅仅保留一些中正平缓地拳意。再教给您吧,只是。这套拳法,对于健身和培养心性有极大的好处,只是不宜用来争斗。”

本以为与这套拳法已经失之交臂,却没想到林进答应简化一下再教给自己,见到过刚才林进打拳时那种蕴含无限自然的意向的张锦阳,顿时欣喜得不能自已,连连向林进道谢。虽然是简化,然而只要保留十分之一的拳意,其中蕴含地养生之道,也够让自己受用的了。

这时,只见张清辉走了过来,见到爷爷满心喜悦的样子,不由好奇的问道:“爷爷,林兄,你们在聊些什么呢?”

张锦阳见张清辉仍然有些困,显得无精打采地样子,却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将脸一板,道:“你这小子,有客人来也不知道早些睡,也不知道玩到凌晨几点,看你这么一幅样子,也不觉得难为情?”

张清辉讪讪的笑了笑,没有言语了。

林进却是帮他开解道:“张老,我看您也别怪清辉了,年轻人嘛,哪能没点爱好。不过,清辉,虽然是玩,但是玩得太晚的话,对身体的损伤却是极大,现在看不出来,等将来显现出来的时候,却要后悔莫及,为了自己,也为了你爷爷对你的关爱,也应该改掉这个坏毛病才行啊!”

听了林进这番诚恳的话,再看看爷爷责怪地样子,张清辉摸了摸鼻子,不禁觉得自己这个爱好确实有些不对,当即道:“嗯,林兄说得对,我做的确实有些不对,辜负了爷爷对我的一片关爱之心。以后,我保证改掉这个坏毛病,向爷爷学习,早睡早起。”

听到张清辉的保证,张锦阳笑了起来。

“只要你真能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好了,多余的话不说,以后怎么做,还要看你自己。现在快八点半了,你去给我们买些早点来吧。”

“嗯,好嘞!”见爷爷不再责怪自己,张清辉连忙往外走去了。

不一会,张清辉便消失在门外。然而林进却见到,张锦阳看他的背影的时候,满是溺爱之色。

林进笑道:“清辉对您极其孝顺,为人处事也非常文雅,虽然有一点小毛病,但在现在的年轻人中,这种性格,已是非常难得地了。”他这些年周游了不少地方,见地人也非常多,自然对人性有不少了解,说出这番话显得十分自然。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