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好这个病人之后,护士看他的眼神也完全变了,看着林进年轻的脸庞和温和的笑容,一时间,真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治疗好了这个病人。

对于这个病人,护士的了解可以说十分深的了,别的不说,至少病因还是略微知道一点的,那就是神经系统病变引发的病情。

而众所周知,在医学领域,神经系统一直是最难搞清楚的一个地方,而对于这个系统,西医又要比中医更为熟悉。

这次,这个病人来到中医院求治,也是因为许多有名的西医院治疗不好,听说中医院有个张神医,这才抱着一线希望而来的,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个病人的病是多么的棘手。

然而在眼前这个年轻大夫看似轻松无比的几针之下,病人的嘴眼变正常了不说,瘫痪的那一边也有了知觉了,这一点,即使是张锦阳亲自动手,恐怕也难有这样的结果,这叫她如何不惊讶。

然而林进神情却依旧淡然,止住病人哥哥对自己的称呼,见病人还在那叫疼,便对他道:“你弟弟因为经络闭阻,引起半边身子产生一些病变,压迫到神经,之前没有什么感觉,是因为阻断的神经把这种痛感给拦截了,因此感觉不到,现在神经系统重新连上,自然会有一阵疼,这是十分正常的事,过一阵就好了,到时候,我再给你开一副调养身子的药方,再休息两个月,也就痊愈了。



“是,是,谢谢您,大夫!”听到只要两个月弟弟就能痊愈,病人的哥哥激动得浑身发抖。

连忙向他道谢,然而看到弟弟如此痛苦的神情,还是十分不忍,不禁有些犹豫的问道:“可是大夫,我弟弟疼成这样,不知道能不能请您想想办法,让他好过点?”

林进曾经受过的痛苦,比这病人要大百倍不止。

然而他是修道者,精神意志无比坚韧,而这名病人却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这样整个半边身子传来的巨大痛苦,自然经受不住。

见他惨叫连连地样子,林进微微点了点头:“好吧!”

说着,就扶起病人,取出一根针。在他脑后某个地方轻轻扎了一下,扎过之后,便见病人刹那间就不再叫疼,而是陷入了昏睡中。

“我先让他睡一觉,不过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等他醒来以后,还是会疼,护士小姐,你只要记得在他清醒的时候给他打一针止痛药。

应该就没什么事了!明白了吗?”

这时,反应过来的护士哪还敢轻视他,连连点头应是。不过,真有这么年轻的神医吗?护士迷惑了。

交代完之后,林进又给他开了一张药方,吩咐好服药的时间之后,便让护士带他朝下一个病房走去了。

一直到林进走出病房,病人的哥哥仍然犹如身在梦中。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直到看到弟弟熟睡中已经变得正常地脸孔,再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他才肯定,自己的弟弟,真的就在这年轻大夫的手中轻而易举的治好了……

茫茫然然的带领林进来到第二个病房之后,不久,第二个病人的病情也得到了极大好转,并给出了后续治疗地方案。

随后。就是第三个、第四个……无论是什么样的病人。护士总觉得他那双眼睛,就像是透视扫描眼外加分析电脑一般。

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病人的病情看出来,然后给出治疗的方法,这种医治速度,这种手段,简直比张锦阳神医都还要神了。

渐渐地,护士望着林进地眼神,也完全变成另外一幅样子了。

而对于林进来说,治疗好这些病人,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已。

没办法,他对人体的任何部位都了若指掌,又具有强大的神念探测能力,即便是自己从未接触过地病人,只要往自己身上一对照,便可发现病人发病的原因到底出在什么地方,找到原因,再治疗起来,那就要容易很多了。

而且,也或许是张锦阳给他安排病人的原因,一路下来他看的这些身患疑难杂症的病人,大多都是神经或经脉有问题的病人。

这种病,对于别的大夫来说是十分困难的,而对于他来说,却是最拿手和简单地了,一般情况下,都只需用针灸刺激病人的经络和穴位,便可以让病人病情得到良好改善,随后所开的药方,大部分也只是些调养身体的方子而已。

而那些原本已经近乎绝望的病人以及病人家属们,在林进神乎其技的将病人的病情扭转过来之后,有许多激动得不能自已的,当场就对他跪下,感恩戴德起来。

也亏得是林进,虽然平常对这些病人们十分温和,可一旦病人对他跪下感恩,不喜之下,也不像一般人那样婆婆妈妈地劝,只是将自身气质一改,便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冷冰冰地,不带半点感情,无论是谁,在这种气质之下,都觉得心中一寒,无法再下跪。

