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听到这个声音,林进却感到奇怪了,因为他听出来,门外叫张锦阳的,正是昨天认识的那个刘宋道,林进意随心动,神念往外一看,当即发现,门外不但刘宋道在,就连孙阳和方鼎也在外头站着,只是,他们来这做什么?

这时,张清辉已经走到门口,将门一下拉了开来。

此时刘宋道等人都换了一身平常的衣服,看上去就像三个平常的中年人。见到这三个陌生人,张清辉不客气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在别人家门前大呼小叫?”

听到他如此问话,刘宋道却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小家伙,你是张锦阳的什么人?我们是林进朋友,特地来拜访他的,至于张锦阳,我也认识,你叫他出来见我!”

听到他的话,张清辉心中又不乐了,虽然一听他们说是找林进的,知道他们或许不是一般人,可什么叫做让爷爷出来见他们?好大的架子!而且居然叫自己小家伙,他们很大吗?

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张清辉却并不回他话,只是回过头来,对林进喊道:“林进,找你的!”

然而在院子里,因为刘宋道声音洪亮的缘故,张锦阳找就把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了,当即对林进笑道:“看来,你这位朋友,还认识我呢!走,我也去见见你这位朋友,看他到底是我的哪一位朋友?”

说罢,便与林进一起往外迎了过去。

两人一到门口,刘宋道等人就不再理会张清辉,满脸笑容的对林进拱了拱手:“道友,贫道师兄弟前来拜访!”

孙阳和方鼎同时也像他拱手行了一礼。

林进连忙回了一礼,道:“三位道长安好。不知孙道长伤势怎么样了?”

孙阳连忙道:“有劳林道友关心,贫道伤势已经无碍了!”

见到这场景,张清辉当即一愣,暗道:现在社会还行拱手礼,自称贫道,莫非他们还是古人不成。

而张锦阳见了他们三人的样子,尤其看到刘宋道时,却是眼神一凝。变得犹疑不定起来。

见到他这般模样,刘宋道却是无比平淡的对张锦阳道:“张锦阳,你还记得贫道吗?”

音若洪钟,似乎击在张锦阳心头一样,听到这话,张锦阳当场愣住了,想了半天,他突然反应过来。

脸上露出一个不敢置信的神色,伸出一只手,颤抖得不能自已的指着刘宋道,无法相信地道:“你,你是刘师父?”

刘宋道蓦然大笑起来:“果然。你还没把我忘记了,想不到,这么多年没见,也被你混出一个神医的名头。也不负当初我的一番教导啊!”

“您,您真的是刘师父!”听到刘宋道的回答,张锦阳变得更加激动了,连忙把挡在门口的张清辉叫开,无比激动的把他们三人迎了进来。

“刘师父,弟子张锦阳跟您磕头了!”待关上门后,张锦阳脚下一软,就要朝刘宋道拜下去。

然而刘宋道见到他这般举动,却是笑呵呵的站在那里,就这样任他跪下去,直到给自己真地磕了一个头才叫他起来。

林进在一边,看到张锦阳的这般举动,倒是隐约猜到几分他们的关系,然而张清辉看到爷爷给这个中年人下跪,还称他为老师。心里却如翻江倒海一般的震撼了。

若不是知道他们是林进的朋友。此刻他还真要以为这人是对自己爷爷施了什么迷心术了。

张锦阳满怀激动的站了起来,洁白的胡须都在不停的一颤一颤。“刘师父,自从当年一别,便有五十年不见,想不到您,您还是那般模样,让我犹如身在梦中啊。

莫非,莫非您老已经修成仙道不成?”

刘宋道笑了起来:“仙道不敢当,不过我等修道者,比平常人产生一点罢了。倒是你,这么多年来,过得可好?”

张锦阳恭敬地答道:“弟子这几十年来过得还行,只是虽然行医数十年,却在学识上没有什么进展,辜负了当年您的一番教导。”

刘宋道笑道:“你也不必过谦,自从你我师徒分别之后,我同样在这世上行医,你的名声我也有所耳闻,做得很不错,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听到刘宋道如此肯定自己,几十年来不知眼泪为何物的张锦阳居然连眼角都湿润起来。

然而到现在,张清辉都还没搞明白这人是什么身份,疑惑地对张锦阳问道:“爷爷,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啊?让您,让您这么尊敬!”

