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半个小时,刘宋道便将这半本笔记看完,合上笔记本,张锦阳又问刘宋道看法如何,刘宋道叹了一口气道:“你二人的见解,我都看了,确实有许多宝贵之处,可以说,是集前人之大成,而且有许多地方突发奇想,就连古书上,都没有明确记载过的,不过以我这许多年行医的经验来看,却又符合正理,难得啊!难得啊!”

一连说了两个难得,就连孙阳和方鼎都觉得惊讶了。

他们的医术,虽然不如刘宋道深奥,可也只是稍弱而已,能让师兄这样的医道圣手连说两个难得,可见这半本笔记里的内容,是如何的宝贵。

连忙,从刘宋道手里拿过这半本笔记,他们两人也看了起来,想要看看这里面到底写着些什么连师兄都要赞叹的东西。

刘宋道既已看完,也就随他们拿去了。这时,张锦阳听了刘宋道的赞叹,已经红光满面,又道:“恩师,能得您如此称赞,锦阳此生无憾了。

不过,恩师行医年月比锦阳不知长了多久,经验之丰富,非锦阳能及,这本笔记,虽然有不少锦阳的研究心血,然而想来还有不少不足,还请恩师指正!”

说完,便目光灼灼的看着刘宋道。

刘宋道心里明白,这时张锦阳借机想让他把自己的经验也加进去。

不过,若是真能成就这样一本经脉医术,无疑是给渐渐日暮的中医打上一剂强心针,对于中医现状也算了解的他自然清楚这其中的意义。

而且这样也算是造福于民,经脉学说如果能光大开来,有许多病,便不会花费那么多钱了,对于百姓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事。他哪能不同意?

想了想,刘宋道点了点头。

张锦阳顿时大喜,连忙就要对刘宋道行礼拜谢。不过刘宋道却一摆手,道:“这也是我辈医道之人应该做的,你不用忙着谢,不过,我还有一事不解,还要你回答。”

张锦阳连忙道:“什么事?”

“这本笔记本。我看了下,应该是本新笔记本吧?为什么只有一半,却将另一边给撕了?”

听他问起这个问题,张锦阳顿时变得有些犹豫起来,刚刚还商量好,那半本笔记,要深深的藏起来,不然除他们之外地别人知道。

可是此时问自己的,却是自己的恩师,给他看还是不给他看呢?突然听到这个问题,一时间,张锦阳不禁有些犹豫了。

然而林进却在一边道:“张老。那半本笔记本,便拿出来给刘老哥看看吧,没事的。”

张锦阳刚才也只是因为突然听到这个问题,有点措手不及。

这时林进一说,他才想起来,刘宋道是什么人?非但是自己的恩师,而且还是修道中人,真正的为普通百姓行医的人,品行自然是没有问题的,连忙应了一声,又跑到房间里去了。

然而听了林进地话。又看到他的举动,不明事情真相的刘宋道却更加奇怪了,就连他的两位师弟,在看到张锦阳的举动后,也感到奇怪了。

不就是一本医学心得记录吗?还搞得这样神神秘秘的?至于?

不多时,张锦阳将那另外半本笔记本拿了出来,无比郑重的交到刘宋道手里。

看到张锦阳郑重的表情,刘宋道不敢怠慢。小心地接过了。翻了起来。

然而,仅仅看了一页。刘宋道的脸色就是一变,仰头沉思一会,眼神中竟闪过一丝莫名的惊喜,然后又继续翻,只是翻看的速度,比起看上一本笔记,要远远的慢了下来。

而且一边翻着,一边还要沉思许久,有地时候,在他脸上是现出一种了然的神色,而有的时候,却是一脸困惑,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样子。

看到他这神色,孙阳和方鼎顿时觉得奇怪了,这半本笔记上究竟记载了些什么?居然让师兄露出如此神色?而张锦阳,也是紧张地看着他,想知道他对这半本笔记所记载内容的看法。

唯一显得平静的,就只有林进了,因为这半本笔记,全都是他对自身经脉试验出来的新得体会,从真实性来说,是绝无问题的,至于别人怎么看吗,那就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只是,越是对经脉学说,对经脉了解得越多的人,就越能看明白这上面的内容,像先前张锦阳,因为自身对经脉了解得有限,也只是毫无保留地选择了相信林进的话,就算是有疑惑,也无法证实。

而刘宋道却是修道之人,又是医道大家,对于经脉的了解,远胜张锦阳,这才时而疑惑不解,时而露出了然之色。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刘宋道的整颗心已经沉陷于笔记所记载的内容中,不知时间的流逝。

然而一心想知道那半本笔记究竟记载着什么内容的孙阳和方鼎,在看到师兄如此沉迷其中后,却是更加心急了。

终于,当刘宋道翻完最后一页后,他轻轻合上笔记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却只说了一句话:“如果都是真地,那么这半本笔记地内容,切记不可外传!”