不过,一旦等林进走出病房,去到其他病人的房间地时候,这些病人和病人家属那种激动的心情马上又升了出来。

许多病人,当场就给其他的亲友打电话,告诉他们这里发生的事。于是,又有一大帮人知道自己亲友的病在一个年轻神医的神奇治疗下好了,赶忙来到了医院。

甚至于有一些医生,在林进治疗的时候,也闻风而至,只是对于林进治疗的手段,虽然感到神奇,却一点也看不出其中的道理,直急得他们一脑门汗。

同时,在其他病房,也上演着近乎相同的一幕,刘宋道三人的医术,一点也不比张锦阳差,而且因为修道的缘故,在很多地方。甚至要强过张锦阳许多。

可以说,如果林进是对经脉和神经的了解神乎其神,无人能出乎其右的话,那么刘宋道三人,无论是对药材也好,对经脉也好,都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像医院里这些病人地病情。

对于一般的大夫来说是疑难病症,而在他们手里,就算不得什么了。

种种治疗方法使出,甚至就连病人后面病情的发展,有可能会发生的变化,都被他们给算出来了,并对应着开出了药方。

因为他们不可能在这逗留很久,而这些病人大部分都不是一天两天能治愈的。

因此很自然的,刘宋道三人秉着对病人负责的心情,就尽其全力的,给出了病人以后地治疗方案。

而这一幕,在闻讯赶来的医院其他名医眼中。就显得更加不可思议了。

跟随林进的那些医生,在林进那种几乎完全是自成一体的治疗方法之下,基本上什么东西也学不到手,而闻讯而来。

看着刘宋道三人治疗的那些医生们,却是大开眼界,学到了不少难得的东西。

尤其,刘宋道三人并不藏私,基本上每一个病人所得之病的病理,在诊治的时候,有意无意地,他们都会向旁边的医生给解释一下。

乃至于为什么用何种药,怎么用的原因,都解释得清清楚楚。

若不是正在给病人看病,那些见了三人治病的医生,乃至已经十分有名气了的名医,都差点要向他们拜师,求他们收做徒弟了。

这一点,比起林进那完完全全让人看不懂地医术来说。这些跟随刘宋道等三人医生就要幸福许多了。

只是让他们完全摸不清头脑的。就是这些医生都是自己从未见过,也从没听说过的。

要知道。

在华夏学中医的虽然很多,可也就那么一个圈子,圈子里有哪些名医,他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地,可是包括林进在内的这四人,却都是他们从未听说过的,可他们的医术却完全不下于任何一个圈子内有名声的神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真不知道,张锦阳老神医是从哪把他们找来的。

而且,那三名中年人不说,林进这个年轻人,就更让他们惊讶了。要知道,一般学中医,并不像西医那样,哪痛医哪,差不多每一种病都有一套流程可言。

而中医,贵在对整体的了解,甚至还要了解阴阳学说。

学中医,什么药什么用法,病情的轻重不同,用药也不同。而且不能仅仅对于医理有很深了解,还必须有过很多地治疗经验,才能充分的发挥出中医的力量。

因此往往找中医看病的人都喜欢老中医,原因就在于他们那超人一等的经验学识。

至于这样的疑难杂症,那就更需要远超常人的经验和学识了,然而这名年轻大夫最多也不过二十多岁,为什么又具备这样神奇的医术?

这一点,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经过一上午地治疗,中医院无论病人也好,医生也好,都大开了眼界。

到这时,反而名声早已远扬地张锦阳张神医,虽然也医治了几个病人,却不像他们一样,那么引人关注了。

虽然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可在这信息社会,中医院新来了四个神医,并将一些绝症和疑难杂症的患者一下治愈地消息,也像长了翅膀一样,不胫而走了。

中午是休息时间,医生也一样,同张锦阳一起吃过午饭,休息了一阵之后,再次去给病人看病。

同样的,下午的治疗,也有一些医生跟在后面学习经验,然而在下午三点半的时候,突然中医院却来了好几名记者,要对他们的治疗进行跟踪拍摄以及采访。

不过,因为病房治疗,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入的缘故,他们的打算一开始并没有得逞。

然而对于记者的到来,也是一个给中医院打免费广告和扬名的好机会,在病房外的那些医生们自然不会拒绝,甚至十分配合记者们的采访,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了记者们,随后,那几个记者又对被治疗好的病人们进行的采访,得到了极其满意的资料。

尤其是,在当他们确切的知道。这四名神医中果然有一名二十余岁,十分年轻的神医地时候,那种记者的八卦之魂,彻底的爆发了。

这年头,最让人感兴趣的就是不可思议的事。这种如此年轻,却又有如此高超医术的神医,显然是最宝贵的新闻。

于是,几家不同报社。乃至电视台的记者,几乎不约而同地找到林进治病的病房外,等候起来。

这时林进治疗的,仍旧是一个神经以及经络系统出了问题的人。

几乎就在那些记者们刚到他病房的门口时,他就察觉到了,而且通过神念的探察,也知道了他们都是些什么人,抱着什么样的目的。

不过。他虽然对记者并无好感,却也并无坏印象,也不过就是把他们当作平常人一样看待。事实上,以他现在地心境修为,现在社会中。

恐怕就是国家领导站到他面前,他也只会把他当做平常人看待了。

章节目录

我是大神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封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圣并收藏我是大神仙最新章节