这时,张锦阳才反应到孙子还站在一边,而且话语中对自己的恩师颇有不敬之处,连忙一把把他拉了过来,骂道:“混账东西,这是当年你爷爷年轻时学医的老师,你的祖师爷,你爷爷能有今日地成就,多亏了他的教导,还不快拜见!”当即就让他跪下给刘宋道行礼。

又对刘宋道道:“刘师父,这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孙子,让您见笑了。”

听了爷爷的话,张清辉这时才是真的震撼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不过五十余岁的汉子,居然是自己爷爷年轻时的老师,那么,这中年汉子的真实年龄究竟多大了?一想到这,他当即明白,这又是一位陆地神仙般地人物。

他明白,自己是爷爷一脉传下来的,这人对爷爷有恩,值得爷爷下拜,也就是说,他对自己也有恩。

张清辉并不像现代年轻人那般,说什么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实际上是自尊心强到天地之间只有自己最大的地步。

在他的教养里,更多的,却是懂得感激和尊重,一想到刘宋道当年给自己爷爷的恩德,既然值得爷爷下跪。

自然也就值得自己一跪,当即下拜,尊敬的道:“祖师爷,刚才清辉多有不敬,还请原谅。”

刘宋道当即满脸含笑的把他扶了起来,往他身上打量了一番,道:“嗯,是个不错地孩子。不知者无罪,你起来吧!”

张清辉这才站起身来,只不过,这么大了,还被人称作孩子,他不禁有点脸色发红。

而林进到这时也明白了,张锦阳地医术原来是传承自刘宋道,也连忙祝贺张锦阳他们师徒相见。

一番寒暄之后。张锦阳把三人请进屋里,又叫张清辉给他们泡茶去了。

坐下来,待张锦阳的心绪平息下来,刘宋道对张锦阳道:“我这次来,原本不想见你地。但是没想到林道友居然住在你府上,就顺便来看看了。”

张锦阳这才知道,自己能见到一别几十年没见的恩师,居然还是托了林进的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恩师不愿意见自己呢?他连忙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刘宋道却指了指自己,哈哈笑道:“你看我这模样,还适合见你吗?”

张锦阳这才反应过来,刘宋道看上去甚至比自己都要小很多,如果到一起,又有谁会相信刘宋道是自己的恩师,两人倒过来还差不多。想来恩师这样做。

也有不想让自己知道他修道人身份的原因在内吧。毕竟,如果被人民群众知道修道可以长生地话,那么可以想象,这个世界马上就会乱了。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张锦阳不禁感叹道:“如此,还真要谢谢林进了,若不是林进,这一生。恐怕我都无缘再见师父吧!”

刘宋道含笑不语。显是同意他这观点。

张锦阳又问道:“对了,刘师父。

您和林进是怎么认识的啊?还有,当初在仁心堂的另外两名师父,徐师父和马师父,也和您一样是修道人吗?当年因为战乱分别,就再也没有见到,这些年也不知怎么样了?”

原来,年轻的时候,张锦阳是在一家叫做仁心堂的药铺学的医术,药铺里的三名大夫,也就是刘宋道和他刚才说地这两人,都是他的医术启蒙老师,只是因为战乱,仁心堂被毁,张锦阳也离开了那里,自此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们三人了,这时一见刘宋道,自然想知道另外两名恩师的下落。

刘宋道却摇了摇头,道:“你徐师父和马师父,都只是寻常人,虽然躲过战乱,但也过世多年了。

至于我和林道友嘛,也是昨日才认识的,倒是你,与林道友又是什么关系呢?”

听刘宋道说徐师父和马师父已经亡故,张锦阳又是一番感叹,好一阵,才将自己与林进交往的经过说与刘宋道听。

这时候,刘宋道才知道,原来林进地真实年龄,居然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乃是修为到了极致之后身体样貌返老还童的结果,而是真的只有二十出头。

这么年轻就有如此修为,而自己修炼了上百年却远不如他,一想到这里,包括刘宋道在内地三人就不禁大吃了一惊,看着林进的眼神就像看怪物一样。

林进心境再平淡,在他们三人这种眼神之下,也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好道:“三位道长,林进只是在修行路上走得稍远一点而已,比起真正的高人来说却是远远不如,三位不必如此惊讶吧?”

他这么一说,三人中生性最洒脱的孙阳却是差点跳了起来,“这还不惊讶?你可知道,你这走远一点,至少就得花费一般修道者数百年功夫?比起你来,我等师兄弟的道都白学了。



刘宋道和方鼎也点头赞同起来。

见他们这样,林进“呵呵”笑了起来,“那也未必啊,我看你们所会的十字真言,威力无比强大,也不见得比我差。”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