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刘宋道说出“天地源音”这四个字,孙阳方鼎两人念诵音诀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到最后,撞在刘宋道布下的这层隔音空间里又弹回来,竟有如在钟内发出一个强大的震鸣般,嗡嗡直响,络绎不绝。

而位于这个隔音阵中的一切物件,它们震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了,然而却不是发出它们本身震动的声音,而是随之发出孙阳、方鼎两人身上的那种奇妙之音,无比宏大、神秘、威严。

张锦阳和张清辉沐浴在这种仿佛不会有尽头的声音里,只觉就连灵魂都飞了起来一般,又感觉如同婴儿沐浴在母体里,无比的惬意,舒适。

就连林进和刘宋道,也感到当这种声音无孔不入的穿透自己身体,进入自己的精神意识中后,整个身体一片融洽,催发出不少生命活力来;就连精神力,也变得越来越饱满、充溢起来。

然而这时,刘宋道却感应到,自己的那个隔音阵法,在这这个奇妙的声音中,逐渐崩溃下来,眼看着就要失去它的作用了。

刘宋道连忙叫声“不好”,又打出几道气流,使得阵法又变得稳固起来。

然而他的这几道气流却是做了无用功,因为就在阵法变得稳固之后,这个奇妙的声音,在突然间却变得越来越弱了起来,不到片刻的功夫,就消失在天地间了,整个空间里一片沉寂,听不到半点声音。

“怎么回事?”刘宋道疑惑的喃喃说了一句。

然而林进的脸色,随着这声音的消失,却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因为他隐隐有一种感应,这股声音,其实并不是消失了。

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着,让人耳听不到了而已。

他不禁联想到,自己在无名老道那个空间里,对无名老道说的,有的时候,六识并不能真正看到这个世界本质的话来。

这声音既然是“天地源音”,那么也当是宇宙法则地一种,用人耳。又怎么听得到呢?

想到这里,他缓缓把眼睛闭上,把耳朵的感觉也切断开来,只是放开心灵,用心去听。

果然,等到心灵放开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一个奇妙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比起由那十个真言混合起来的声音,更加威严、神妙,而且还多了一种超脱一切的轻灵。

同时,他还感应到。在这个声音之下,天地元气也跟着极有规律的一震一震起来,像是一个孩子听到了妈妈的呼唤后,那种欢欣雀跃地感觉。

这个声音。

不但存在于被刘宋道阵法隔绝出来的这个小空间里,而且还毫无阻碍的穿透了这个阵法,传到外面的街道、城市乃至整个大地和天空之中,使得这个声音的范围之内,所有一切物体的体内,也都随着这种本源之音而让人毫无察觉的颤动起来,消除一切负面的意念,让人地意念在毫无察觉中变得快乐起来……

感应到这一切。林进终于动容了,恐怕,先前那个声音,还并不是真正的“天地源音”,唯有现在感应到的这个声音,才是真正的“天地源音”啊。

想到这里,林进连忙睁开眼,只见刘宋道还处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地神色中。似乎在想为什么从两位师弟身上发出的那种声音突然消失的缘故。

林进也不知道孙阳和方鼎能在这种状态中待多久。但可以想象的,一旦两人从那种神秘地顿悟状态中清醒过来。

这种神妙无比的声音就肯定不复存在,而且,也不知道二人醒来之后,能不能再次发出这种声音。若是不能发出了,那么刘宋道可就要浪费一次天大的机缘了呀!

想到这里,林进连忙提醒他道:“刘老哥,不要用眼睛看,不要用耳朵听。闭了六识,放下一切,用你的心来感念那个声音。”

听到林进的话,刘宋道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不用耳朵,闭了六识,又怎么能听到声音?然而看到林进眼中那种真诚,刘宋道却毫不犹豫的按照他的话去做了,也闭了六识,用心仔细地感悟起来。

渐渐地,他也听到了那个声音,感受到那个声音中具备的莫大威能后,一辈子修炼音诀的刘宋道哪还不明白其中的奥妙,刹那间,念诵过不知道多少万遍的十字真言在他心里转了个遍,以前生涩不懂之处,在这个奇妙声音的启发下,顿时变得透彻、通明了。

不知不觉中,一行略带浑浊的眼泪从他眼角流了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声音终于渐渐减弱、消失不见了。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归于空无,寂静无声。