听到这话,张锦阳顿时放下心来,舒了一口气。然而孙阳和方鼎却是更加不解了,连忙问道:“师兄,这笔记中,难不成还记载着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刘宋道摇了摇头,将笔记递给了孙阳,却道:“虽不中,也差不远了!”

随即,又沉思起来。

见到师兄这般模样,孙阳也不再问,只是翻看起笔记来,可是同样地,看着看着,他的脸色也开始变了,就如同刘宋道先前一样,一会沉思,一会露出了然的神色,只不过,相比刘宋道,孙阳疑惑沉思的时间。

却又明显长了不少。

看到师弟沉思的模样,刘宋道也不打扰,轻轻的向张锦阳问道:“锦阳,这笔记上的内容,可是你写的?”

张锦阳摇了摇头,道:“是林进写地。”

“这就难怪了!”刘宋道点了点头,转过头来,又向林进郑重的问道:“林老弟。这上面内容,你都是根据什么来写的?”

林进笑了笑,道:“都是根据自身体会所得,怎么,有问题吗?”

听到这个答案,刘宋道当场只觉一窒,脸色都变了。

因为这经脉与穴道之间的联系,可以说千变万化。

针灸里面,就有同时刺激几个穴道,而起到某一神秘作用的,然而若是只刺激这几个穴道中的一个或几个,或是不用对顺序刺激这些穴道。

那么就有可能完全起不到作用,甚至起到不好的作用。然而,那种按照某种顺序,接连刺激几个穴道的方法。无论哪种,都是经过前辈中医无数次地实践,从而得出的宝贵经验。

可是在这半本笔记当中,非但有一些常见的方法,更多的,却是发前人所未想,闻所未闻的刺激穴道和经脉的方式,就连刺激之后的结果。

也大有不同,尤其一些在某些险要大穴上刺激的事,就连刘宋道这个修道中人兼医学大家,也是想都不敢想地,更别说拿自己做实验了。

要知道,有些大穴,只要轻轻一刺,就连修道者都可能承受不了那后果。轻则残废散功。重则丧命,然而这样危险的事。

居然还堂而皇之的记录下来,按他所想,这东西的作者,即便真的是林进,恐怕也偶然从什么地方得到一堆医道宗师地成果,才得出这些结论的,哪会想到,林进居然说是在自己身上做实验得出的结论?怎么能不给他吓个半死。

然而看他的样子,却又不像在说笑。

像看怪物一样地,又看了林进好一阵,他才问道:“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这笔记本上所写体会,也都是真的?”

林进又点了点头。

过了好一阵,刘宋道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林老弟,到现在,我才是真正的服了你的,你这表现,也确实是太惊世骇俗了。

在自己身上做出如此事情,恐怕是前古未见的呀,若没有惊天修为,对身体地每一部分了若指掌,这种事情,万难做到啊。

”直到这时,刘宋道才明白,林进的修为有多么恐怖,恐怕,已经是远远超出他们这一层次的人所能理解的程度了,却不知道,他是如何修炼到这一地步的。

这一点,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张锦阳又向刘宋道问道:“恩师,这半本笔记上的内容,您觉得怎么样?”

刘宋道仍然还处于对林进修为与对经脉学识的震撼余波中,听到张锦阳的问话,毫不犹豫地道:“如鬼神所书,匪夷所思,真是神作!我远不及也!”

听到他如此高地评价,张锦阳一阵欣喜,对这半本笔记上的内容再无半点怀疑,只是,正因为这笔记地正确,张锦阳对于要好好保管这笔记的心思,也变得更加的坚定了。

然而被他这么一说,林进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道:“老哥您过奖了!”

刘宋道却不客气的道:“林老弟不必

不多时,孙阳与方鼎也都看完了那半本笔记上的内容,知道是林进的心得体会后,也是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心中有如翻江倒海一般,不过对于能认识到这么一位奇人,心中也感到十分庆幸;对于自己等人前来拜访,并与其兄弟相称一事感到很是荣幸。

冬天的白天本来就短,虽然天上阳光充足,然而一到五六点,当太阳落到高楼大厦背面之后,也渐渐的变得暗了起来。

不过刘宋道等三人来盛都,也是为了那条龙要脱困一事而来,市长安排的那栋环境不错的小楼,也不过是临时居所而已,想走想留,都只随心。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