然而即便这个声音已经消失,刘宋道和孙阳、方鼎三人仍是没有醒来。

林进知道,他们这时正处于悟的过程中,即便那个声音已经消失,他们地意识,却恐怕还沉浸在那个声音地余音当中。

这时,张锦阳和张清辉早就反应过来,无法像修道者那样关闭六识,用心去感悟的他们,只能听到有声之声,无法听到无声之声。正因为这样,他们才是清醒得最早地。

而且,他们也只是感觉到,先前孙阳和方鼎发出的那个声音,无比的好听,然而具体好听在什么地方,却又说不出了。

只是,无论是身体也好,精神也好,在最近距离被这一先一后两种具备不可思议力量的声音冲刷过后,他们都感觉到此刻的精神无比的充沛,身体更是充满了活力。

不过此刻,看到刘宋道他们三个都一副沉默的样子,张锦阳和张清辉纵有一肚子的疑惑,也知道此刻不是说话的时候,于是也像林进一样,只是站在一边,静候他们醒来。

这时。

月亮早已升到正中天,时间也过了十二点了,一片清幽的月辉洒下来,照在院子里的瓦檐上、小树上、土地上,使得瓦檐、小树、土地上都似乎蒙了一层细细的白霜,倒也别有一番幽逸地情调。

整个人的心,在这种环境下,也不禁变得空旷和沉静下来了。

张清辉见他们久久没有醒来。于是轻手轻脚的搬来几张椅子,与爷爷和林进一起坐下,一边等待,一边观赏这难得的月色。

今天,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然而在经受过那种奇妙的声音之后,就连张锦阳这位老人,都没有一点困意。反倒精神十分饱满。

只是,看着刘宋道那比自己还要年轻不少的脸庞,他却不禁有些感到可惜。

遥想当年年轻的时候,自己便已随他学习医术,却没有得到他的道法传承。如今年事已高,虽然名声有了,地位也有了,可人一老。

即便是对身体调养得再好,说不准什么时候也就归西了。

这个美好地世界,还真是舍不得离开呀!

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孙子,他的容貌是那样的年轻,就如同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充满了无限的活力和对未来的希望。这个孙子,就是自己生命的传承呀!

只是,不管怎么年轻。时间却不会留情,终究有一天,会像自己一样老去。

感叹着这些,张锦阳地目光不禁投向了林进的身上。

事实上,他十分羡慕林进,这个年轻人,与自己孙子的年龄一般无二,却已经迈入了那个充满神秘的世界。想想刘宋道等人。他就知道。林进以后,一定也会长生。

虽然不知道他的生命具体能达到什么程度。然而比起自己孙子来,可想而知,当张清辉老去,也像自己一样变作一位老人地时候,林进依然会保持年轻。

每位家长都会为自己的后辈做打算,张锦阳也一样,在以前,在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像林进和刘宋道这样的人的时候,他只求儿孙能平平安安,幸福快乐地度过这一生,便已经够了。

然而在知道世界上还有林进他们这样的人的时候,他就不禁为孙子做打算了。

如果张清辉也能像林进一样修道,达到林进这样的地步,那该有多好啊!

尤其是随着刘宋道这位当年恩师的到来,更让他增添了这一希望。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院子当中,响了一个轻微的叹气声。

从一片迷茫中,孙阳当先醒了过来。

如果在今日之前,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凡俗之气外,此刻在他脸上,洋溢着的,就完全是一种神仙般无比洒然地光辉了。

虽然人还是那个人,然而此刻看去,随着他的清醒,便可发现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一看到他,便会联想到一片清幽山谷,无比的超然,不似凡俗。

了然的露出一种笑容,孙阳看了看仍然处于悟道过程中的刘宋道和方鼎,并没有说话。

直到等到他们两人也先后苏醒之后,这才走到林进面前,微微行了一礼,道:“林老弟,多谢了!”

林进只看孙阳此时的气质,便已知道他又进入了一个新地境界,不由回了一个礼,笑道:“恭喜老哥了!”

这时,方鼎和刘宋道也来对林进道谢,林进一一回礼,对他们表示恭喜祝贺。

谢过林进后,刘宋道向孙阳和方鼎问道:“两位师弟,你们刚才有何领悟?”

方鼎看了孙阳一眼,道:“师兄,还是你来说吧!”

孙阳露出个会意地微笑,道:“师兄,刚才我与师弟听了林进一番话后,顿时感悟到我们所学十字真言,与天地宇宙,密切相关,便想到了融十字真言于天地宇宙之中,看看会发生什么效应。

心生如此想法,我和师弟便试着在念诵真言的时候将真言与天地宇宙相连,这一连接,我们果然发现其中有大奥妙,乃至整个人地精神、意识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不过也因此,我们才真正的体会到了那十字真言的真实意义以及天地宇宙的那种宽广浩淼。个中滋味,妙不可言,若不是身入其中,实在无法用言语表叙。”

听到这里,刘宋道急忙又问道:“那么,你们现在对十字真言的使用效应,把握到哪一个字了?”

孙阳皱了皱眉,回想一阵。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